梦阮读书

水晶幻想 · 4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母狗走了以后,小宠犬在廊道上一边嗅着气味儿一边走,它用前足的爪子挠客厅的门扉。夫人粗暴地一把将它抱了起来,又坐在镜子前面。深夜丈夫回来的时候,夫人也还是在面对着镜子。

丈夫将公文包往化妆桌边上一扔,蓦地抓住夫人的肩膀,一边摇晃一边说:“喂!你爱读的小说上是不是写着:拥有着迷于化妆,甚至连丈夫回家的声响都听不见的妻子的男人很幸福?”

“你回来了!好凉的手啊。凉气都渗透我肩膀啦。”

“嗯,有没有化妆修成佛这么一说呢?彻悟而入道,随处都会有。显微镜里、化妆镜里也都会有。”

“你只要是晚回家,总是有意把门弄得怪响的。”

“是吗?!就是说……”

“讨厌!你分明很清楚嘛。”

“清楚什么呢?”

“不是在想妻子呀,而是在想女人。你就是这样的嘛。”

“眼看着又要开始啦!”

“显微镜里的人看久了,就渴望化妆镜里的人呗。你粗鲁地一把门打开,我就觉得:啊!很寂寞。”

“颠倒过来啦。研究顺畅的时候,回家就高兴。感到寂寞的是你吧?嗯,不过,嗨!就算我感到寂寞吧。且说想到寂寞嘛,倒真是很寂寞啊!为人妻子这种角色,即使感觉到丈夫极其寂寞,也只好沉默不语。”

“说的也是呀——不过,你认为显微镜里的人生和化妆镜里的人生,哪种人生寂寞呢?”

“这类问题,你最好去请教歌德。因为那小子既是生物学者又是诗人。总而言之,希望你不要随便把我的研究写入女子的诗歌里。”

“你认为女人的镜子里唯有诗歌。正是这种想法,才使得我们的家庭产生不幸哟。”

“显微镜里至少没有谎言。什么幸福啦、不幸啦,诸如此类全都是谎言嘛。”

“我也这么认为。”

“对于女人和诗人来说,任何灵感都是真实的,因此绝对不是科学家的敌人哟——怎么搞的?净是狗毛呀!”

“给狗化妆了呀。”

“哎哟哟!甚至企图让狗唱人工之歌啊。看来它准会变成神秘的动物。莫非太太寂寞了就剪狗毛?”丈夫脱下外衣,信手一扔,又解下裤子的吊带,一边用一只脚脱下单条裤腿,一边随意挠着乱蓬蓬的头发。

“情绪相当好嘛。”

“嗯。睡吧。”

丈夫边打哈欠,边拖着脱下半截的袜子向卧室走去。夫人这时才察觉自己一直在跟镜子里的丈夫对话,没有回过头来看他一眼。她蓦地冲着镜子嫣然一笑,站起身来。夫人一边微笑地望着穿着衬衫坐在卧铺上抽烟的丈夫,一边解开和服腰带。纸币和名片掉落在脚跟旁。她旋即朝后转身坐下,折叠腰带,她对自己都感到惊讶,嘴里则在喃喃自语:“坏女人。”由于自认为是个坏女人,自己仿佛听见远方传来了狂风的呼啸声,实际上身边却是鸦雀无声的时刻,令人感到这是生机勃勃的喜悦行将到来的预兆。(丈夫那真像个傻瓜般的模样。所谓王八的面孔,也许就是这样的吧。斯基帕的《小丑的小夜曲》。卡鲁索的《我不再是小丑》。风流寡妇。故乡教堂的圣歌。海顿。巴赫。门德尔松。古诺。贝多芬。我喜欢天主教徒的音乐。唱片盒子里装满了成套的天主教徒作曲家的唱片。人所犯的,无论什么罪,都在身子以外;唯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处女若出嫁,也不是犯罪。然而这等肉身必受苦难,我却愿意你们免这苦难。与其欲火攻心,倒不如嫁娶为妙。《克鲁采奏鸣曲》。)《哥林多前书》中的词句,以及蒂博的小提琴和科尔扎的钢琴合奏的《克鲁采奏鸣曲》的旋律,总在夫人心中掀起波涛,澎湃涌动。每当夫人倾听这首乐曲的唱片时,她就会发现自己总习惯于以托尔斯泰的小说《克鲁采奏鸣曲》透露出的感情,来解释这首乐曲,回忆起在故乡的教堂里合唱圣歌时,随着歌声流淌的旋律荡漾,沉湎于恋爱美梦中的少女时代。然而,此刻浮现在正在折叠和服腰带的夫人脑海里的美梦却是(后天小姐要来。会客厅。两只狗。狗喜欢舔耳朵。在小姐面前显得尴尬的丈夫的脸。那张脸,难道不像是王八的脸吗?她在小姐耳边咬耳朵,低声如是说。天芥菜的气味。小姐通红的脸颊。啊!我出卖丈夫啦!犹大。生下犹大的孩子的他玛。犹大儿子珥的妻子他玛。珥的弟弟示拉认为他玛不能生育,拒绝跟她结婚。她脱下寡妇的衣服,用头巾蒙面遮身,坐在通往亭拿路途旁的伊拿印城门口。她虽是示拉的人,示拉却不让她当自己的妻。他玛已怀孕,自然欣喜。因她遮盖住脸,犹大见之,以为是娼妓。精神阳痿。女人是不会有的。只有动物的感觉。它会使女人变成母亲。它会使女人变成娼妓。抹大拉的马利亚。瓦莱里娅·麦瑟琳娜。当女人在别人那里第一次感受到从丈夫身上感受不到的欢快时,那种幸福感是多么美好啊!精神阳痿,称为什么呢?女人的。新婚床铺。吸量管。处女。性高潮。啊!圣母马利亚哟!这位圣母马利亚,遵循圣灵的旨意,她和约瑟只是订婚而已,尚未成婚。啊!我渴望恶灵。圣灵,是美丽的象征嘛。)

丈夫离开卧铺,他似乎把纸币和名片捡了起来。夫人的脊背等待着丈夫的殴打或践踏。但是,她以孩子般的口吻说:

“是那位先生给我的呀!”(我不妨模仿小姐用少年般的眼神瞧着我的神态,望着我丈夫吧。)夫人忽然转过身来重新坐下,并从丈夫手里将纸币和名片夺了过来,还直勾勾地凝视丈夫,说道:

“是那位先生的妹妹给我的呀,她带着狗来交配的。”(倘若这钱是从男人那里拿到的话……)

“我收下了。我可以收下吧。”夫人一边解开丈夫衬衫的纽扣,一边又说:“那小姐活像洁白的丁香花那样清爽纯洁。我心想,倘若她是你的情人呢……记得咱们不是约好了吗?今后三年内倘若不生孩子,你可以纳妾。”(王八先生。)“我们家的小宠犬也做父亲了呀。”

“你是不是再让医生好好看看?”

夫人顿时想责备丈夫,却又要红着脸点头称是。然而,夫人终归还是像化石似的脸色苍白。

“什么呀,你不是医生的女儿吗?!”

“不是夫人的过错。”年轻医生的这句诊断,又在夫人的内心中翻腾。于是,她又想起当时对那位医生感到激烈的憎恨。(马大。马大。父亲。)她声音颤巍巍地说:

“我还是等待着从你的实验室里产生出人造的人为好。热爱这样的孩子,才不愧是胚胎学家的妻子。美丽的象征啊!”

“所谓人造人,是不是前阵子你在百货商店里看见的,怪里怪气的活像印度女佛般的广告偶人呢?不错,那是哀伤的象征啊!据说制造‘人造人’的美国电器公司的工程师,把这种机器人称为‘声控机器人’。其实就是个小箱子,毕竟是个工程师啊!从机器人方面来看,它戴着人的假面具,必须一个劲地讨得顾客的欢心,这简直就是笨蛋嘛。若论发出声音,那留声机、收音机远比它进步。”

夫人看到丈夫避开了她那提心吊胆的心情,不由得自得其乐似的温柔地说:

“你瞧瞧这个。凭你刚才的这番话,我就明白你的关键所在。女人之所以化妆,同机器人戴人的假面具是一样的道理,简直愚蠢到家嘛。植物的花、鸟的歌声也一样。曾记得你说过,从鸡的体内把鸡心切离,泡在培养液里,可以存活八年。你还认为,甚至把子宫泡在培养液里,让它存活下去的话,就可以不要女人。阿米巴变形虫那样的单细胞生物的生殖,才是质朴无华的,生物的进化都是很虚荣的。”

“阿米巴不会死亡。那是美丽的象征哟。没有父母亲,就没有孩子。既没有男的,也没有女的。既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丈夫披着睡衣,他把散发着来苏水味的手伸到夫人面前。夫人解开腰带,一边递给他,一边说:

“这是人造丝的。”

“是吗。”

“为什么要制造人造丝呢?人造大理石。人造珍珠。人造革。人造玳瑁。人造酒。人造咖啡。人造人。全都是模仿大自然,可怜的人类。分明有比大自然更美好的东西嘛。你认为这是由于人类的幻想能力贫乏的缘故。阿米巴那个,是胚胎学的理想吗?”

“那个什么呀?”丈夫在卧铺上打哈欠。

“你累了吧。”(通过生殖,确信我的细胞不会死亡。十四、十五世纪的火箭。哺乳类动物的精子模型图。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选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杂种之形成,消除了生物之分类。轮回转生。吸量管。伏姬。显微镜用的标本。纵令浮想起侧镜里映现出庭院中那温室式的玻璃屋顶,来苏水的气味,我也不能扼杀性高潮节奏。女人悄悄的复仇。)夫人又用孩子般的口吻说:

“当这个世界变成‘狗生下的婴儿是孔雀’那样的童话世界时,人类就不会感到厌倦无聊了吧。释迦牟尼很伟大,但是他把轮回转生为其他动物的生灵当作惩罚,这点比你肤浅。”

“别开玩笑啦。即使是浮士德博士都不会有这种梦想。像牛和印度牛、马和驴之类的动物,也有受孕的吧。嗨,充其量不过是在海中区区的下等动物身上,试着做实验罢了。”

“那我就放心了。”夫人对自己的话感到吃惊,她站起身来,走到床边,献媚似的凝眸直勾勾地俯视丈夫的脸,一边说,“今日的研究材料是什么呢?是做显微镜标本吗?好浓的气味呀!”

于是,夫人感到她冰凉的心底,涌起一股喜悦的热潮。

(当男人想象着妓女的时候,妻子就会立即有所感觉,变成冷冰冰的女人。但是,想起小小玻璃片的男人。是自杀。脸色苍白倒在研究室里的丈夫的尸体。研究的牺牲。玻璃小碎片撒满地。)

“人?原本就是死囚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