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水晶幻想 · 3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说呀,”夫人本想接着说“它是初次吗”,却又打住,转而说,“我说呀,为慎重起见,请你明日再来一趟。”

“那好吧。谢谢。”

“哎哟,还是后天更合适些,对吧,狗店老板?”(小姐也一起来。要是明天来,说不定只派狗店老板独自来呢。)

“对。还是隔一天为好吧。”狗店老板心不在焉地回答,夫人瞧了他一眼。(多么低级的嘴脸。随从者。我正想问一声,是初次交配吗?对未婚女人做双手触诊时,必定要求其母亲或者亲属陪同。腹壁的紧张。麻醉。我每每把在父亲的医院里看见的小姐们的陪同人,看成世间无比丑陋的人。本是为了防范我父亲、呵护小姐们的纯洁而来的人,反而令人感到他们的到来竟玷污了小姐们的纯洁似的。我是那么深深地爱着父亲吗?哎哟,这不可能。在小姐们看来,我是个女孩子。小姐们把我抱起,让我坐在她们的膝盖上。我脸上飞起一片红潮。陌生的姐姐,你身上有我父亲的气味。好几位小姐和她们的母亲。我觉得自己似乎懂得年龄的丑陋。哈夫洛克·埃利斯说过,三岁以后,人向野兽靠近。)

“好像还不到三岁嘛。”夫人故意仔细观察呈现在眼前的狗。小姐也模仿夫人的动作。

“我估计它不过一岁三个月。”

两条狗乖乖地站在有蔷薇图案的绒毯上,彼此的头朝向相反的方向,用似乎睁大了瞳眸的润泽莹亮的眼睛,陶醉似的仰望着各自的主人。小宠犬的胸部波浪起伏。它颈圈上的铃铛不响了,夫人的胸口也平静下来。不大一会儿,小宠犬的胸部又开始鼓动,这种颤动传染到夫人身心上来。尽管这种鼓动是发自她分明看见却佯装不见的丑陋的东西,可不知怎的反而具有一种力量,促使她感到自己的生活是虚伪的。然而,夫人暗自揣摩:难道这是由于活像美少年般秀丽的小姐的缘故吗?“如此看来,这条狗才刚成年呢。”(才刚成年?正是小姐自己啊!小姐一边说“才刚……”,肯定一边想起了母亲。还是小孩子呀。地毯旧了。蔷薇。让人想到女人之间的爱的眼神的蔷薇花哟!伪善的花哟!无言的花哟!倘若是玉石,白天拿在手里呀!夜间睡个好觉呀!夜间睡个好觉呀!老祖母边唱着这样的歌谣边哄孙儿睡觉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女子不同于男子,女子长大后,女人之间依然喜欢手拉着手,喜欢一起睡眠。孩子。宠物。还有所谓的才刚……没错,小姐爱狗,像母亲那样。是处女的、狗的母亲,多美啊!多么寂寞啊!夜间睡个好觉。绒毯是新婚时买来的吗?纵有煽动父母的妻子,我亦赶往矢作的市场购鞋去。蔷薇红的乳头。蔷薇红的湿润,处女膜。黄蔷薇。紫丁香花。柿子花——把我埋在美丽的国度里吧。埋葬我的时候,你会头一次把我当人看待吗?莱德尔说过,处女膜是人的象征。伊德尔梅涅人种的爱的模式。老鼠的月经。施特拉斯曼的实验。狗。认为人没有一处与动物不同的生物学说,为什么唯独在我身上竟是悲剧呢?狗。不是庞贝的废墟。那是十八世纪呀。斯帕兰札尼尝试做母狗的人工授精实验。吸量管。鸡奸。丈夫说过:为什么要把所谓人造机器人做成人的模样呢?就是说,这也是人的一种感伤。八犬传和克拉夫特-埃宾。女人的鸡奸。畜生,我肯定要向丈夫报仇。)想到这里,夫人顿时生气勃勃,仿佛全然忘却了妇女应操守的礼仪,开始饶舌了。

“今天也是这只狗到日本以后的头一回。万一失败了,没准会生出坏崽子来。小宠犬。”夫人内心暗自在嘲笑丈夫,一边又说,“就说母狗吧,什么德国狼狗这些进口狗,不孕症都闻名遐迩呢,听说一时掉价都掉了一两千元。”

“养狗也真够令人操心啊。”

“狗的世界还是在女子大学时代。不过说实在的,也许养狗在科学方面发展得远为迅速。优良品种的狗在婚姻交配上,一味坚持优生学嘛。人难得掌握了优生学,却不能让这门学术为人本身发挥作用,而是运用在家畜的改良上了。”夫人嘴里喃喃自语。(凯撒的物当归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

夫人接着说:“近来横滨也逐渐进口一些硬毛小猎狗,因此小宠犬恐怕很快就会被优生学淘汰啦。”

“哦,公狗倒好,总是很漂亮。母狗就显得萎靡不振。长毛狗产仔后,狗毛脱落精光,狗主人也就把原先对母狗的爱转移到小狗身上啰。”

“体形也变了,跟女人一样。”

“品评会上很少见有母狗。”

“有的病人到我娘家去看病。(哟,我倒无所谓。)我父亲边吃晚饭边开心地笑。他说今天有个生过孩子的孕妇来,却装着是初次怀孕。”(再没有比鉴定处女的征候和初生婴儿的死因更困难的了。)

“小姐。”

小姐以为喊她,稍许侧着脸望了望夫人。那少年般纯真直率的眼神,宛如毫无感情阴影的明亮窗户一般,反而使夫人顿时张皇失措。尽管夫人感到自嘲,但她只好又去嘲笑别人。

“说起丈夫的事嘛……”

夫人蓦地笑了起来。她一边感到自己的笑声很动听,一边在想。(丈夫。当我向别人叙述我丈夫的事时,从来就未曾提到丈夫这个字眼。说起丈夫的事?活像所谈的不是我丈夫,而是世间泛称的丈夫的故事似的。)

“他写过一本卖不出去的有关胚胎学的书。在这本书的动植物名称的索引里,有诸如日本血吸虫、双壳贝、鸡、人。你知道吗?在人的后面有个括号,内括‘见人类、人’。人类也罢、草履虫也罢、天芥菜也罢,都是无区别的人类,反正它们都是藐视人类的。”(他说过:注意鞋类倒是个不错的爱好,你不是曾在你父亲的医院里为女患者整理过鞋子吗,因此格外关注人家穿的鞋吧。再没有比受丈夫嘲笑更令人愤懑的事啦。简直就像是天芥菜的气味嘛。是小姐廉价的香水味儿。没错,刚才在正门门口看见小姐穿的草鞋,不是南部盛冈面儿的,确实是广岛面儿的。我怎么竟把这点给忘了,而只顾关注她品味高雅的衣裳了呢?丝毫够不上讽刺嘛。)“我丈夫常说,没有比男人更幸福的雄性动物了。论形象和声音之优美,据说唯独人类的女性比男性优越。诸如捕蝇蜘蛛、火鸡的雄性那样跳舞;金钟儿、金丝雀的雄性那样唱歌;孔雀的雄性那样绚丽夺目的着装;麝香猫、灵猫的雄性散发香水般的芳香,大自然中献媚讨好的注定是男性,唯独人类的女性,集大自然中万般动物求爱方式之大成,向男性献媚讨好。据说苍天虐待雄性,是生物界的规律。在生活里,动物中的雌性如此蔑视雄性,这也是为了孩子。大自然保护母亲啊!丈夫揶揄我说:那么,女性同胞可以运用拒绝生孩子这种行为,对唯独把人类中的女性当作继子看待的自然界进行报复,不就好了吗?!我回敬他说:世间最明确地知晓为子孙活着的是人类,最清楚地知道不是为子孙活着的也是人类。既然知道这两点,肯定也会承受上天双方面的惩罚。宗教和艺术,都是从人类不为子孙而活着这种思维中产生出来的。像你这样的,企图以人工制造孩子的想法,与对创世纪以前无生物世界的憧憬是同样的。据说科学的道路是崎岖弯曲地通向死亡的冰河。如同地球的运动活像个圆形那样,时间的流程也在描画着圆圈呢。”夫人记得自己曾冲着丈夫这样说过。尽管夫人自己也明白,这些话都是毫无根据的胡说,但是面对着夫人信口雌黄的这番乱语,小姐心中仿佛有一股郁积着叹息的自我恋慕。实际上,小姐正处在被夫人凝眸观望着而不知所措的当儿,然而脸上绝不露出一丝笑容。不知怎的,夫人觉得小姐这张脸越发美丽了,她不由得想起故乡教堂的牧师美丽的千金那番英语布道。所以此刻小姐的沉默,夫人毫不介意。而看见狗店老板站起身来的时候,她感到震惊,宛如传教士遭受凌辱那样。

狗店老板在两只狗的脑袋上弯下腰来,伸开手掌拍了一下公狗的臀部。小宠犬钻到夫人的衣服下方,一边摇着尾巴,一边将脑袋和前脚趴下,蜿蜒起伏地磨蹭着身子。

“约莫二十五分钟。”狗店老板一边望着暖炉装饰台上的座钟一边说。

“好。”

母狗蜷曲着脚,被小姐抱在膝盖上。当夫人垂下右手,小宠犬就以硬毛小猎狗特有的姿势,一边摇摆着后半身,一边像马那样吧嗒吧嗒地举起前脚调整姿势站起来,接着纵身跳到夫人的膝盖上落座,然后开始舔阴茎的主体组织。小姐似乎要站起来,她望着狗店老板。

“小姐,再耽误您一点工夫。尽量让它连续休息一两个小时为好。即使路途遥远,最好也让它走着回去为佳。坐车的话,汽车摇晃得厉害,还是乘坐相对平缓些的人力车为宜。”

“请您放宽心坐着。哎哟!也没给换茶。”夫人感到羞愧,活像自己被剥成赤身裸体般羞耻,为了逃避现状,她旋即抱起小宠犬离开了房间。但是,当她把身后的房门关上,粗暴地把公狗往走廊上抛出手的瞬间,长时间压抑在内心的笑声顿时直往上涌,她爽朗地笑出声来。

“人这种动物,哎呀!怎么竟能变得如此恬不知耻呢?!”(刚迈出父亲诊疗室的门扉一步的妇女们。当时我还是个小孩子。我不知道女人究竟在什么时候才会觉得仿佛找到了新的希望。不会知道的吧。狗是66微米。人是60微米。鲵鱼是700微米。松藻虫最长,12毫米。人和大猩猩的卵子都是0.13-0.14毫米。狗是0.135-0.145毫米。鲸鱼也是0.14毫米。鸭嘴兽2.5毫米,当它从输卵管滑落下来的时候,可以膨胀到18毫米。小宠犬,我懂得童话中的算术呢。人类中的女性,也还残留着季节结婚的痕迹。他出门的时候说:今天又是晚归。又是年轻美丽的夫人与狗共进晚餐吗?)夫人喜气洋洋地站在三面镜前,呼唤女佣。

“给客人上红茶。”(水银石榴生清辉,镜盘里见明月影。)

“再把镜子擦干净呀!”

当她急于重整化妆时,镜子最能映现出夫人那喜爱高谈阔论的开朗女子的形象。夫人回到会客间来,不大一会儿,小姐递过来一张男子的名片。

“家兄说想前来拜访,不知方便否。”

夫人一边送小姐到大门口,一边将名片掖进和服腰带里,她的手触摸到了纸币,这是刚才收到的狗店老板缴来的配种费用,她竟忘记告诉小姐一声。此刻她不知该如何寒暄才好,脸上飞起一片红潮,说:

“明天——哦,后天,恭候光临。”

接着,她蓦然轻浮地说:

“那就不必特意麻烦狗店老板再来一趟了。光我们就成。”话音刚落,她这才想起还没有给狗店老板支付媒妁费,便赶紧把狗店老板叫到里面来,递给他一张面值十元的钞票。正在这时,小宠犬跑了进来,小姐正在扣大衣的纽扣。小宠犬尖锐地吠吼,并纵身跳到夫人的膝上。因为夫人手里拿着小姐的白狐围脖。

“别闹!”(你明知我没有毛皮围脖的嘛,不是吗?)说着,她往小宠犬的侧腹轻轻地一踢,并把白狐围脖搭在小姐的肩上,说:

“小宠犬毕竟是硬毛小猎犬啊!不妨想想,骑着马,率领数十条、数百条猎狗围猎狐狸,这种极其贵族式的游艺,光想想都觉得何等气派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