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招魂节一景 · 1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高气爽,一切噪音很快地直上云霄。

马戏团的阿光姑娘在人群里早已弄得头晕脑涨。她骑着的马,时不时高高抬起一条腿,这时候,她那脱落了又重新接起来似的手脚才恢复知觉。然而,瞳孔的焦点随之又消散,眼前一片模糊了……她的眼帘里,忽然清晰地映现出远方一张农民老大爷的脸。一个汉子在她跟前站住,松开了外褂的带子。她心烦意乱,恍如沉溺在梦幻之中。

阿光觉得,只有靖国神社院内人声嘈杂,简直像发狂了一样。相形之下,想来院外该是悄然无声的。无数的人头活像影子戏,无声无息地移动着。

马背上的阿光,仿佛一个人被弃置在荒凉的地方,甚至连哭喊也忘却了。

忽然,一阵炒栗子的香气扑鼻而来。真想尝尝啊……阿光已经身心交瘁,心里有了这点欲望,这才把她从梦幻中唤醒过来。

阿光开始听见有人哗啷啷地转动着细钢丝编结的筒状器具炒豆子的声音。隔着马戏团帐篷前的马路,她看见对面一个女人用右手摇动着器具,露出一只瘪气球似的乳房,让章鱼头般的幼婴吸吮着。她丈夫在同一个摊上用长铜火筷灵巧地翻动着网上的栗子。

阿光闻了闻那栗子和大豆的阵阵香气,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旁边是卖煮鸡蛋的摊子。两个流着鼻涕的小孩子在摊子前互相争吵。

“什么!”一个孩子抓起撒在鸡蛋上的盐,向对方的嘴巴撒去。

“啊!”另一个孩子喊了一声。“呸,呸!”他把咸盐吐了出来。

“真香,好吃,好吃。”这孩子有一副古怪的可怜巴巴的脸,他舔了舔嘴角。

卖蛋人被偷了盐,马上站起来,说了句“滚!畜生”。撒盐的小孩儿就冲着卖蛋人“嘿”的一声,撅起屁股,然后将胳膊搭在刚才那位舔了盐的孩子的脖颈上,并肩钻入人流,无影无踪了。

阿光泛起一丝微笑。她心想:在这样拥挤的人群里,只顾眺望表演节目的小帐篷,谁也没发现这孩子异常敏捷的动作……真了不起。一个头戴便帽、学生模样的人——他眼露凶光,竖起大招风耳,同另一个悬着塌鼻子的年轻人——他系着一条窄硬腰带,不像是学生,他们两人抓住帐篷前围着的栏杆,站在最前面,直勾勾地望着阿光的脸。

阿光碰上这种意料不到的视线,有点惊慌,好不容易才收回了失落的心,勉强振作起来。

戴便帽的年轻人知道阿光已发现他们,就拽了拽系窄硬腰带的年轻人的袖子。

两个孩子分骑两匹带马嚼子的无鞍马,并驾齐驱地绕着圆圈奔跑。阿光在这两个孩子的后面,双脚分立在两匹马上,做了一个站立的姿势,然后将上身向前微弓,蹲了下来,用脚后跟策马飞奔。阿光的身体同马儿的步伐保持平衡,让两个孩子站在马背上,她抓住两人的腰带,把他们举起,让他们面对面地骑在自己的双肩上。然后,她进一步看准时机,加强握力,用劲伸展双臂,让两个孩子在自己的双肩上站起来。孩子们互相握住对方的一只手,在阿光的肩上挺立,借助阿光的胳膊,右肩上的孩子伸出右手右腿,左肩上的孩子伸出左手左腿,展示了一个平衡动作。观众掀起一阵掌声。马背上的三个人保持着这种平衡的姿势,在热烈的掌声中,绕场一两周……之后,孩子们一下子从阿光的肩头跳到马背上。刚表演完这个杂技动作,连歇也没歇息,阿光为了招徕观众,又得骑着马儿到帐篷外面展示这马上的技艺。

三匹空马,另两匹上坐着姑娘。帐篷前并排着马儿,最右边一匹抬起低垂的头,离开队列,开始走动起来。阿光也跟着拉住缰绳。

马儿从帐篷这一头到那一头来回走动,吸引行人的注目。

阿光的马走到右边这一头。旁边是卖唱的帐篷。

刚露面的浪荡汉

这里暂时栖身哟……

一个汉子站在木台上,一边敲打大鼓边儿,一边提高嗓子歌唱。五六个跳大正舞的舞娘并排站在舞台上,背向帐篷里的观众,肩上扛着一把花阳伞,遮住了上半身,等待着起舞。骑在马背上的阿光,已经走到马戏团帐篷右边,从外面可以看到这番情形。帐篷外面也挂了一块大幕布,约莫每隔十分钟开幕落幕一次,让人瞧瞧花枝招展的舞娘。快要开演的时候,信号铃一响,就把大幕落下来。这显然是要告诉人们:想观赏这些姑娘的舞蹈,在入口处付款打票吧。

左邻是变魔术的帐篷,眼下正是精彩的场面,不想让人白看。门口的大幕闭得严严实实。

“阿光……好久不见。”

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子站在刚才盯着她的学生和系窄硬腰带的年轻人靠过的栏杆前面,同她打了个招呼。阿光一时想不起她是谁。

“你长大了,都不认识了。”

梦 # 阮 # 读 # 书 # w ww #men g Ruan # co m

那女子说罢,把双手往后一缩,阿光看见这个熟悉的动作,忽然想起来了。

“啊,阿留。”

阿光侧着上半身,想从马背上跳下来。也许转念又想,自己穿着粉红色针织连裤袜,腿又短又粗,一离开马,多丑陋啊。于是,她依然骑在马背上,掉转马头走近阿留。

可是,阿留只顾呆呆地定睛仰望着她。

阿光缩起伸在马腹两旁的双腿,跪坐在马背上弯着腰,向前趴下身子,用右手抓住鬃毛,左手同阿留的手并排搭在栏杆上。阿光在靠近阿留的地方,用这种姿势让马儿停住了。

“你现在在哪儿?”

“日暮里。”

“还是跟源吉在一起吗?”

阿留不但没有回答一声“那还用说吗”,甚至连点头的力气也没有,只是沉默不响。

“近来你干什么活?”

“……”

“源吉在干什么?”

“……”

“嘿,你这个人呀……怎么回事,像个白痴嘛!”阿光在说话的时候几乎没瞧对方一眼,说完她才用疲惫无力的目光望了望阿留。她感到本来就是小脸盘的阿留,面孔显得更小了。前额发光,头发稀疏,眼神茫然若失。

“你同源吉分手了吗?”

“没有。”

“在日暮里吗?”

“嗯。”

“是吗?”

阿光方才已经问过阿留的住处,现在再次探问,她意识到自己心不在焉,也就不好意思了。阿留却全然不放在心上。

“阿光,你长大了。多大啦?”

阿留若有所思,茫茫然地从正面凝视着阿光。阿光掩饰着自己难为情的样子,从栏杆抽回左手,抱着马脖子,然后将脸贴了上去。

“阿光,你多大啦?”

“你问这个干什么?”

“说真的,多大啦?”

“十七啦。”

“伊作还在班子里吗?”

“嗯,还在。”

“阿光……你千万别上伊作这种人的当呀。”

“可是……”阿光像趴在母亲膝上酣睡的孩子遇上电车相撞,猛然吓了一跳,不由得分辩说,“可是,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因为那家伙是魔鬼。”

“嗯。”阿光不知不觉地用右手紧紧攥住了鬃毛。

“我想,来这儿准会碰上谁,我就来了。”

“是吗。”

“你长大啦。”

“……”

“没意思吧?”

“那……”

“还是趁现在不干这行算了。”

“嗯。”

“人干这行,到最后会落得一身马臭味,就算报销了。”

“嗯。”

“到了那地步,哪还有脸去见父母呢。”

阿光吓得心里扑咚直跳,又不能正面瞧僵尸般的阿留一眼,眼里映现的只是朦朦胧胧不断扩大的马皮。她似听非听,脑子里充满了自怜的思绪。

“阿仓也演出吗?”

“阿仓今天休息。”

“是吗?”

“你不能看一会儿吗?”

“就是看了,也没有意思呀。”

“那倒也是。”

“阿光,一旦成了男人的玩物,就没完没了啦。”

“……”

“若是那样,就跟死了差不多。”

“……”

“决定跟谁,就早点脱身吧。”

“……”

“我去听听《八木小调》。”

阿留直勾勾地望着阿光的脸,要说的就是这些。她像没有别的事,把话说完,便匆匆地离去了。

右邻的帐篷里,正在表演滑稽舞。

阿光一抬头,发现有人聚拢过来倾听她俩的谈话。刚才那个戴便帽的和那个系窄硬腰带的,不知什么时候又折回来,伫立在那里。

“哎呀!”阿光如梦初醒,她好像得知自己的睡相被许多人瞧见似的,感到啼笑皆非,挺起身子来了。

 

共一条评论

  1. 川端康成说道:

    文化的差异对我来说还是一种桎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