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13章 · 2

[日]黑柳彻子2019年04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豆豆一直在考虑自己长大以后“究竟干什么才好”。原先还小的时候,曾想过当广告宣传员或芭蕾舞演员;第一次到巴学园来的那天,又觉得当个电车上的剪票员也不错。但现在又改变主意了,想从事一种适合女子做的、具有某种特点的职业。

“护士也不错呀!……”豆豆想到了这项工作。

“可是……”豆豆马上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前些日子去医院慰问伤兵的时候,护士阿姨不是正给他们打针吗?那个工作好象有点难……”

“这个要是不行,那该做什么好呢……”

豆豆自言自语地刚说到这里,突然高兴得蹦了起来。

“有了!要当什么,原先早就定了嘛!”

接着豆豆便跑到泰二同学跟前去了。泰二同学在教室里,刚好要点亮酒精灯。豆豆洋洋自得地对他说:“我想当个间谍!”

泰二同学把目光从酒精灯的火苗移向豆豆,眼珠一动不动地瞧着她的脸,然后又把视线转向窗外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这时才回过身来面对豆豆,为了使豆豆容易听懂,他用清脆而又循循善诱的声音缓缓地说道:“要想当个间谍,脑瓜不灵是当不成的呀!而且,还要懂得许多国家的语言,否则也是没法当的。……”

说到这里,泰二停下来稍微喘了喘气。然后仍旧目不转睛地瞧着豆豆,十分明确地说:首先,当女间谍非得长得漂亮才行。”

豆豆把目光慢慢地从泰二身上移到地板上,微微地垂下了头。停了一会儿以后,泰二同学才把目光移向别处,边思索边放低了声音说道:“还有,多嘴多舌的孩子恐怕也当不成间谍吧……”

豆豆吃了一惊。这倒不是因为自己想当间谍遭到了反对,而是因为泰二同学讲的话全都是对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豆豆本身也彻底想通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自己都是不配当间谍的。自然,泰二同学的话也完全是出于好意。当间谍的念头只好放弃了。跟别人商量商量还是有收获的。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豆豆心里想道,“真了不起呀!泰二同学跟我年纪一般大,可他却懂得那么多的事情!”

假如泰二同学对豆豆说:“我倒是想当个物理学家!”

那么豆豆究竟该向人家说些什么呢?

“我看你可以当一个用火柴麻利地点燃酒精灯的人呀!”

可是,这样说未免有点太小孩子气了!

“你会用英语说狐狸是‘奥克斯’、鞋子是‘舒尔兹’哩!那还能当不成?”

这样讲,好象也不够理想。

“总之,泰二同学干那种聪明人做的工作最合适。”

豆豆心里这样想道。泰二同学这时正在一声不响地注视着烧瓶里的气泡,豆豆便很亲切地对他说:“谢谢!我不当间谍了。不过,泰二同学你一定会当个了不起的人哪!”

泰二同学嘴里不知在嘟哝些什么,挠着头一心扑到打开的书本里去了。

“当间谍也不行的话,那可当什么才好呢?”

豆豆和泰二同学并排站在一起,两眼盯着酒精灯上的火苗,心里却这样想着。吃完中午饭,大家把围成圆圈的桌椅板凳拾掇完,礼堂里就显得宽敞了。

豆豆心里早就想好了:“今天要第一个爬到校长的身上去。”

豆豆往常也是这么想的,但总是稍一疏忽就落后了。校长盘腿坐在礼堂正中央。早有人坐到了他的腿上,背上起码也有两个人正吵吵嚷嚷地往上爬。这时校长总是给压得满脸通红,一边笑一边说:“喂!好啦!好啦!”

可是那些已经占领了校长身体的孩子死活也不想离开,所以只要稍迟一步,个头布告的校长身上早已经乱作一团了。不过豆豆今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在校长来到之前,早已站在礼堂正中等好了。并且一看到校长走过来她就大声喊道:“老师!我有话告诉您!我有话告诉您!”

校长一边盘腿坐下,一边高兴地问:“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呀?”

豆豆是想把几天前就想好的事趁现在明确地告诉给校长。当校长盘腿坐好之后,豆豆心里突然决定:“今天不往老师身上爬了”。她觉得谈这种问题还是规规矩矩地与校长面对面坐者才合适。于是豆豆便紧挨着校长正对面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并且把脸稍稍歪向一边。豆豆做出的这副表情从小就常常受到妈妈和别人的称赞,大家都说“这模样真漂亮!”这是一副故作郑重的神态,含笑的小嘴稍露出一点牙齿。每当做出这副表情的时候也就是豆豆充满信心并自认为是个好孩子的时候。

校长向前探着双膝问道:“什么事啊?”

豆豆简直就象校长的姐姐或者母亲似的,以慢条斯理的温和的语调说:“我长大以后,保证来这个学校给您当一名老师。”

校长刚刚要笑,马上又收住了,脸上十分认真地向豆豆问道:“说定了吗?”

从校长的表情来看,似乎真心希望豆豆能成为这所学校的一名老师。豆豆用力点了点头,说:“说定了!”

口里说着,心里也在嘱咐自己:“保证,一定要当!”

就在这一瞬间,豆豆想起了第一次来到巴学园那天早晨的事。虽说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但她还清楚的记得刚上一年级时,在校长办公室里与校长初次见面的情景。校长耐心地听自己讲了四个小时的话。在那以前和那以后,再也没有哪个大人能听豆豆连续讲四个小时了。而且当豆豆讲完以后,校长当场就对她说:“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啦!”

豆豆现在还记得校长讲这句话的温和声调。豆豆觉得自己比那时更喜欢小林校长了。她暗暗下了决心:只要能为校长工作,只要是对校长有利的事,无论叫自己做什么都行。

校长听了豆豆的决心,立即象往常一样,毫不在意地咧开掉了牙齿的嘴,十分高兴的笑了。

豆豆把小拇指伸到校长面前,说:“一言为定!”

校长也把小拇指伸了出来。他的小手指虽然很短,但却十分有力,令人感到完全可以信赖。豆豆和校长拉钩发了誓啦!校长开怀大笑起来。豆豆看到校长这样高兴,自己也放心的笑了。

“当巴学园的老师!”

这该多了不起呀!

“我要是当了老师的话……”

豆豆在脑海里做了各种各样的设想,她想到了下面的这些事:“课嘛,还是少上一点!多多地搞些运动会呀,野外做饭呀,野营呀,等等,对啦,还有散步!”

小林校长显得十分高兴,尽管要想象长大以后的豆豆是很困难的,但校长内心里认为,豆豆肯定能当上巴学园老师的。并且还想到,凡是从巴学园毕业的孩子,都不会忘记童年时代的心灵,因而每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巴学园的一名老师。

当时人们传说,载有炸弹的美国飞机何时在日本上空出现,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就是在这种时候,在排列着电车教室的巴学园的校园里,校长和一名学生约定了十多年以后要做的事。

 

共一条评论

  1. 一块小石头说道:

    最后那句莫名催泪啊,未来充满了不定性,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小豆豆想当老师让学生好好玩的这种想法,我也曾有过,如今的脑中的教育理念却和曾经已经岿然不同,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