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11章 · 2

[日]黑柳彻子2019年04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豆豆对这首歌感到十分满意,所以返回学校时,特地装出其他学校孩子的样子,把头从篱笆外伸进来,为了让大家都能听清,她放开嗓门唱道:“巴学园,好学校!进去一看,还是个好学校!”

校园里的伙伴们开始似乎都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一下子静了下来,可是当他们知道唱歌的是豆豆时,便立即兴奋地跑出校门,一齐高声唱了起来。最后,大家终于肩并肩,手挽手,排成队绕着学校转起圈来了。而且边走边齐声唱这支歌。实际上,与其说歌声齐,莫如说同学们的心更齐了。但对于这一点孩子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只是觉得有趣而又痛快,所以才唱着歌围绕学校转了一圈又一圈。

“巴学园,好学校!进去一看,还是个好学校!”

学生们当然不会知道,校长室里的小林校长这会儿正在侧耳细听他们唱的这支歌,他的心里该有多高兴啊!

任何一个教育工作者都不例外,特别是对于那些真正把孩子放在心上的教育家来说,他们每天都会遇到数不清的烦恼,更何况象巴学园这所一切的一切都独具特色的学校,不可能不受到主张别种教育方针的人们的非议。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这所学校的校长来说,学生们的这首大合唱正是比什么都宝贵的礼物。

而且孩子们一点也不厌倦,仍在不停地、不停地、反复地唱这支歌。

这一天,“驱逐出境的铃声”比任何时候响的都要晚。现在正是午饭后中午休息的时间。豆豆正一蹦一跳地想从礼堂横穿过去,恰巧在这里碰上了校长。说是碰上,其实刚刚在一起吃过午饭,总之校长是从豆豆对面走过来的,因此就形成了“碰上”这种局面。校长一见到豆豆就说:

“太好了!我正有件事想问问你呢!”

“什么事呀?”

豆豆问道,心里正为自己能告诉校长一件什么事而感到高兴。校长看了看豆豆头上扎的缎带,说:“你这条缎带是从哪里得到的呀?”

听到校长的问话,豆豆脸上现出了从来没有过的高兴的神态。因为这条缎带虽然昨天才扎上,但它却是豆豆亲眼发现、偶然得到的珍品。为了让校长能更仔细地看清头上的缎带,豆豆走近前去,十分得意地报告道:

“这是佩在姑妈过去穿的和服上的。姑妈正要收进衣柜时被我发现了,我才把它要来的。姑妈还说:‘豆豆的眼睛真尖呀!’”

校长听完豆豆的话,沉思着说:“是吗?原来是这样。”

豆豆这条值得骄傲的缎带是这样得来的:前几天豆豆到姑妈家去玩的时候,刚好碰上姑妈怕衣服生虫子正拿到外面去晾晒,在各种衣服中有一件紫色的和服裙子也拿出去了,这是姑妈在学生时代穿的。后来当姑妈要把这条裙子收进衣柜时,豆豆一眼发现了一件好东西,便问道:“哎呀!那是什么呀?”

姑妈应声把手停住了。那种好东西就是这条缎带,它是缀在和服裙子后身上的,具体的说就是缀在后腰身偏上一点,那个很硬的突出部位上的。姑妈告诉豆豆:“这是从背后看上去的一种漂亮打扮哩!有的是在这上面贴上手织的花边,或者缝上一条很宽的缎带,然后再打一个很大的蝴蝶结,这在当时是最时髦的啦!”

而豆豆却一面听姑妈讲,一面一个劲地用手摩着那条缎带,看样子很想得到它。姑妈看到豆豆的这副神态,就说:“干脆送给你吧!反正这件衣服已经不穿了。”

说着就用剪刀把缝着的线剪开,取下缎带给了豆豆。这条缎带的确漂亮,它是用上等丝线织成的,上面织星巨被等各种图案简直就象一幅画卷。缎带很宽,具有类似波纹绸的伸缩性,把它扎到头顶,几乎和豆豆的脑袋一般大小。姑妈还说这条缎带是“外国货”。

豆豆一边讲着事情的经过,一边不时地晃动脑袋,让校长听那缎带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听完豆豆的话,校长脸上有些为难的说:

“噢,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美代昨天说要一条豆豆那样的缎带,我找遍了自由冈卖缎带的铺子也没见到呢!原来这是外国货呀!”

看到校长脸上那副为难的表情,与其说他是巴学园的校长,还不如说他是一位被女儿死气白赖缠着的父亲更为合适。接着校长又对豆豆说道:

“豆豆,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吧!为了这条缎带,美代缠得我没办法,你来上学时要是不再扎它,可就帮了我的大忙啦!可以吗?你肯帮这个忙吗?”

豆豆把两只胳膊交叉抱在胸前,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比较痛快地说:“好吧!从明天起我就不扎了。”

校长说:“同意啦?好,谢谢!”

豆豆虽然感到有些遗憾,但一想到“不能让校长为难”呀!便立刻答应了。促使豆豆下这个决心的另一个理由是,一个成年男子竟东奔西跑地到铺子里去买扎头发的缎带,脑海里一出现这种情景,她就觉得怪可怜的,更何况这位成年男子还是自己最喜欢的校长呢!的确,在巴学园早就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种风气,就象现在校长和豆豆这样,不分年龄大小,对于别人的困难都能互相关心,互相帮助。

第二天早晨,豆豆上学离家以后,妈妈到豆豆房间里打扫卫生时,发现豆豆最珍贵的那条缎带系到布玩具大狗熊的脖子上了。妈妈感到非常奇怪,前两天还那样喜欢扎的缎带,豆豆怎么会突然不要了呢?而那只系上缎带的灰狗熊,在妈妈眼里却骤然变得漂亮起来了,看上去还有些害羞哩!豆豆今天到医院去了,那里住着许多在战争中负伤的士兵。豆豆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医院去。一起去的大约有三十名小学生,大家都来自各个学校,相互之间都不认识。不知什么时候国家好象颁发了一道命令,根据这道命令,逐渐开始了这么一项活动,就是到医院去慰问伤兵。每所小学出两、三名学生,象巴学园这类人少的学校就出一名,然后把他们按三十人编成一组,由某个学校的一位老师带领,到住有伤兵的医院去。而巴学园今天轮到的正好是豆豆。今天负责带队的是其他学校的一位女老师,她戴着一副眼镜,长的很瘦。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进了病房,欢迎他们的士兵都穿着白色的睡衣,有的躺在床上,有的坐起了上半身,总共有十五名左右。豆豆一直担心受伤会是什么样子,可是看到大家都面带笑容挥手,一个个精神还不错,也就放心了。不过,也有的士兵头上缠着绷带。女老师把孩子们集中到差不多是房间的正中央,首先向士兵们躬身致意:

“我们向各位慰问来了!”

大家也向士兵们行了鞠躬礼。老师又继续说道:“今天是五月初五,是端午节,所以我们唱一支《升鲤鱼旗之歌》吧!”

说着立即象指挥似的高高抬起双手,对孩子们说:“好,准备好了吗?预备——唱!”

与此同时,她的双臂就上下挥动起来了。本来素不相识的孩子们也都一齐方声唱了起来。

“瓦房象海洋,白云似波浪……”

然而,豆豆却不会唱这支歌,因为巴学园从来没有教过,这时刚好有一个看上去很温和的伤兵正端坐在她身边的床上,于是豆豆便很亲近的挨着这张床沿坐了下来。心里想:“这可太丢人啦!”耳朵却仍在听大家唱歌。

“瓦房象海洋”唱完了,女老师又马上口齿清晰地说道:“好,下面唱《女孩节之歌》。”

除了豆豆之外,大家都唱的很带劲儿:“快快点上花灯吧,六角花灯……”

豆豆只好坐在一旁默默听着。

大家的歌声一停,士兵们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女老师微微笑了一下,说了声“再唱一支”,然后又冲着同学们说:“同学们,下面是《母马和它的孩子》啦!大家要拿出精神来!好,预备——唱!”

女老师说完就指挥大家唱起了这支歌。

这首歌豆豆也不会唱。等到大家把《母马和它的孩子》唱完时,豆豆坐的这张床上的士兵抚摩着豆豆的头说:“你没有唱啊!”

豆豆心里觉得实在过意不去,既然是来慰问的,却连一支歌也没有唱!于是豆豆从床边站起来,鼓足勇气说:“那好,唱一个我会的歌。”

女老师以为发生了违反纪律的事,就问道:“你说什么?”

但看来她已经看到豆豆运足了气正准备唱歌,所以就不再吭声,准备听下去了。

豆豆心想:“作为巴学园的代表,最好还是唱巴学园最有名的歌。”

于是,豆豆吸了一口气便唱起来了:“嚼,嚼,嚼哟!吃的东西要细细地嚼哟!……”

周围的孩子们发出了笑声。其中有的还向身边的小朋友问道:“什么歌?她唱的是什么歌呀?”

女老师指挥不成,举起来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豆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十分卖力地唱着:

“嚼,嚼,嚼哟!吃的东西要细细地嚼……”于是先唱吃饭歌:“嚼,嚼,嚼哟!吃的东西要细细地嚼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