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五章 · 1

[美]海明威2019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在到了秋天,叶落树空,道路泥泞。我从乌迪内乘军用卡车上哥里察。我们沿途遇到旁的军用卡车,我望望乡间景色。桑树已秃,田野一片褐色。路边一排排光秃的树木,路上布满着湿的落叶,有人在修路,正从路边树木间堆积的碎石堆里,搬石头来填补车辙。我们看见哥里察城罩着雾,那雾把高山峻岭也遮断了。我们渡河的时候,我发觉河水在高涨。这是因为高山间下雨的缘故。我们进了城,经过一些工厂,接着便是房屋和别墅,我看到又有许多房屋中了炮弹。我们在一条狭窄的街上驶过一部英国红十字会救护车。那司机戴着帽子,脸孔瘦削,晒得黑黑的。我不认得他。我在大广场上镇长的屋前下了卡车,司机把背包递给我,我背在身上,再加上两只野战背包,就朝我们的别墅走去。没有回到家的感觉。

我在潮湿的沙砾车路上走,从树木缝隙间望望别墅。所有的窗子都关闭着,只有大门开着。我走进去,发现少校坐在桌子边,房中孑然无物,墙上挂着地图和打字机打的布告。

“哈罗,”他说。“你好?”他样子苍老了一点,干瘪了一点。

“我很好,”我说。“这里情况怎么样?”

“没事了,”他说。“你把行李放下来,坐一坐。”我把背包和两只野战包搁在地板上,我的帽子摆在背包上。我从墙边拉过另外一张椅子来,在他桌边坐下。

“今年夏天很不好,”少校说。“你现在身体健壮了吧?”

“健壮了。”

“你可曾受勋了?”

“受了。我稳稳妥妥收到了。非常感谢你。”

梦^阮^读^书 🐪 w w w*m e n g R u a n*c o m *

“我们来看一看。”

我拉开披肩,让他看那两条勋表。

“你还收到用匣子装的勋章吗?”

“没有。单收到了证书。”

“匣子以后会来的。得费一点时间。”

“关于我的工作,你有什么吩咐?”

“车子都开走了。有六部在北方的卡波雷多。你熟悉卡波雷多吧?”

“熟悉,”我说。我记得那是一座白色的小城镇,在一个山谷里,城里有一座钟楼。倒是个干干净净的小城,广场上有个出色的喷水池。

“他们以那地方做根据地。现在有好多病员。战斗倒是结束了。”

“其余的车子在哪儿?”

“山里边有两部,四部还在培恩西柴高原。其余两个救护车队在卡索高原,跟第三军在一起。”

“你要我做什么呢?”

“要是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上培恩西柴去接管那四部救护车。吉诺在那儿好久了。你没上那儿去过吧?”

“没有。”

“夏天的战斗很不好。我们损失了三部车子。”

“我听说过了。”

“对啦,雷那蒂给你写过信。”

“雷那蒂在哪儿?”

“他在这儿医院里。他忙了整个夏天和秋天。”

“我相信是忙的。”

“夏天的情况很不好,”少校说。“糟得你不会相信。我常常在想,你那次中弹还算是你运气好。”

“我知道我是幸运的。”

“明年情况还要糟,”少校说。“也许他们现在就要进攻。他们说是要进攻,我倒不相信。现在季节已经太迟了。你来时看见河水吗?”

“看见啦。已经涨高了。”

“现在雨季一开始,我不相信他们还会进攻。这儿不久就要下雨了。贵国同胞怎么样?除了你以外,还有旁的美国人要来吗?”

“他们正在训练一支一千万的大军。”

“我希望他们调派一部分到这边来。但是法国人一定会把他们抢个光的。我们一个人都分不到。好吧。你今天夜里在这儿睡,明天开那部小汽车出去,调吉诺回来。我打发个认得路的人陪你一起去。吉诺会把一切告诉你的。他们近来还有一点炮轰,不过战斗已经过去了。你看见培恩西柴高原一定会喜欢的。”

“难得有这机会。少校长官,能够回来再和你在一起,我心里高兴。”

他笑了一笑。“亏你说得这么好。我对于这场战争已经很厌倦了。要是我离开这里的话,我是不想回来的。”

“糟到这个地步吗?”

“是这么糟。实在还要更糟。你去洗一洗,找你的朋友雷那蒂去吧。”

我走出来,把背包背上楼。雷那蒂不在房间里,他的东西可都在。我便在床上坐下,解开绑腿,脱掉右脚的鞋子。随后我躺倒在床上,我身子疲乏,右脚又疼。不过这样子只脱一只鞋子躺在床上,未免滑稽,于是我坐起来,解开另一只鞋子的鞋带,让鞋子掉在地上,身子又往毯子上一倒。因为关着窗子,房里闷不透气,但是我太疲乏了,不愿意再起来开窗。我看见我的东西堆在一个角落里。外面天渐渐黑了。我躺在床上想凯瑟琳,等着雷那蒂回来。我本想,除了夜里临睡以前,再也不去想她。无奈我现在很累,没事可做,只好躺着想想她。我还在想她的时候,雷那蒂进来了。他还是老样子。也许稍为瘦一点。

“啊,乖乖,”他说。我在床上坐起身。他跑过来,坐下,伸出一臂抱住我。“好乖乖。”他用力拍拍我的背,我抱住他的双臂。

“老乖乖,”他说。“让我看看你的膝头。”

“那我得脱下裤子。”

“那就脱好了,乖乖。我们这里都是熟人。我想看看他们的治疗功夫。”我站起身,解下裤子,拉开护膝。雷那蒂坐在地板上,把我的膝头轻轻来回弯动。他用手指沿着伤疤摸下去;用他双手的拇指一齐按在膝盖骨上,用其余的手指轻轻地摇摇膝盖。

“你的关节联接只到这个地步吗?”

“是的。”

“这样子就送你回来,真罪过。他们应该等到关节联接完全恢复。”

“这比以前好多了。本来硬得像木板一样。”

雷那蒂把它再往下弯。我注视着他的双手。他有一双外科医师的好手。我看他的头顶,头发光亮,头路挑得分明。他把膝头弯得太下了。

“嗳哟!”我说。

“你应当多做几次机械治疗,”雷那蒂说。

“比以前是好一点。”

“这我看得出,乖乖。这方面我比你知道得多。”他站起身,坐在床沿上。“膝盖本身的手术很不错。”膝盖他已经看好了。“把一切都告诉我。”

“没有什么可说的,”我说。“我过得安安静静。”

“你这样子可像是个结了婚的人,”他说。“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说。“你怎么啦?”

“这战争可把我折磨死了,”雷那蒂说,“我给它弄得郁郁不乐。”他双手抱着他的膝盖。

“哦,”我说。

“怎么啦?难道我连人的冲动都不应当有吗?”

“不应当有。我看得出你日子过得很好。告诉我。”

“整个夏季和秋季我都在动手术。我时时都在工作。人家的事我都拿来做。他们把难的手术都留给我。天主啊,乖乖,我变成一个很讨人喜爱的外科医生了。”

“这才像话啦。”

“我从来不思想。天主啊,我不思想;我只是开刀。”

“这才对啦。”

“但是现在,乖乖,工作都完了。我现在不开刀了,就闷得慌。这战争太可怕了,乖乖。你相信我,我这是真话。现在你来了,叫我高兴了。唱片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

唱片用纸包着,装在我背包中一只纸板匣里。我太累了,懒得去拿。

“难道你自己不好受吗,乖乖?”

“我感觉糟透了。”

“这战争太可怕了,”雷那蒂说。“来吧。我们俩都来喝个醉,鼓起兴致来。然后找什么来解解闷,人就会好过了。”

“我害过黄疸,”我说。“不可以喝醉。”

“哦,乖乖,你回来竟然变成这样一个人。你一回来就一本正经,还有肝病。我告诉你吧,这战争是件坏东西。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战争呢?”

“我们喝它一杯吧。我不想喝醉,不过我们可以来一杯。”

雷那蒂走到房间的另一头的洗脸架前,拿回来两只玻璃杯和一瓶科涅克白兰地。

“是奥国货,”他说。“七星白兰地。他们在圣迦伯烈山缴获的就是这些酒。”

“你也上那边去过吗?”

“没有。我什么地方都没有去。我一直在这儿动手术。你瞧,乖乖,这就是你从前的漱口杯。我一直保存了下来,使我想起你。”

“恐怕还是使你不忘记刷牙的吧。”

“不,我有自己的漱口杯。我保存这杯子,为的是提醒我你怎样在早晨想用牙刷刷掉‘玫瑰别墅’的气味,一面咒骂,一面吞服阿司匹林,诅咒那些妓女。我每次看到那只杯子,便想起你怎样用牙刷来刷清你的良心。”他走到床边来。“亲我一次,告诉我你并不是真的一本正经。”

“我从来不亲你。你是头人猿。”

“我知道,你是个又好又规矩的盎格鲁-撒克逊小伙子。我知道。你是个悔过的小伙子。我等着看你用牙刷把妓女刷掉吧。”

“在杯子里倒点科涅克白兰地。”

我们碰杯喝酒。雷那蒂对我大笑起来。

“我要把你灌醉,挖出你的肝,换上一只意大利人的好肝,叫你再像个男子汉。”

我拿着杯子再要一些白兰地。外边现在天黑了。我手里拿着一杯白兰地,走过去打开窗子。雨已经停了。外边寒冷一点,树木间有雾。

“别把白兰地倒到窗外去,”雷那蒂说。“你喝不了就倒给我吧。”

“见你的鬼,”我说。又看到雷那蒂,我心中很高兴。他两年来时常笑我逗我,我也无所谓。我们彼此很了解。

“你结了婚吧?”他坐在床上问。我正靠着窗边的墙壁站着。

“还没有。”

“你闹恋爱吧?”

“是的。”

“就是那个英国姑娘?”

“是的。”

“可怜的乖乖。她待你好吗?”

“当然好。”

“我的意思是说,她的实际功夫怎么样?”

“闭嘴。”

“我还是要说。你会明白,我是个非常慎重婉转的人。她可——?”

“雷宁,”我说。“请你闭住嘴。要是你想做我朋友的话,就闭嘴吧。”

“我倒不想做你的朋友,乖乖。我正是你的朋友啊。”

“那么就闭嘴吧。”

“好的。”

我走到床边去,在他身边坐下。他手里拿着杯子,眼睛望着地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