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章 · 5

[日]夏目漱石2019年07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八木先生的演说是这样的,”雪江姑娘终于开口了。“过去,据说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正当中有一尊石头地藏菩萨,那是非常热闹的地方,什么车啦,马啦都要从那里经过,所以非常碍事。后来嘛,听说左近的人一起商量怎样才能把这个石头地藏菩萨挪到边上去。”

“那是真事吗?”主人的妻子问。

“谁知道是真是假呢,八木先生可没说呀。这样大家商量了好久,一个在那条街道上有蛮力气的人出来说话了:‘这有什么,我一定把它解决掉。’说着就独自到十字路口去,打起赤膊,汗流浃背地挪动起那尊地藏菩萨来了。可是,怎么也挪不动。”

“真是个石头地藏菩萨哩。”主人的妻子说。

“是啊,这样,那个人累得要死,回家就躺倒了。街道上的人又商量起来了。这回,一个在街道上有名的机灵的家伙出来说:‘交给我吧,肯定能做到。’于是他在点心盒里装满了牡丹饼,走到地藏菩萨面前说:‘请过来’,据说他一边说一边拿牡丹饼在地藏菩萨前晃来晃去,他想地藏菩萨也会嘴馋,可以用牡丹饼把它引诱过来。据说结果还是一动不动。那个耍聪明的人知道这一手不中用,这次装了一葫芦的酒,一只手拎着酒葫芦,一只手拿着一只酒盅,又来到地藏菩萨面前说:‘来吧,难道你不想喝吗?想喝就过来吧。’这样他用酒逗弄了地藏菩萨三个小时,地藏菩萨仍然不动。”

“雪江大姐,地藏肚子不饿吗?”俊子问道。澄子则说了句:“我可想吃牡丹饼呢。”

“这个聪明人两次都没有成功,于是他进一步造了好多假钞票,‘来啊,你准喜欢钞票吧,喜欢就到这儿取’,说着把钞票反复拿出来又收起,用来引诱。据说还是毫无用处。你们看,地藏菩萨多顽固啊。”

“是啊,真有点像你叔叔哩。”主人的妻子叹口气说。

“嗯,嗯,简直就和叔叔一模一样呀。据说那个聪明人最后对地藏菩萨不再抱任何希望,只好停下来了。这样,在他的后边,又来了个爱吹牛的人,说:‘我一定能收拾它,你们放心好啦,’据说他就这样好像非常容易做到似的做出了保证。”

“那个爱说大话的人怎样啦?”

“那可有意思啦,他先是穿了一身警服,戴上假胡子,走到地藏菩萨面前说道:‘喂!喂!你不动,可对你没有好处!知道吗,警察可不能不管哟!’据说他就这样反复对地藏菩萨进行了威吓。在当前的社会,你就是伪装成警察的口吻,谁怕你呀。”

“真是这样呢。那么地藏菩萨挪了地方啦?”主人的妻子说。

“才不会动弹呢,和叔叔一样的嘛。”雪江姑娘说。

“不过,你叔叔可是很怕警察哩。”主人的妻子说。

“哎哟,是真的?像叔叔那样的人怕警察?要是那样,也就用不着那么怕叔叔啦。不过,据说地藏菩萨还是一动不动,满不在乎嘛。这样爱吹牛的人气得不得了,把警服也脱了,假胡子也扔到废纸篓里去了。这回穿起一套大富翁的服装走了出来。据说就像现在社会的岩崎男爵〔13〕那般长相。多滑稽呀。”

〔13〕 即岩崎弥太郎(1835—1885),日本实业家,三菱财团的创始人。

🍟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o m|

“你说像岩崎那种长相,是什么长相啊?”姐姐问。

“就是说脸盘很大呗。这样,据说他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就在地藏菩萨周围抽着一支大雪茄烟走来走去。”

“那是为什么呢?”姐姐又问。

“用烟来熏地藏菩萨呀。”

“简直活像听相声里的笑话,用烟熏成功啦?”这回是主人的妻子问道。

“没用呀。对手是石头地藏菩萨嘛。本来这种骗术搞搞也就行啦,可是说是后来他又装成殿下来吓唬地藏菩萨,多混啊。”

“嗳?那时也有殿下?”主人的妻子问。

“大概有吧,八木先生是这么说的呀。的确他是说化妆成殿下呢。他说虽然有些冒犯,可还是化妆成殿下了——首先一个吹牛皮的人居然敢这样,岂不就是不恭敬吗?”

“殿下,是哪位殿下呀?”主人的妻子又问。

“是哪位殿下我也不知道。不管是哪位殿下,反正是不恭敬的啊。”

“那倒也是。”主人的妻子同意说。

“装成殿下也还是不灵,据说那个吹牛皮大王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服输地说:‘我的本领就这些啦,我实在对付不了那个地藏菩萨啦。’”

“真是活该啊。”

“是啊,按理说该判他刑才好哪。不过,街道的人还是不死心,又聚在一起商量,已经再也没有人肯出头了,大家都没了主意。”

“故事是不是到这儿就完啦?”

“还有哪。最后雇了一大批车夫和流氓,在地藏菩萨周围吵吵闹闹地走来走去,目的是为了恶心地藏菩萨,让他在那里呆不下去,于是专门分成昼夜两班去吵嚷。”

“真不嫌费事啊。”主人的妻子感叹地说。

“据说,地藏菩萨还是不予理睬,也真够得上顽固的了。”雪江姑娘接着说。

“那么以后呢?”俊子热心地问道。

“以后嘛,因为每天吵嚷也不见效,大家都感到厌倦了。不过,车夫和流氓因为每天都能领到一笔津贴,当然照旧高高兴兴地去折腾呗。”

“雪江大姐,什么是津贴?”

“津贴嘛,就是钱啊。”

“他们得了钱干什么?”

“得了钱嘛,呵呵,澄子小妹妹真讨厌!婶婶,就这样他们每天每晚都闹个没完。当时,街道里有个叫傻竹的傻瓜,他什么也不懂,谁也不搭理他。就是这个傻瓜看到这番闹腾,便说道:‘你们闹腾什么呀?不是说什么用多少年的功夫也弄不动地藏菩萨?真可怜!’据说他就是这样说的。”

“别看是一个傻瓜,还真了不起啊。”

“真是个很了不起的傻瓜呢。大家听了傻竹的说法,就说试试总没坏处嘛。虽说他肯定也会失败的,不过,不妨让他做一下试试嘛。于是,就托了傻竹。傻竹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他说大家安静下来,不要搞那种妨碍事儿的胡折腾,然后把那些车夫和流氓们都打发走,他一个人就飘然地来到地藏菩萨面前。”

“雪江大姐,你说的飘然,是傻竹的朋友吗?”俊子在这关键的时候忽然发出一个奇问。主人的妻子和雪江一起哄地笑了起来。

“不是朋友呀。”

“那是什么?”

“我说的飘然嘛,是……我也说不好。”

“你说的飘然,就是说不好?”

“不是,飘然是这么回事……”

“唔。”俊子等待雪江的下文。

“对啦,你认识多多良三平先生吧?”

“认识,送给咱们山药的。”

“就是指像多多良三平那样的人呀。”

“多多良先生就是飘然?”

“唔,可以说是这样吧。于是,那个傻竹来到地藏菩萨面前,抄着手说:‘地藏菩萨,街道里的男人都希望你挪动一下,请你动一动吧。’地藏菩萨立刻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那何不早说!’说罢便不当回事儿似的动起身来。”

“多古怪的地藏菩萨哪。”主人的妻子感叹地说。

“这个故事讲完了才是真正的讲演呢。”

“怎么,还有?”

“是呀。然后八木先生就说:‘今天乃是妇女们的盛会,我之所以特意讲了上述这个故事,这是因为我有某种想法。我想我这样说,也许很不礼貌,所谓妇女,往往有种毛病,那就是明明想做某件事情,却往往不从正面开始走近路,而是采取从远处兜圈子的方法。当然这种毛病并不限于妇女,即使是明治时代的男子,由于受到文明的坏影响,也变得有些女性化了。所以,他们也有很多人白白浪费了很多不必要的手段和劳力,并且错误地认为这才是正途,这才是绅士应采取的方针。这些都是为文明开化这一恶果所束缚的畸形儿,没有必要再加以议论。只是对于妇女来说,希望各位尽可能记住方才讲的这个古代故事,真正到了关键的时候,希望各位都能用傻竹那样的诚实态度来处理事情。如果各位都能做傻竹的话,那么夫妇之间,婆媳之间发生的令人厌恶的摩擦,肯定会减少三分之一。一个人越是耍鬼点子,这种鬼点子反而会害了自己,成为不幸的根源。因此,许多妇女平均起来要比男子不幸得多,这就是由于喜欢耍鬼点子,遇事不够坦诚的缘故。请各位都来做傻竹吧。这就是八木先生的演说。”

“嚄,那么说,雪江姑娘也想当傻竹吗?”

“我才不呢。傻竹,我可不愿意当傻竹。金田府上的富子小姐听了后,大为恼火地说:‘真瞧不起人。’”

“你说的富子小姐,就是住在对面胡同里的那个吗?”

“是啊,就是那个时髦的小姐呀。”雪江姑娘说。

“她也在你们的学校念书?”主人的妻子问道。

“不是的,因为是妇女会,所以她来旁听的,打扮得时髦极啦,简直让人吓一跳。”

“不过,人不是长得很漂亮吗?”

“也不过一般嘛,并不像她自傲的那样呀。像她那样化妆,一般的人看起来都会很好看的啊。”

“要是那样,雪江姑娘只要像那位小姐那样化妆,一定会比金田小姐加倍的漂亮哩。”主人的妻子说。

“噢,看您说的,我可不知道。不过,她也实在是太爱打扮了。即便是有钱,也未免……”

“爱打扮,再加上有钱,总是好的嘛。”主人的妻子说。

“那倒也是。我看她要是能当一当傻竹就好了,太自高自大啦。最近她还到处吹嘘有个什么新体诗人,写了一本诗集献给了她呢。”雪江姑娘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