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附录 加缪生平与创作年表 · 3

[法]阿尔贝·加缪2020年05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943

完成剧本《误会》的初稿。

加缪在里昂地区和圣艾蒂安地区来回奔波,时达数月,他给勒内·莱诺《诗歌》作序时写道:“如果说地狱存在的话,依我看,它就应当像行人全穿黑服的这些无尽头的灰色街道。”

法国工人——我渴望了解并“生活”其中,只有在他们身边我才感到舒服。他们跟我一样。(《手记》)

6月,萨特剧本《苍蝇》首演式上,加缪、萨特、西蒙娜·德·波伏娃,他们常在巴黎圣日耳曼大街的咖啡馆见面。

加缪成为伽利玛出版社的审稿员。他住进安德烈·纪德的套房,第二次同路易·阿拉贡见面。

几个抵抗运动组织合并,加缪参与筹办地下报纸《战斗报》,同皮亚、弗朗西斯·蓬热、雷诺等抵抗运动战士联系密切。

1944

加缪的剧本《卡利古拉》和《误会》在伽利玛出版社出版。

6月,《误会》由玛丽亚、卡萨雷斯和马塞尔·埃朗主演,在马图兰剧院演出。

先后共发表四封《致一位德国友人的信》:“我仍然认为这个世界没有更高的意义,但是我也知道这世上的某种东西有意义,这就是人,因为,人是要世界有意义的唯一生灵。”

8月24日,巴黎解放,皮埃尔·沙菲尔通过广播电台,让巴黎的钟全部敲响庆祝。

《战斗报》第一期公开散发:“在这8月的夜晚,巴黎无处不开火。”

从9月开始,加缪和弗朗索瓦·莫里亚克分别在《战斗报》和《费加罗报》上撰文,在是否应惩罚法奸(合作分子)的问题上展开激烈的论战。加缪主张必须严惩叛徒,才能伸张正义。

10月,加缪与妻子在巴黎团聚。

1945

授予加缪抵抗运动勋章。

5月8日,加缪在安德烈·纪德身边,得知停战的消息。

5月16日,殖民当局在阿尔及利亚塞提夫城,先屠杀,继而又镇压阿尔及利亚人民。加缪前往当地调查,写了八篇文章,有六篇以《阿尔及利亚纪事》为副标题,收入1958年出版的《时政评论三集》,表达了对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同情。

8月6日和9日,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加缪在《战斗报》撰文:“机械文明达到了野蛮的极点,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必须抉择:要么集体自杀,要么聪明地利用科学成果。”

9月5日,加缪喜得一对儿女,取名若望和卡特琳。

9月25日,《卡利古拉》在埃贝尔托剧院演出。主演钱拉·菲利普崭露头角。R.康普把这出剧视为“绝望者的教科书”。

加缪担任伽利玛出版社的文学顾问,他要策划出一套“希望”丛书。

12月,加缪和米歇尔·伽利玛全家去戛纳度假。

1946

3月25日,加缪抵达纽约,开始北美之行,在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等处讲演,受到大学生的热烈欢迎和好评。5月26日,他抵达蒙特利尔,开始在加拿大巡回讲演,6月回国。

发现西蒙娜·维尔的作品,加缪主持出版她未发表过的作品。

在论战中,他系统地思考暴力问题:“我们在地狱中,从来就没有出去过!这漫长的六年来,我们都极力摆脱这种处境。”(《夏》)

诗人勒内·夏尔的《伊普诺斯散页》出版,加缪和他结成深厚的友谊。

11月,加缪同萨特、马尔罗、科斯特勒等进行政治谈话,涉及苏联等问题。

梦*阮*读*书* 🐱 … m e n g R u a n … c om

1947

加缪强烈抗议法国当局镇压马达加斯加岛起义:“……事实摆在面前,清清楚楚,极其丑恶。我们碰到这种情况,干了我们谴责德国人所干的事情。”(《战斗报》)

加缪将《战斗报》主编之位让给克洛德·布尔代。

“民主与革命联盟”成立,团结左翼力量。加缪支持而未参加。

6月,《鼠疫》出版,获巨大成功,加缪被授予批评家大奖。

夏季,加缪到普罗旺斯地区卢马兰村居住一段时间。

8月,加缪与让·格勒尼埃去游布列塔尼。

9月,加缪去勒内·夏尔的家乡伊斯勒,受到诗人热情友好的接待。

11月,加缪回阿尔及尔,看望亲人和老师。

加缪在《卡里邦》杂志发表系列文章:《不做受害者,也不当刽子手》,再度与德·拉维吉利激烈论战。他强调暴力虽难避免,但必须反对使暴力合法化的任何行为,他反对一切战争、一切残害生命的暴力形式。

1948

1月19日,加缪去瑞士养病,写完剧本《戒严》。

2月,布拉格政变。

加缪暂时离开斗争激烈的政治舞台,携家人回阿尔及利亚游览。

5月4日,加缪又同家人去英国旅行。

夏天,加缪再次去夏尔家乡伊斯勒,他对巴黎生活已心生厌倦,眷恋普罗旺斯的秀美风光和田园生活。

10月27日,《戒严》演出失败。

1949

3月,加缪呼吁声援被判处死刑的希腊共产党人;1950年12月,他还声援其他国被判处死刑的共产党人。

开始撰写剧本《正义者》和哲学论著《反抗者》。

3月6日,加缪去伦敦,出席《卡利古拉》在伦敦的首演式。

6月至8月,去南美洲旅行(参看《最近的大海》与《长出来的巨石》)。加缪健康状况本来不佳,这次旅途劳顿,情况就更糟了。此后两年间,他只能思考并撰写《反抗者》了。

《正义者》完稿,加缪有时去看这出戏的排练。12月,《正义者》公演,受到观众的赞赏。

1950

加缪向伽利玛出版社请一年病假,遵医嘱,去海拔高、气候干燥的卡布里养病。他每天坚持写作。萨特前去看望过他。

《时政评论一集》出版。

加缪去沃日地区度夏。

不久,他搬到夫人街的一套房子。

1951

加缪再次离开阴冷的巴黎,去卡布里疗养,主要精力用来完成《反抗者》。

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

10月18日,《反抗者》出版。这本书从哲学、伦理学和文学诸方面,探讨了引起论战的各种敏感问题,提出一套反抗的理论,这便是加缪的新人道主义的核心。这本书引起萨特和加缪激烈论战,最终导致两个人彻底决裂。这一场论战是法国知识界的重大事件,持续一年多。

11月,加缪回阿尔及尔探视母亲。

12月,在卜利达状告“争取民主自由胜利运动”(阿尔及利亚政党)。

1952

2月22日,加缪参加法国人权同盟在巴黎的大会,并发表演说,声援被佛朗哥政权判处死刑的西班牙共和党人。

3月6日,加缪声明退出欧洲文化协会,因不满它的政治宣言的一些观点。

5月至8月,《反抗者》所引起的论战到了白热化程度。加缪写了《致〈现代〉杂志主编的信》,而主编萨特则写回以《答加缪书》,成为两人断绝关系的宣言书。

加缪去帕那尼埃休养。

创作短篇小说集《流亡与独立王国》。

加缪辞掉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职务,抗议它吸收了佛朗哥统治下的西班牙为成员。

12月1日,加缪再次回家探望母亲和哥哥,重游蒂巴萨,去游览尚未去过的沙漠绿洲城镇。他乘船到马赛,去戛纳与伽利玛一家相聚,再一道回巴黎。

1953

6月7日,东柏林发生暴动。“一名劳动者,无论在世界何处,面对坦克举起赤手的空拳,高呼他不是个奴隶的时候,我们若是无动于衷,那就成了什么人呢?”(在互助会上的讲话)

《时政评论二集》出版。

6月,在昂热戏剧节上,加缪代替生了病的马塞尔·埃朗,改编并执导《信奉十字架》和《闹鬼》。

夏天,加缪带生病的妻子以及子女去莱蒙湖畔的多农,抓紧修改《夏》。

10月,加缪着手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长篇《群魔》改编成剧本。

专制和金钱民主都明白,为巩固其统治,必须将劳动与文化分离。至于劳动,有经济压迫差不多就足够了……而文化,则可以用金钱收买和冷嘲热讽。商业社会将大量金钱和特权赠给那些名为艺术家,实为跳梁小丑的家伙,迫使他们做出种种让步。(8月8日给一家工会刊物的信)

加缪在一张标明1951年3月至1953年12月的纸上,列出他心爱的词:世界、痛苦、大地、母亲、人类、沙漠、荣誉、苦难、夏日、大海。

1954

随笔集子《夏》出版,包括《扁桃树》《重游蒂巴萨》等八篇抒情散文,反映向往光明的自然一面。加缪认为作家可以写荒谬,而自己并不绝望。

10月,去荷兰短期旅行,阿姆斯特丹是他的小说《堕落》的背景城市。

构思写《第一个人》:“于是我构想‘第一个人’从零开始,他不会念书,也不会写字,不知道什么是道德和宗教。换言之,那是一种没有老师的教育,小说就放在现代历史的革命和战争之间展开。”

法国广播电台分几次播放加缪录制的《局外人》。

加缪十分关注阿尔及利亚的局势。11月,殖民当局和阿尔及利亚民族主义力量矛盾激化,开始武装冲突。“左手拿着《人权宣言》,右手拿着用来镇压的警棍,还能以文明的创立者自居吗?”

10月,加缪再次写信给福克纳,请求改编《修女安魂曲》。

11月,应意大利文化协会邀请,加缪去意大利访问,到都灵、米兰、罗马、热那亚几座城市做报告和讲演。讲演的题目为《艺术家及其所处的时代》,表明自由的艺术家并不是一个追求舒适或内心混乱的人,而是一个有自律精神、承担社会责任的人。

1955

3月,改编迪诺·布扎蒂的剧本《医院风波》,并在法国出版。

4月26日至5月16日,加缪去希腊旅行,在雅典的法语学院以《悲剧的未来》为题,发表演说,援引法国一大批作家在戏剧舞台所取得的成就,说明古希腊悲剧复兴的可能性。

6月,加缪重返新闻界,与《快报》周刊合作,主持“时事”栏目。加缪加盟《快报》,又引起与左派杂志《法兰西观察家》的论战。

作家完全可以置身于激烈的论战之外,独自一人,在孤独中完成为大众服务的使命。然而,一旦加入战斗,他就必须遵守规则:集体性、责任感,以及应有的幽默感。(布尔代)

其实,加缪并没有参加他们的阵营。

9月末,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到达巴黎。为此,伽利玛出版社举办花园招待会,法国文学界名流四百人应邀参加,成为一次文坛盛会。福克纳签了合同,允许加缪改编《修女安魂曲》。

10月23日,加缪在巴黎大学主持《堂吉诃德》问世三百五十周年纪念会,他在讲话中,赞美书中的主人公拒绝现实、拒绝轻而易举的成功的精神:“有一点非常重要,这些拒绝不是被动的。堂吉诃德不屈不挠的战斗,永远不甘心失败……这种拒绝不是放弃,而是一个看重荣誉的人在谦卑面前的退让,他是一个拿起武器斗争的仁慈家。”

这信念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信念。这信念就是只要坚持不懈,失败最终会转化为胜利……不过,这需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正如西班牙哲学家所梦想的,堂吉诃德必须下地狱去为最后的受难者打开大门……

1956

1月18日,加缪飞抵阿尔及尔,参加集会。1月23日他呼吁休战,因而受到一部分同胞的不愉快接待。他在给吉利贝尔的信中写道:“我从阿尔及利亚回来,心情相当沮丧。事态的发展坚定了我的信念。对我来说,这是个人的一种不幸。但是必须坚持,不是什么都能妥协的。”

2月,加缪停止与《快报》合作。

5月,小说《堕落》由伽利玛出版社出版。

加缪全力援救5月28日被捕的梅宗瑟尔,以及一批被捕的阿尔及利亚自由主义者或民族主义者。梅宗瑟尔一案移到巴黎,加缪请名律师为好友辩护,终于使其免于起诉。

9月20日,由卡特琳·塞勒主演的《修女安魂曲》,在巴黎马杜兰剧院演出成功。

10月23日,发生匈牙利事件。加缪声援匈牙利人民,多次参加集会游行,反对专制主义。

1957

加缪打算编《夏》的续集——《节日集》。

3月,《流亡与独立王国》出版。

6月,昂热戏剧节上,演出修订本《卡利古拉》,以及他改编的洛贝·德·维加的《奥尔梅多骑士》。

《关于断头台的思考》,收入同科斯特勒与丁·布洛克·米歇尔合编的《关于极刑的思考》。

10月17日,瑞典皇家学院授予加缪诺贝尔文学奖。当时他是法国第九位此奖得主,而且是最年轻的,年仅四十四岁。加缪自己觉得意外,应该是马尔罗获奖。这一事件受到了左派和右派的双重抨击,但是马尔罗毫不犹豫地表示祝贺,说“他的这种回答给我们俩都增了光”。另一位著名作家莫里亚克,也排除前嫌给加缪以中肯的评价:“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是青年一代最崇拜的导师之一,他给青年一代所提出的问题提供了答案,他问心无愧。”

1958

2月,《在瑞典的演讲》发表。

3月,《反与正》再版,新作了序言。

6月,《时政评论三集》出版。这是阿尔及利亚专集,加缪提议分析冲突并寻求解决方法。但是他已陷入两难境地,这给他造成极大苦恼。

加缪这两年身体极差。

6月9日,去希腊旅行。

8月,著名作家马丹·杜·加尔去世,加缪为这位挚友写了纪念文章,给予高度评价。

11月,加缪在普罗旺斯省卢马兰村买下一幢房子,打算将来长居乡间。

1959

1月30日,加缪改编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由他执导在巴黎安东尼剧院演出。

加缪打算经营一家剧院,请当时任文化部部长的马尔罗予以资助。

3月,加缪回阿尔及尔探母。

5月12日,法国电视台播放一套名人采访录,有一期专为加缪录制。

5月,加缪到卢马兰村居住,似乎恢复了精力,准备写《第一个人》,到11月,他顺畅地写出了第一部分。题词已想好:“献给永远无法阅读此书的你。”据加缪妻子理解,人人都是第一人。如果不出意外,《第一个人》应在1960年7月完稿,1961年夏再写第二稿,或许就是定稿。

1960

伽利玛一家应邀到卢马兰过元旦。1月4日,加缪乘米歇尔·伽利玛的汽车回巴黎,车行至蒙特罗附近的维尔勃勒万,出了车祸身亡。

在悼念的文章中,萨特的悼词最感人:

他在本世纪,顶住历史潮流,独自继承了源远流长的警世文学,警世作品也许堪称法国文学的最大特色。他以那种固执的,既狭隘又纯洁的,既严峻又耽于肉欲的人道主义,向这个时代种种巨大的、畸形的事件展开胜负难卜的战斗。但是反过来,他以自己始终如一的拒绝,在我们时代的中心,针对马基雅弗利主义和拜金的现实主义,再次肯定了道德事实的存在。

阿尔及利亚友人在蒂巴萨,给加缪立了纪念碑,雕刻的铭文为:

在这儿我领悟了

人们所说的光荣:

就是无拘无束地

爱的权利。

——阿尔贝·加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