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章 空蝉 3.决定辞职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久木回到房间时,凛子刚开始准备晚餐,讶异他比平常回来的早。

“我马上就弄好!”

久木制止她,拿出信来。

“今天常董拿这个给我看。”

凛子不明所以地站着看信,但很快惊呼起来:“这怎么……”

“你先看完!”

凛子继续看着,表情逐渐僵硬。看完后,脸色有些苍白地恨恨一句:“好过分……这种东西谁写的?”

“你想是谁?”

“肯定是恨你的人,”凛子说着,凝视空中一点,“难道是他……”

似乎凛子想到的也是同一个人。

“会不会是我……”

她没说出“先生”,但久木已充分了解。

“也不是没有另外一个可能。”

“你的?”

她也没说“太太”,她视线飘渺,突然说:“不过,也许错了。”

久木的太太虽然也恨久木,但更可能是心已死,所以要求离婚,如果现在她向先生的公司密告先生外遇的丑闻,对她也没什么好处。但是凛子的先生似乎仍执着于凛子,因此对久木一定还抱着深深的夺妻之恨与愤怒。

“他对你去文化中心造成我们亲近的机会很清楚,而且应该只有他知道红衫的事。”

“信里还说什么你照相了什么的,干那种事的人是他呀!”

“从写法和内容看来,是他没错!”凛子双手紧握信纸:“太过分,太卑鄙了!”

“至少该直接写给我嘛!”

“他就是要害你,太奸诈了,我绝不原谅他!”

不知为什么,凛子愈生气,久木反倒愈清醒。

先前没有人为此生气,久木一直自己在那儿生气,现在凛子替他愤愤不平,久木得到了安慰,也有余力去思考凛子先生的心态。

“我要去跟他问个清楚,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他!”

久木伸手制止住欲奔向电话的凛子,“等等!”

现在再跟凛子先生说什么都已于事无补。他先把情绪激动的凛子安顿在沙发上坐下来。

“今天上面要我去子公司。”

“你?”

“是负责公司商品管理和流通业务的共荣社。”

“为什么要去那边?现在不是正做着别的工作吗?”

“因为我着手进行着的昭和史企划被中止了,他们说我手里没活儿正好去那边。”

“可那都是他们独断专行呀!却那边会怎么样?”

“完全没有做过的业务,不过去看看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恐怕很不好过。”

“那就别去了。”凛子窥伺久木的表情,“你不想去吧?你不愿意去吧?”

“当然……”

“那就明白拒绝呀!”

凛子说得简单,但身为上班族,几乎不可能拒绝上司决定的人事安排。

“不能拒绝吗?”凛子视线落在信纸上,“不会是因为这封信的关系吧?”

“他们说不是……”

“可是,你觉得是吧?”

“我也搞不清楚,总觉得是有点影响。”

“过分!好过分!”凛子抓住久木的双手摇晃着说,“这样正合他意,照他的计划挨整结果牺牲的是你自己,你甘心吗?……”

久木当然不甘心,但又能怎么样?他正绞尽脑汁考虑该怎么办才好,凛子却断然地说:

“绝对应该拒绝掉,不行的话,辞职就是了。”

久木正面直视凛子反问道:“你是说真的?”

其实想辞职的念头,从今天常董告诉他外调子公司时就已潜藏在他的意识里。甚至在更早些时候,在被贬到调查室时就已萌生辞意,随着和凛子的关系加深,愈发难以分手,这念头愈强。如今凛子断然说辞职也无妨,使这种念头一下子变得现实起来。

“那我就辞了?”

凛子一句话点醒过去一直盘梗在久木心里的念头。

“那我就真的要辞职!”久木说完,再次确认凛子的意思,“辞职可以吧!”

“当然,我赞成!”

虽然点头称赞,但久木心里却也期待着凛子说“不要辞”。

久木现在已经确定了百分之九十的辞意,但剩下的百分之十仍徨不已,如果凛子说“不要辞”,反而会激使他坚持要辞。

“这样在公司呆下去我也将一事无成。”

“再怎么解释都没用吧!”

“怎么解释?”

“就算我去找那位常董说明情况……”

“千万不可以。”

真那样做,反而成为公开宣布他和凛子的密切关系了。

“公司这种地方就是这样,一旦发生这种事,再也没有机会出头。”

“对不起,”凛子深深垂下头,“因为我才闹成这样。”

“不是的……”
现在再说谁对谁错也没用,如果说真的有错的原因,就只能说是他们彼此爱得太深。

决定辞职以后,久木的心情仍摇摆不定。

这件事确实让他对公司深感失望,无心再做下去,但是上班族要离开工作了近三十年的公司,仍然会有无限感慨。如果是到了年龄退休离开也罢,像他这样已经五十多岁了,还差几年就可以退休的时候辞职,总觉得有些可惜和不忍。

久木就在这心情摇摆不定、没有清楚表示辞意的状况下过完了整个七月,当然这背后也有着要辞职随时可以辞的盘算。

但是进入八月以后,要去子公司的日子迫在眉捷,负责人事的人又来告诉他具体的条件,让他的心情更加低落。

最初被告之要去共荣社时,他还以为是用外调的形式,但问清楚后,才知道是要完全变成那边的职员,薪水也只有现在的七成左右。

遭到如此冷遇,对公司还有什么依依不舍的。

心情上久木完全倾向辞职,没有断然走出这一步,是因为担心以后的生活。

久木目前月收入近百万日圆,其中一半给了太太,可一旦辞职就完全没有收入了,当然是有些退职金可领,但那也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会用完。在这种状态下,他和凛子的生活能维持下去吗?

左思右想的结果,竟然失去了辞职的勇气,凛子察觉到了这一点,问他:“是担心钱的事吧?”久木被她一语言中而支支吾吾,凛子明快地说:

“如果是钱的问题,你不要担心,我手里也有点存款。”

是去年年底她父亲过世时分到的一些遗产吧!

“辞了也就辞了,总会有办法的。”这件事倒是凛子这边远为坚决大胆。

并不是受到凛子的牵引,但凛子的话确实成为他的支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