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章 半夏 8.没有不变的永远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爱到死讲了一大堆,久木反而头脑更清醒、更精神了。凛子也一样,她再次转过身面向久木,手掌贴在久木的胸口上。

“你会永远不变吗?”

“当然。”

“永远爱我,永远只喜欢我,绝对不会喜欢上别的女人?”

久木正要再说“当然”,凛子两根纤细的指头突然压住他的喉头,一下子他呼吸困难憋得直咳。黑暗中只见凛子双眼瞪着他:“骗人!还说什么永远永远爱我,骗人!”
“我没骗你!”

久木抚摸着被戳过的喉头说。凛子猛地摇头。

“你刚刚才说不可能永远不变。”

的确,要保证未来永恒不变久木也没有自信。

“那你呢?”

这回,久木稍微沉下身子,手指按在凛子左边锁骨的上方。脖子纤细脖筋紧绷的女性在锁骨上方会有个小小的洼陷,正好是食指尖戳进去的深度,裸·体时那个凹陷看起来特别性感。

“你也永远不变吗?”久木用食指摸到那个凹陷。

“当然不变。”

“不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变?”

“我只爱你,绝对不变。”

久木戳了一个锁骨上方的凹陷,凛子发出小声的悲鸣:“好痛!”

“最好不要说绝对,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

“好过分,你是说你不相信我?”

“只要活着就不能断定永远不会变。”

“那,我们也只好死!除了在现在这最幸福的时候死掉,没有别的方法吧!”

凛子性急地说完,就缄口不语。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o m 💨

四周悄然无声,这就是浓荫深处的别墅之夜。

但就像黑暗中仍可见明亮一样,静寂中也有声音,夜空中云的流动,院中的树叶落地,房间的木材慢慢腐蚀等等,各种各样的动静重叠变成细微的声音传过来。
久木倾耳细听这静寂中的声音,凛子轻轻扭转身躯。

“在想什么?”

“没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凛子低语:“不过,我不要!”

久木转头看她,她又低语:“我不要那种死法。”

凛子似又想起武郎和秋子的两具尸体被发现时的样子。“不论是怎样的幸福绝顶,那种死法都太惨了,那个样子让人发现,太叫人心痛……”

“遗书上写着‘请不要找寻我们’。”

“就算不让找,总有一天也会被发现的,反正都要被发现,还不如干脆死得漂亮一点。”

那确实很理想,但终究不过是活着的人的愿望。

“或许要死的人不会想那么多。”

“可是我不要,绝对不要!”

凛子情绪激动,从被单中探出身子。

“我不在乎死,只要和你在一起,随时都可以死,可是不要那种死法。”

“但发现得晚的话,谁都一样会腐烂。”

“即使腐烂也可以不长蛆吧!至少在长蛆之前得让人发现两个人在一起,对不对?”

老实说,久木从没想过去死,更别说死后的样子。

在这世上活着,明知总有一天会死,但还不愿意钻牛角尖地去想,就连去想这事本身也觉得可怕。

可是不知为什么在和凛子对话过程中,他过去对活着的执着渐渐变淡,不再觉得死是那么恐怖,反而觉得是离自己很近的东西了。

这种宽慰从何而来呢?为什么和凛子在一起就不觉得死是那么可怕了呢?

久木慢慢脱掉凛子的睡袍和内裤,紧紧抱着一丝不挂的她。

此刻,久木的胸、腹、股都和凛子紧密贴合,彼此的手缠绕在对方的背上、脖子上,两腿也紧紧交缠在一起。两人的肌肤与肌肤之间,紧密得没有一丝空隙,每一个毛孔似乎都相互触合到了一起。

“好舒服……”

那是发自于久木全身皮肤的叹息和愉悦。

沉浸在那源源不断自体内涌出的快·感中,久木再次发现,肌肤相亲的触感在带来心灵安适的同时,也让人产生某种看破一切的达观。

只要沉浸在女人身体这光滑柔软的温润触感中,失去意识甚或死亡,也不那么恐怖了。“对了,”久木对着凛子柔软的肌肤呢喃:“如果这样或许会死的比较安然。”
“这样?”

“这样紧紧抱着不动……”

在女人肌肤包围中,男人变得极其安稳心静,不知不觉中变成母亲怀里的少年,变成胎儿,变成更早前的一滴精液消失不见。

“要是现在死就不可怕。”

“和你在一起,我也不怕。”

久木同意凛子说的话,但他突然有些不安,怕就这样被带进甜美倦怠的死亡世界里。想要摆脱这种心境,久木再度紧抱凛子,凛子被抱得喘不过气,挣脱他的手臂大口喘气。

就这样似抱非抱的状态,彼此只有胸、腹和大腿部分相碰触,久木闭起眼,“好静……”

话声乍断,再次置身夜的静寂中,幽暗比想像的更浓、更深。

“来到轻井泽真好!仿佛心情也得到了洗刷。”

对梅雨季节的轻井泽敬而远之的人很多,但久木反而喜欢上了这个季节的轻井泽。因为是暑假前,除人影稀疏外,雨水湿润的绿阴静谧,可以滋润都市生活中疲惫的心。那惹人忧郁的雨也滋长了治愈游人暑热的茂密树林以及匐匍于树根之间的青苔。

当然,下个不停的雨偶尔也会让人心绪低落,容易陷入钻牛角尖的情绪中。

凛子看过武郎和秋子的绝命之地后,就被死的形象缠住,谈起种种有关死的话题,这也跟厚厚的云层和长期阴雨有关。

“那我们就一直待在这里好吗?”

听凛子这么一说,东京街景和公司生活慢慢在久木脑海中苏醒。

“恐怕还不能那么做……”

两个人在这雨中的轻井泽再多留数日的话,好像连班也不想上了。

“夏天人多,我想秋天再来。”

凛子说完,又紧抱住久木,触及她那柔软的乳··房,久木又想要她了。

想过太多的死之后,就想得到绝对的活着的证据。在感受性·爱快乐的同时狂奔于耗尽所有精气的行为中,肯定可以抹去对死亡的不安,更彰显此时此刻活着的实感。

静寂的夜里,两人都需要这种麻醉剂,在树木环绕的家中,像野兽般专心交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