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章 半夏 7.爱情与死亡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经过这个三岔路口,两人继续走在林阴路上,凛子低声说:

“那两个人就是死在这么寂寞的地方。”

久木立刻知道她说的是有岛武郎和波多野秋子。

“在那么靠里面的别墅里……”凛子想起白天看到的雨中落叶松林倾斜地,“大概很冷吧!”

走在静寂的夜路上,凛子又开始琢磨起武郎和秋子的殉情事件。

在林阴深处又看到有盏灯光,凛子问:“那栋别墅原本就是他的吗?”

久木在查阅昭和史时看过有关有岛武郎殉情的报导,多少有些记忆。

“是他父亲的,后来由他继承。”

“他们去的时候一直没人用吧?”

“他太太已经病逝,孩子还小,他不去的时候那边都空着。”

前方出现车前灯,待一辆汽车驶过后,凛子又问:

“死时是七月初吗?”

“发现遗体时是七月六日,可能是在一个月前的六月九日死的。”

梦~阮~读~书~ - w w w -m e n g R u a n - co m 💨

“怎么知道是那天?”

“秋子八号还去上过班,九号那天有人在轻井泽车站看到他们往别墅的方向走。”

“走着去的?”

“应该有车,但有人看到他们时是在走路。”

“到那边有四五公里吧?”

那段距离走路差不多要花近一个小时。

“他们会不会在别墅待了两三天?”

“详细情况谁都不知道,只知道死的时候像是把绳子绑在门梁上,下面放把椅子他们站到椅子上套上绳索后再踢开椅子。”

“好可怕……”

凛子紧紧抱住久木,隔一会儿才怯怯地放开,低声说:“可是,他们的意志力真惊人哩!”

“意志力?”

“你看他们走一个钟头到别墅,然后绑好绳子、摆好椅子,人再踩上去上吊,这一切都是为了死。”

凛子认为自杀需要惊人的意志力,久木也有同感。姑且不提病痛缠身的时候,在身体健康无碍时,要把自己弄死,还真需要相当的集中力和对死亡的强烈愿望。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死呢?”凛子向着夜空嘀咕,“为什么非死不可呢?”

凛子的声音被夜晚的落叶松林吸去。

“也没什么非死不可的理由吧!”

的确,有岛武郎是当时文坛的大红人,波多野秋子三十岁,据称是位漂亮得不输电影明星的美貌女记。两人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又正当人生最灿烂鼎盛时期,为什么要选择死亡之路呢?

“要说他们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只有一点。”

“哪一点?”

“那时他们都处于幸福的巅峰。”

久木想起武郎遗书中的一段。

“他在遗书中清楚地写道:‘此刻,我正在欢喜的顶巅迎接死亡。’”

凛子突然停下脚步,凝视着黑暗中的一个点。

“是因为幸福才死吗?”

“从遗书看起来是这样的。”

雨后起了点风,在落叶松林间穿行而过。

“是吗?是因为幸福才要死的啊。”

凛子再度启步。

“或许他们觉得太过幸福反而害怕了。”

“我了解那心情,的确,太幸福时就会担心这幸福是否能长久。”

“他们或许想让幸福永远持续下去。”

“那种时候该怎么办呢?”凛子对着黑暗低语,独自点点头说:“只有去死耶!”

回到别墅后,两人又喝点儿白兰地,不过刚才一路走回来时谈的话都还留在脑海里。

凛子身躯微向前倾望着炉火,又点头呢喃着:“是啊,只有去死NC128!”

久木也无意唱反调,愈希望幸福顶点永远持续就愈觉得除死之外别无选择,虽然可怕,但也像是事实。

“差不多该休息了。”

再想下去就更要钻进死亡的牛角尖。久木先冲了个澡,凛子接着走进浴室后,他先回楼上卧房。

今天早上还在这个房间里一边听雨一边做着漫长的情爱游戏,而此时雨声已无,黑暗中一片静寂。

他没开灯,直接躺在床上,穿着丝质睡衣的凛子开门走了进来。她站在门口略微踯躅后从床边悄悄摸上床,久木抱住她,她就紧贴在久木的胸口,喃喃地说:
“只有去死耶!”

听起来像是确认刚才一直在谈的事,同时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为了永葆幸福,惟有那么做了。”

“幸福有很多种。”

“像他们那样永远相爱,绝不变心……”

他了解凛子的心情,但如果发誓永远不变,仿佛有些伪善。

“你觉得两人永远永远同心不可能?”

“不是不可能,人活着会遇到许多许多状况,很难断言什么是绝对的。”

“你是说不可能NC128!只要活着就不可能NC128!”

凛子的声音沁入夜的幽暗中。

远处突然有鸟啼声。在这深夜,还有鸟清醒着吗?还是其他动物在叫?久木追寻着声音的方向,却听到凛子嘀咕着:“我了解那个人的心情。”

“哪个人?”

凛子慢慢仰躺下来:“阿部定啊!”

上次去修善寺过夜时谈到过阿部定杀死吉藏的事。

“那时候阿部定说不想把自己最心爱的人让给任何人,所以才杀了他,其实如果他们一直那样活下去,吉藏最后还是会回到他太太身边。不想放弃此时深深相爱的幸福,除了杀了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吧。”

“的确,杀了他生命就结束了,也就不会再有背叛。”

“爱人爱到极致就会杀人。”

久木近乎心痛般明白凛子的心情。

“爱真是可怕。”

凛子似乎终于开始认识到这点。

“喜欢上对方就想独霸对方,但要完全独霸对方光靠同居、结婚也很难做到。”

“只是那样的话,如果他想背叛就真的能背叛,为了不让这种情形发生,或许只有杀了他。”

“爱爱爱爱到最后,就只有破坏。”

凛子这时才感觉到,爱这个听起来就让人舒服的字眼,实际上隐藏着极其自私以至于可以毁灭一切的剧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