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章 良夜 10.不愿分别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起来吧!”

凛子再次催他,他才拿开逗·弄着她乳··房的手,翻身下床。

因为还拉着窗帘,犹如房间里夜晚仍在延续。凛子一下床便走进浴室去冲澡。

久木打开电视,发现在两人耽于性·爱的这段时间里,世界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

不久,久木看到凛子出了浴室,走向梳妆台,于是换他进去泡澡。几乎一整夜都和凛子肌肤相亲,但却好像没有浸染到她的味道,久木最爱凛子皮肤那种清新淡雅的感觉。

·梦·阮·读·书 🦄 w w w_m e n g R u a n_c o m

泡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窗帘已经拉开,凛子在窗边的梳妆台前正梳着头。

久木很想抚摸她白嫩纤美的脖子,于是对着镜中的凛子说:

“真是好女人……”

“我都不好意思说,跟你在一起后,上妆容易多了。”

“或许做了那事以后荷尔蒙的分泌更活跃,连这里都是滑溜溜的。”

久木轻碰她臀部,凛子赶紧闪开。

“不行,会弄乱头发。”

“乱了就乱了吧。”久木从背后轻吻着凛子的脖子。

“性·爱得到满足后,女人的皮肤愈发有光彩,男人却愈来愈无精打采。”

“没那回事。”

“真的,这是雌性和雄性与生俱来的宿命,而且到最后雄的还会被雌的吃掉。”

可能觉得“宿命”这个词很好笑,凛子在镜中笑着说,“可怜的雄君,快穿上衣服吧!”在凛子的命令监督下,久木勉为其难地脱下睡衣,开始换衣服。

在饭店餐厅吃完这顿不早不午的餐点后,两人走出饭店。空气有些凉,但还说不上冷。在刺眼的秋日晴空下他们先到湖对岸,再搭游览船准备绕芦之湖一周游览风景。

星期天游人相当多,他们在途中的箱根园下船,坐缆车上驹岳,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箱根山脉直至富士山,甚至骏河湾一带。

从海拔一千三百公尺的山顶延续而下,满山妆点着织锦般的红叶,投影在湛蓝的湖面,山和湖都随着红叶一起燃烧。

两人饱尝高原的秋凉与清风,坐缆车下来,回到湖尻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要回东京的话,如果不马上下山,恐怕路上会开始拥堵。

“怎么办?”

看看问了也没得到明确的答案,看样子凛子还不想走。

“晚一点回去不要紧吧?”

再问,凛子点点头,久木于是决定在箱根多待一会儿。

“就在驹岳旁边有个可以俯瞰芦之湖的餐厅。”

他们再次穿过开始壅塞的公路,沿着山路向上来到那家餐厅,海拔虽然还不到驹岳的一半高,但却可以就近俯瞰芦之湖。

吃完稍微提前的晚餐后,回首眺望,外轮山周围的天空已映着酡红。

因为山高,日落也快,从已经泛黑的云间漏出来的斜光,横剖山肌直落湖面。

久木走到阳台上,望着浮现在红色天空下的群山向凛子低语:

“要是能一直待在这里多好!”

凛子没有答话,但好像微微点了点头,久木鼓起勇气又试着问:“再住一夜好吗?”

凛子望着暮色渐掩的湖面微微点头说:“好啊……”

老实说久木并不是真心约她的,就是以为她会拒绝才轻率地开了口。

“真的可以?”

“你呢?不要紧吗?”

被她一反问,久木一时间穷于回答。

的确,如果想留也不是不能留,但总得和妻子联络一下。他还没想好借口,而且明天还要上班。所幸他是份闲差,没有赶着要办的事,但最晚也得在十点左右赶到公司才行。

而最令他挂心的,还是凛子家里。

虽说她找了个书道会之后和大伙儿一起出去玩的借口,但连着两个晚上不回家行吗?而且明天是星期一,凛子的先生也该上班的。

“我这边可以想办法,可你那边……”

他咽下你还有丈夫这句话,偷窥着凛子的表情,凛子仍望着夕阳西沉后红霞满布的天空低声说:

“只要你行我就行。”

太阳下山了,群山环绕的湖面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变得黑沉沉的。

望着那黝暗落寞的湖面,久木又想起黎明时梦见的凛子先生的脸。

已经过了一段时间,面部轮廓更加模糊不清,但当时那冷冷的印象仍然留在了记忆中。

是不是凛子已经预见到回去后将和先生发生争执,却依然想继续留下来呢?

“真的可以?”久木再次确认,与其说是担心凛子,不如说是扪心自问是否担得起凛子回不去家的责任。

“真的没问题吧?”凛子仍望着渐入暮霭的山脉,笃定不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