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章 良夜 5.让月光来行刑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是不知为什么,从浴室出来的凛子站在门前不动,无意靠过来。

久木不解,抬起上身看过去,凛子便问:“为什么拉开了窗帘?”

这种事不需要说明,久木缄默不语,凛子走向窗边想去拉上窗帘。

于是,凛子整个身子浮现在窗外透进的月光中。

刚冲完澡的裸·体包着白色长衬衫,腰带因为太长而垂下两头,头发向后拢到微昂的颈子上。

久木一下子被这模样挑逗起来,他跳下床,抓住凛子的纤纤玉手。

“刚才不是说过要让你在月光下裸·体吗?”

“那怎么行……”

久木不理会,牵着凛子的手回到床上。

凛子还在意窗外透进来的光亮,但被久木抱到床上后,便死了心似的静静仰卧不动。

“我要在月光下解剖你。”

“好可怕,不要。”

“你乖乖的就没事,你老实别动,就当是把一切献给月神!”

久木宣布过后,先解开长衬衫的腰带从一头抽出来,用双手静静撩开凛子的衣领,再撩开乳··房微露的衣襟。不知是久木的宣布生效,还是无法抗拒太过清明的月光,凛子仰卧不动,毫无拂逆之意。

因为她太过顺从,久木反而有些困惑,长衬衫已从领口到胸襟,最后到下摆全部被拉开来。

凛子突然微微扭动下半身,但已无衣服遮掩,完全无从躲避。

久木像盗贼般专注地从放弃抵抗静躺着的女体上剥下衣物,无力抗拒的女人裸露在月光下任凭盗贼为所欲为。

🍇 梦`阮`读`书w w w .men g Ruan . c o m .

即使如此,她还像是要躲避窗户透进的光亮般轻轻别过脸去,紧闭双眼,两手也像要遮掩似的护住下身。

凛子的皮肤本就白嫩,在月光下更显苍白,部分地方形成的阴影,更衬托出其他地方有如白蜡。

“好美!”

不论是多么残酷的行刑者,在看到太美丽的女人时都难免心荡神驰,何况是久木这个暂时客串的行刑者,更无法战胜美的诱·惑。

他最初本想一旦剥光她的衣服就发动猛烈进攻,可面对这份美景,看得痴迷不觉心生怜爱,想再好好看一看。

年轻时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掠夺,经历一些年岁后,觉得意淫也颇多快·感。他现在就把自己化做月光,像透进雪白女体似的任凭视线匐匍其上。

虽然没有碰触肌肤,但是凛子也能感受到男人迷乱的眼神正舔舐她的全身,不久,她终于耐不住似地背对月光,翻过身去。久木双手定住她想缩回的四肢,在凛子耳畔低语。

“让月光来行刑!”

苍白的女体正是献给月亮的牲礼。

不过如若让清澈的月光侵犯女人的身体,有必要采取相应的有品位的手法。首先要用温柔的手诱导出略显羞涩与迷惑的女体中淫乱的感觉,这种刑罚比一味粗野、兽性的占有更加有效。

男人首先着手于从胸·部到腰间反复不断的舒缓的爱抚,然后装做不经意间手指偶然触到了她的手一般,将她掩住私密处的双手挪开。

就在这一刹那,女人似欲反抗,但很快就被更强的力量所阻止,无可奈何地收回了双手。

这样一来,失去了任何遮掩物的女人躯体完全暴露于月光下,只有两腿间的黝黑的秘密丛林愈发显得突出。

不可思议的是,就在男人看到白皙的皮肤上那处黑色阴影的瞬间,感觉女体彻底摒弃了以往的纯净,变得极其淫糜而生灵活现。

看到这里,已经无法忍受只用眼睛欣赏的男人终于伸出一只手去握住女人胸前的隆起,而另一只手则拨开丛林,探向潜藏在深处的花蕾。

反复不断的爱抚下,凛子的花蕾很快就苏醒过来,与此同时柔软的花园中也盈满了爱·液。

如果就此要了她则与往常无异,而今天晚上他想玩点儿不同趣味的游戏。

男人在确认花园内已经充分润泽后,他抓起女人的右手,将其慢慢导向丛林。

女人的手指突然停顿下来,慌乱无措中像碰触到可怕的物件似的赶紧小心翼翼地往回缩。但是男人完全无视她的举动,继续迫使她的手指触摸自己的花蕾,并命令她轻轻移动。

反复数次后,凛子无法忍受般小声抗议道:“不要这样,不要啦……”

但久木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她说什么,今天也要让她明白潜藏在她自己体内的淫荡劲儿。

“继续……”

“不行……”

待她再一次停止动作的时候,久木取而代之,将手指对准那可爱而敏感的一点穷追猛打。

男人的手指按照一定的节奏轻轻左右移动,女人的花蕾随之润泽、膨胀,直达即将崩溃的边缘。

凛子喘息着扭动着身体,最后偏过头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轻易地达到了高·潮。

只凭手指的动作凛子就能达到高·潮是过了年以后才有的现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