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章 良夜 4.箱根月夜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车子抵达仙石原饭店时八点半。从东京出发时以为九点才能到,但路上车少,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一些。

进入饭店径直到服务台办手续,然后随侍者来到三楼最靠里的房间。

久木以前打高尔夫球时住过这家饭店,知道白天从这里的阳台可以俯瞰整个仙石原平

原以及高尔夫球场。

凛子想马上换装,但时间已晚,于是直接去吃晚餐。

餐厅在一楼,外面已一片漆黑,透过宽敞的玻璃窗可以看见游泳池,池底射出的灯光把水面映成蓝色。

“好像童话王国一样。”

凛子从颁奖典礼到酒会一直紧绷的情绪,在远离都会后终于松弛下来。

待心境舒缓下来之后,他们重新正式举杯庆贺。因为在酒会上吃过少量东西,所以这会儿只点了简单的套餐。

“总觉得到这里以后就可以放心了。”

诚如凛子所说,一进入箱根山区,是有着与尘世隔绝的踏实感,这是因为他们彼此对偷情有所愧疚吧?

用芦之湖的虹鳟做的酸酪汁虹鳟鱼这道开胃菜上来后,两人再度举杯对饮红酒后,久木想起刚才谈到的书法。

“你的作品上有署名“翠玉”的雅号,是自己取的?”

·梦·阮·读·书 🍊 w w w_Me n g Ru a n_c o m

“我的名字是老师取的,当然也有人自己取。”

“松原翠玉,好名字,真希望你用这名字写出一张带有娇媚神韵的作品来。”

“那下回写写某个人的情诗吧!”

柔肌热血身,触亦如未觉,

敢问指路君,安知心无寂?

久木一朗诵与谢野晶子这首和歌,凛子便苦笑着说这首歌真是太符合久木喜爱的风格了。久木接着又背诵了战后不久和寺山修司同时登上诗坛,但三十一岁就早逝的中城文子的诗。

他低吟着:“夜枭蝌蚪并鲜花,还有爱情同栖息,惟我女人身。”说是完全表现出女人的妖魅,凛子也点头称是:“确实有那种感觉。”

晚餐开始得晚,结束时已过十点。

凛子因为一整天持续紧张,感觉有些累。

从餐厅直接回房,关上门,这才有两人独处的实在感觉。久木很自然地揽过凛子,凛子也似等待这一刻,乖乖贴过身来,相互深深一吻。

山上的饭店沉寂在夜色之中,只有凛子后仰上身时微微发出的衣裳摩擦声掠过耳畔。长长一吻过后,凛子梳理着乱发,走到窗边。

这里也是高大宽敞的落地窗,窗外阳台上摆着一张白色的桌子和两把椅子。

“到外面看看好吗?”

凛子想吹吹晚风,拉开窗户走出去,久木紧随其后。

“还真有点冷!”

入夜后刮起的风吹过秋天的高原。

“好大的月亮……”

抬头望去,接近满月的月亮在中天绽放着光芒。

房间里看来只是一片漆黑的阳台外,在月光照射下浮现出部分宽广的草原和球场,再过去是屏风般耸立的外轮山,空气清澄,月亮比在都市里看到的更大更亮。

“看见这么大的月亮,你会不会毛骨悚然?”

凛子仰望月亮呢喃着。

“总觉得人被这月光照穿了,全身每个地方都被看透了……”

“那——今晚就在月光下……让你全裸看看。”

“看你马上就想到那件事。”

凛子缩了下脖子,久木的脑海中却被突然涌起的淫念占满。

“我有点冷。”凛子咕哝着回到房间,恰到好处的室温反而更让夜的凉气沁入身心。

刚才看着月亮,久木忽然欲念熏心,但是凛子却很想先换下和服冲个澡。

久木等着她,自己先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凛子先去关掉了门前灯。

房间霎时笼罩在黑暗中,只有月光照到的窗边微微泛亮。

久木呆看那静寂的光亮时,凛子在床左边靠近浴室的墙边微微前倾着身体,开始脱和服。伴随着的丝缎摩擦声和服带松开,再抽出几条腰带,和服带结绳掉了下来。

原先以为靠不住的月光,在眼睛熟悉以后也有相当亮度,只见背对他的凛子在月光中仿佛披着罩衫。

古时候高贵的妇女外出时都披一件从头到脚的薄衫,此刻的凛子看起来就是那个样子。因为她的和服还挂在肩上,身子前倾,正在脱内衣。

一般情况是先脱和服,接着脱长衬衣,然后是内衣,一件件按顺序脱,但此刻在已有肌肤之亲的亲密男人面前,她却仍然披着和服背对着他。

令久木痴迷的就是凛子的这份矜持和气质。

不久,她像是脱完了,仍披着和服走进浴室。

凛子走进浴室后,才脱光所有衣物。

久木追嗅着脱下的和服余香,在淡淡的光影中想到:

就是一开始端庄矜持的女人放开后才让人痴迷,原本就放荡的女人再淫乱,也难再添情趣。对男人这种心理她是知道抑或不知呢?浴室里微微传来凛子冲浴的声音。

为了等一下凛子要出浴室,久木关掉所有灯光。这动作看似在配合凛子,实则另有其盘算。房间里的温度就是全裸也无妨,窗帘未关的两扇窗透进微弱但透明的月光。

现在只等美丽的猎物出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