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章 秋天 9.性真的是文化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像一切生命都已灭绝的静寂中,先开口的是凛子。

“帮我解开……”

久木这才发现凛子的双手还被绑在腰后,蒙眼睛用的毛巾可能在最后激情交错的震撼中自行松开了。

久木把手绕到凛子身后,去帮她解开手腕上的绳结。

绳结刚一解开,凛子就用双手狠命捶打久木的脸和胸·部。

💑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你这个坏蛋,你太坏了。”

她生气手被反绑,久木任她捶打,静待她怒气平息了之后才试着问。

“不过,很舒服吧?”

凛子没回答,轻叹口气,轻微的颤动通过凛子的乳··房传递到久木的胸脯上。

“刚开始不是你让我欺负你吗?”

“谁想到你来真的。”

“下回还有更难受的。”

“你干吗要这样?”

“喜欢啊。”

凛子突然把额头抵在久木胸前,过了一会儿仍保持着这个姿势说:“我最近有点怪怪的。”

“为什么?”

“被那样整还觉得好……”

“比平常好吗?”

“只要想到眼睛被蒙着、手被绑着不得自由就兴奋……”

“是被虐待狂吗?”

“我不过不喜欢吃苦头。”

“放心,我那么爱你。”

纵然表面上看起来像虐待,但骨子里还是以爱情为基础,就算有时候一时兴起,真的变成了施虐被虐,只要根本上有爱情的存在,就不能说是异常。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爱情,所谓施虐或被虐也就不存在了。

“别人都那样做吗?”

“不会,没有人像我们这样相爱。”

倒不是看过别人做·爱,而是久木自己确信这一点。

“就只有我们两个……”

两个人一起疯狂释放情爱,也正因为疯狂使两人更加亲密,当然这种心态中也有着彼此不畏展示那种姿态的情分的骄纵与豁然。

久木仰卧,凛子轻轻侧卧,头靠在久木肩头。

保持这种姿势不动,久木想起什么似的。

“我可以问问吗?”

“什么事?”做·爱之后,凛子的声音有些沉闷。

“我是说你和他……”

直到现在久木还是无法把凛子的先生说成你丈夫。

“也做这种事吗?”

“什么话,”凛子突然严肃地回答,“不是说过早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那以前呢?”

好像凛子不想回答,保持着沉默。久木心想是不是干涉太多了?但还是不问不快。

“没这么舒服过?”

“没有……”凛子没好气地低声回答。

久木再次想像凛子那身为优秀医师的丈夫,很难相信那种男人不曾满足过太太。

“可是会吗?”

“他对这种事不太感兴趣。”

“可他不是很优秀吗?”

“那跟这个无关。”

久木到现在还很在意凛子先生是医学院教授这件事,不过这或许真的和性没什么关系。现实中,男人有钱有地位总能处于优势,可以挥洒权力,这从外表就可以看出,大家也这么认同。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项,那就是在性方面占优势,对男人来说也很重要,也是大家都很在意的。当然,这一点只靠外在不容易弄明白,不过是各凭主观臆断罢了。

如果真的要搞清楚这一点,去问和那男人有过关系的女人最好,但也未必就能得到明确的答案。

结果,除了彼此各怀鬼胎,疑神疑鬼之外,其他只能靠想像了。

但是现在凛子明确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虽然没有具体到有些什么异同,但可以确定久木是比她先生好。

“太好啦……”

看凛子这阵子的态度,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肯定这一点,但亲耳听她说出来,更觉踏实。

“开始我还以为成不了。”

“为什么?”

这个问题不易正面回答,老实说,当久木得知凛子先生的情况时自觉毫无胜算。无论社会地位,还是经济实力都比不过他,而且他还比较年轻。明知无法对抗仍闷头硬闯,这一方面是因为被凛子的魅力所吸引,同时也是因为他内心想着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损失的痞子心态。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不顾一切的方式反而有效。

此刻,久木在经济和地位上或许劣于凛子的先生,但在性这一点上却占优势。有地位金钱但妻子却有外遇的男人,和金钱地位较差却抢了别人老婆的男人,很难说究竟哪个好,但此刻的久木则完全满足于自己身为后者。

即使如此,久木仍深刻感受到性的不可思议。

男人与女人做·爱,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差异,从两者的身体构造来看,雄体侵入雌体,在花瓣包围中达到满足的过程都是一样的。

然而,就在这种简单的行为中却存在着各式各样的好恶,各有不同的反应,简直是千差万别,没有一对是完全相同的结合。

大概,愈是高级动物,性的变化也愈复杂多样,如果说人类位于其顶点,个中有着种种不同的情趣也属必然。

例如两人独处时的喁喁私语到心灵相通,而后接吻脱衣交合,这个过程不用说,就是之后消磨时间的方式直至分手,十个男人就有十种做法,十个女人也会有十种偏好。

把这些综合起来考虑,或许性真的是文化。

每个男人与女人,从出生、成长、教养、经验到感性,一切都会在性的场面中赤·裸裸地显现出来。而且麻烦的是,性不是看书上学就能了解的。当然,阅读有关性的书籍,多少能了解男女身体的构造与机能,但书本知识与现实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性·爱必须从实际体验中依据各自的感性去感受理解。说明白一点,不管你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也不管你多会考试,不懂的人就是不懂;反过来说,即使没上过学,懂的人还是会懂。

就这一点而言,没有比性更无阶级差别、更民主的了。

他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着,凛子低声问:“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只是想遇到你太好了……”

久木只说了这么一句,便紧拥住凛子,埋入无尽温柔丰腴的肉体中沉沉睡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