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章 秋天 7.女人栽培了男人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久木几乎已经能够事前预知凛子达到高·潮的瞬间,因为在她的声音和身体激烈挣扎扭曲的同时,身体深处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本来柔软温暖的花园随着激情燃烧而发烫,吸着力大增,紧紧吸住男人,而在到达高·潮的瞬间,内部的折皱呈现波浪起伏状态而轻微地痉挛。

凛子就从这时开始到达高·潮。

“不行了……”

心里虽想压抑,但是肉体已控制不住地更加狂放,或许是知道肉体已开始狂放,至少语言上要克制一些。

一旦狂奔而起的肉体已无法制止。

滚烫如火球般燃烧的凛子不停地痉挛达到高·潮后,女体如天鹅绒般紧裹着男人。这是男人愉悦的瞬间,为了获得这欢畅的一瞬,男人尽心温柔伺候女人,他们花费庞大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服侍女人,只是一心想共同拥有这高·潮瞬间。

不过,久木这时候却拼命忍住自己的冲动。

或许有人不解他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着这难得的快乐跑掉,但从头到尾看着心爱女人情欲炽烈燃烧殆尽达到高·潮,比自己也沉浸在快乐里更能让男人获得优越感和满足感。

虽然不再有年轻时的勇猛,但代之而来的是他多少学会了克制自己、冷静控制自己的技巧。这不能不说是失去激情勇猛后的补偿与成果。

此刻,久木就是利用这个成果让凛子一个人达到高·潮,而自己的性·器仍在女人身体中保持着稳定的呼吸。

性·爱似乎并不是年轻就行,本来男人的性冲动是与大脑密切相关、极为精神性的反应,因此当心里有所畏惧、不安或没有自信时,性·爱就无法顺畅进行。
年轻时虽有体力,但往往缺乏那种精神上的自信。

久木自己有过这种经验。刚进公司的时候和一个大他五岁的女人交往。她是新话的后起之秀,在新宿的酒吧上班,过去曾和在演艺圈有花花公子之称的制作人有一腿。虽然他们已经分手,可是每当久木跟她做·爱时,脑海中就会想起那个男人。

最糟糕的是男人容易意气用事并且死要面子,和女人做·爱时总希望对方说他比以前的男人好,有技巧。然而愈是这样希求、努力,愈是感到焦虑而萎缩。

男人常说“男人比较敏感”指的就是这个,面对女人感到放心和自信,远比虎头蛇尾的年轻有劲来得重要且有效。

久木接触那个女人时也是这样,愈是心焦愈是不济事,年轻的肉体输给想像中的花花公子。

现在回想起来,那女人的对应技巧也高明,她告诉萎缩的久木“不要紧”,并温柔地配合他直到他能重振雄风。

如果那个时候她一脸不耐烦又冷嘲热讽,搞不好久木连年轻的自信也会丧失掉,永远为性·爱情结烦恼哩。

在这一层意义上讲,是女人创造了男人,或许该说是女人栽培了男人。

如今正本溯源,久木让凛子情欲高涨的原动力,也正是这类女人栽培出来的结果。和女人一起达到高·潮固然很好,但看着女人先达到高·潮,这种感觉也不坏。前者有自己沉溺其中的愉悦,后者有把心爱女人送进快乐花园,让她充分满足的优越感。

现在的久木,前者只做到一半,后者却已获得了无以复加的满足,另外他自己还没有完全耗尽精力,尚有余力再度引领女人进入性·爱的花园。

凛子当然不知道男人这种微妙的内在感觉,只是专注地沉浸在情感满足的余韵里,全身放松地躺在床上。

女人的姿态中,没有比这高·潮过后一无防范更生动诱人的了。她已不再紧张,也无意反抗,回味着刚才的愉悦全身像被轻度麻醉了一般。看见这样松懈、毫无抵抗的姿态,男人再次对她兴起无尽的爱。

女人能够展现这种毫无防备的姿态,就是信赖男人,任其摆弄的证据,看到这个证据,没有男人不生怜惜。

久木轻拥凛子的肩膀。

酥麻状态中的女人身体毫无抗拒,主动挨过来,全身贴着久木。

凛子的身躯还留着高·潮余韵,有些汗湿而滚热。久木抱着她,再度爱抚她的背低声问:

“好不好?”

明知不必问,男人还是想以语言再度确认。

女人柔顺地点点头,男人又问:“怎么好法?”

凛子羞于回答,假装没听到,男人怨她故作糊涂,再次伸手触抚她的敏感处,凛子上身微微扭曲。

“不要……”

凛子想拨开他的手,久木不理她,继续不停地爱抚,女人身体似乎再度激情起来。尽管刚经历一次高·潮快要死过去了似的,但女人身体恢复得极快。

刚才还像是被起伏的波浪打到岸边的海藻随波逐流漂浮不定,此刻又迅速恢复了生机,追寻更强烈的快·感。

的确,若说男人的性是有限的,则女人的性近乎无限,

以有限对抗无限,毫无胜算。幸好久木还没有释放自己,刚才努力抗拒那激烈的诱·惑,在到达高·潮之前克制住了,才勉强有余力应付女人新的欲求。

为了对抗再度燃烧着激情的女体,男人再度奋起,只是稍改刚才的游戏方式。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的确,若说男人的性是有限的,则女人的性近乎无限,以有限对抗无限,毫无胜算。

  2. 匿名说道:

    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你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