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章 秋天 2.男人话题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上,久木到银座的数寄屋大街的小料理店和衣川会面。衣川以前也来过,可店里最近改装过,他一下有些认不出来了。

“焕然一新,我还以为是别家店呢。”

店的大小没变,只是黑漆发亮的柜台及桌子全换成白木,椅子数量增加,装潢显然与

以前不同。“是不是太亮了点?”

老客人怀念从前的店内风情,但年轻客人比较喜欢现在这样,老板只是笑嘻嘻地不置可否。

“这——样子改了倒糟糕。”

可以一边喝酒一边大放厥辞,是他们喜欢这店的原因之一。两人点了老板推荐的石鲷生鱼片和土瓶蒸,先用啤酒干了杯。

梦*阮*读*书m e n g R u a n_c o m _

“好久没在银座喝酒啦!”

“这种小场面尽管找我,反正我还欠你。”

“说的是,今天我可要喝个够。”

久木说的是拿了在文化中心演讲的演讲费,衣川却像是在说凛子。

“说真的,你那教楷书的她怎么样?”

突然被他这么一问,久木慌乱地灌口啤酒。

“还在继续见面吧!”

“呃……有时候……”

“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待我觉得不妙时已来不及了。”

凛子是衣川介绍给久木认识的,和凛子交往两个月后,他才向衣川招认他们的事。“前些时她来中心,一阵子不见,人变得性感了许多。”

凛子负责的楷书课程已经结束,可能是陪别的书法老师到中心去的。

“不过,你得适可而止,让那种女人当真了可是造孽。”

衣川的言外之意就像说是他让那种一无所知的纯情主妇为爱痴狂,陷入不正常的世界里。

当然,他不是不知道衣川这么说的心情,女性是可能一开始就让男人随心所欲操纵,完全没有自我意志,乍看像是男人珍爱女人,实则像把玩一个没有意志的人偶。

老实说他和凛子的情况,应该不是他单方面引诱,把她勉强拽入不伦的世界里。

就像鱼水相偕,爱情若无彼此吸引投缘,还是很难成立的。

久木不是要找借口,而是他在接近凛子时凛子也正在寻求着什么,即使不是爱情或是男人那么直接的东西,但她确实有得不到满足的空虚。

虽然邂逅之后有一段时间她从不谈起家庭,但从她偶尔不经意触及这个话题时,只嘀咕“在家里也不快乐……”就可以察觉这一点。

在那以后虽是男方积极主动,但女方也有相对回应,而两人像现在这般激情高涨,无所畏惧,似乎是女方更放得开。

当然,衣川并不知道这些细节。

久木为衣川斟满刚烫好的清酒。

“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因为和别的老师一起,没深入多谈,但看得出她有些痛苦。”

“痛苦?”

“也许是我敏感了,觉得她像是钻入牛角尖,但反而显得性感迷人。”

衣川也用这种眼光看凛子吗?久木瞬间觉得怏怏不乐。

久木像是要挥去这层不快而改变话题,问起他的工作情况。

照衣川说,这一阵子各地陆续办起文化中心,竞争得很激烈。幸好衣川这边招牌老,还招架得住,不过竞争若再激烈一点,就需要根本改变经营方式,今天出来也是为跟总社商量这件事。

“总归一句,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比较起来,还是你轻松愉快。”

“没这回事。”

闲差也有闲差的苦衷,但说出来不过就是牢骚罢了,久木因而不语,衣川叹口气。“在公司做事,不管你是忙碌还是闲,薪水又没多大差别。”

这确是事实,久木跟以前比较,只减少了职务津贴,工资总额倒是没减多少。

“我可不是自己喜欢闲着。”

“我知道,不过我也应该像你一样,工作差不多就好,再找个喜欢的女人共享鱼水之欢。”

“喂,不是这样吧!”

“男人辛勤工作,到头来无非是为了找个好女人据为己有,这是自然界的共性。雄性拼命寻饵,打倒对手,最后想得到的无非是雌性的身体和爱情,都是为了这个才不断生死搏斗。”

久木有些不安,担心旁边的客人听见,但衣川毫不在意地继续说。

“也不是受了你的刺激,但这一阵子我特别想谈个恋爱,找个好女人来一场浪漫之恋,上了年纪还这样,真奇怪!”

“一点儿都不奇怪,就是上了年纪才会这样。”

“总觉得这样下去会遗漏掉什么重要东西就结束人生似的。”

过去,怎么看衣川都是事业心重的人,在社会部时也热心谈论时政和社会问题,几乎没有什么艳闻。在搞出版的久木看来,他像有点不知变通的硬汉,如今听他说“想谈恋爱”,几乎以为面前换了个人。

这个转变是身处文化中心那个需要面对许多女性的职业环境的原因呢?还是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是年龄的关系?

“可是,我恐怕是不可能!”

才说想要谈个恋爱,衣川突然又丧气地说:

“恋爱需要过人的精力和勇气吧!”

这一点正是久木已经切身体会到的。

“总之,工薪族面临的社会现实太过严酷,你被贬职也就罢了,我呢老实说还不到那个地步,虽然不是社内菁英,至少还沾着主流的边,以我现在的立场若是闹出绯闻,不知会被讲成什么样子,现在的日本社会尽是些嫉妒中伤别人的家伙。”

“身为社会菁英确实没什么自由。”

“何况前提还要有钱有闲,手上没钱,哪来的闲情逸致。”

衣川说着,口气有些自暴自弃。

“像你有钱倒好。”

“没那回事。”

嘴上虽然否认,但久木现在和同龄人比较,确实稍微宽裕些。年薪近两千万日圆,继承了父母位于世田谷区的一栋房子,独生女儿也已出嫁,加上太太还在陶器工厂兼差,他是有不少可自由支配的零花钱。

当然,为了和凛子的爱情,花点钱他是不在乎的。正想着,衣川为他斟酒,白色的细陶酒杯里,斟进的酒汁闪着琥珀色的光彩。

久木端在手中看着,脑子里又想起凛子白嫩的肌肤。

她此刻正在做什么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