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章 落日 3.落日余晖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那以后,他几乎每天都打电话约她,经过几次接触之后,两人正式发生关系是在今年春天。

就如当初预感到的那样,凛子果然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但之后久木又再次思索自己究竟是迷上她哪一点?

她的五官不是特别美,但细致可爱,就像一般已婚妇人般丝质保守套装裹着娇小匀称的躯体。三十七岁,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但是最吸引久木的,还是凛子在书法上的才华,她尤其擅长楷书。虽然只是短期的,她到文化中心来只教楷书。

初次见面时,凛子展现出楷书般的端庄典雅,而后慢慢显现她的温柔体贴,在某一天以身相许后即确确实实地放开矜持而趋于开放。

这个转变的过程在久木看来,是那么可爱、娇艳,令他不禁痴迷难返。

性·爱之后的两人肌肤紧贴,彼此的感觉立刻传给对方。

此刻,当久木偏头望向窗帘紧拢的窗户时,凛子的左手便似有些胆怯地紧攀着他的胸,久木轻轻按住她的手,看看床头柜上的钟,六点十分。

“太阳差不多要落山了。”

从落地窗可以看见七里滨的海和江之岛,夕阳应该沉向那边。昨天两人抵达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刻,火红的太阳正沉入通往江之岛的桥头丘陵背后。

“要看吗?”久木对凛子说着从床上起身,披上掉在地板上的睡袍,拉开窗帘,瞬间,眩眼的斜光流入室内,照射在地板以及整张床上。

“刚好赶上……”

夕阳此刻正照在与江之岛相对的丘陵上,把天空的下半部染成朱红,缓缓下沉。

“过来看嘛!”

“这里也看得到。”

还裸着身体的凛子好像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光亮,用被单裹着全身,转过身来向着窗户。

“比昨天还红还大。”

窗帘整个拉开,久木回到床上,与凛子并肩躺着。

夏天刚刚结束,饱含热气的雾霭弥漫空中,落日融入那雾霭中,看起来膨胀些,但下半部一旦沉入丘陵背后,便急速萎缩,变成血凝成似的鲜红的球。

🐕 梦·阮*读·书 - 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夕阳。”

久木听在耳中,想起稍早前凛子说过她子宫像太阳那句话。

此刻,凛子火热的躯体也像天空中消失的落日一样逐渐冷静下来了吧。

久木一边想像,一边从凛子身后靠过去,一只手按在她的下腹部。

夕阳留下鲜红的光芒消失在丘陵那端后,天空迫不及待似地变成紫色,夜幕悄悄掩下。太阳一沉,夜的来临突然加速,刚才还金光闪闪的海面瞬即涂上墨色,远处的江之岛的轮廓随着海边的灯光浮出海上。

久木昨晚来到这饭店后,才知道江之岛上有座灯塔,灯塔所照射出来的细细光带划过晚霞未央的天空。

“天黑了。”

凛子低声说,久木点点头,瞬间,凛子像是想起家里的事,立刻屏息无声。

听衣川说,凛子的先生是东京某大学医学院教授,年纪比凛子大了近十岁,大概四十七八吧!

凛子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他“只是认真这点可取”,但是久木通过熟人打听到,他长得又高又帅。

既然有那样好的丈夫,凛子为什么和自己这样的男人亲密相处呢?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知道就算问凛子,她也不会老实回答;就算知道了答案,也没有什么意义。对久木来说,相会的此时此刻才真正重要。

他希望两人独处时能忘掉彼此家里的事,沉浸在只有两人的世界里。

虽然心中这么期待,但凛子刚才望着夜色渐掩的天空时脸上确实笼罩着一层阴翳。

他和凛子从昨天下午就在一起,今天已是第二天,今晚再宿一夜,她就是连续两晚在外过夜了。

当然,这是凛子一开始就答应的,可能她只是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空,突然想起家里而感到不安了吧?

久木像是要确定女人心中所想似地悄悄伸手到她左乳··房下。凛子的乳··房不算大,但浑圆而有弹性。久木用手抚摸着那丰腴、柔软的乳··房,在感受着它的温润中,继续想着。

刚才那一瞬间掠过凛子脑海的究竟是什么?

他很想问,但说出口的是另一句话。

“要起来吗?”

看着落日沉入海面,两人还躺在床上。

“请拉上窗帘好吗?”

久木照她吩咐拉上窗帘,凛子用床单裹在胸前,下床拾起散落在床边的内衣。

“好像日夜颠倒似的……”

回想一下,午后开车从七里滨绕到江之岛,回到饭店时已经三点。

之后直到太阳西沉,两人都一直在床上。

久木对自己有些讶异,走到隔壁房间,从冰箱里拿出啤酒来喝。

就这样眺望黑黑的海好一阵子,凛子淋浴后走出来。她已经换上白色洋装,头发也用同色发带系在脑后。

“该吃晚饭了,要去外面吃吗?”

昨晚在饭店二楼可以观海的餐厅吃的晚餐。

“不是已经订位了吗?”

吃饭时经理过来打招呼,久木告诉他今晚还住在这里后,他说会准备在这附近打捞的鲜鲍鱼。

“那就再去一次。”

是否还留着性·爱之后的倦怠?凛子似乎无意离开饭店。

“今晚恐怕会醉哦!”

听久木这么说,凛子微笑的脸上已无先前的阴霾。

久木在打电话确认好座位后,和凛子一起到二楼餐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