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岛的秘密 第九章

儒勒·凡尔纳2015年07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少年的病况正常地好转了。现在只等一件事,就是等他病势好转到一定的程度,就把他抬回"花岗石宫"去。不管畜栏盖得多么好,里面什么都不缺,但是总不比"花岗石宫"那样舒服,那样适合健康。并且,畜栏里也不如那里安全,虽然居民们非常小心,他们还是怕罪犯们暗地里向他们开枪。在"花岗石宫"里就不同了,它在坚固而高耸的峭壁中间,在里面用不着顾虑什么,任何进攻的企图都注定会失败的。于是他们焦急地等待着,一旦等到赫伯特不致因移动而给创口带来危险的时候,他们就要动身了。要想通过啄木鸟林虽然有很大的困难,他们还是下定决心要搬回去。

他们得不到纳布的消息,但是他们并没有为这件事而担心。勇敢的黑人坚守在"花岗石宫"里,是不会受到袭击的。他们没有再派托普到他那里去,因为把这只忠实的狗送给敌人射击,只能使居民们丧失一个最得力的助手,决不会有任何好处。

因此,虽然他们急着要到"花岗石宫"里去聚会,但还是等待着。工程师看到自己的兵力分散,使海盗们有机可乘,感到非常苦恼。自从艾尔通失踪以后,只剩下他们四个人在对抗五个匪徒,赫伯特现在当然不能计算在内;这一点,勇敢的少年非常关心,他十分明白自己给大家造成的困难。

11月26日,当赫伯特睡着了听不见的时候,赛勒斯·史密斯、吉丁·史佩莱和潘克洛夫详细地讨论了在他们所处的环境里,应该怎样对付海盗的问题。

"朋友们,"他们谈过纳布以及不能和他联系的问题以后,通讯记者说,"我的想法和你们一样,如果从畜栏路上冒险走回去,那末,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依我看,我们倒不如大张旗鼓地去追赶这帮匪徒。"

"我完全同意,"潘克洛夫说。"我敢说我们都不是怕吃子弹的人;拿我来说吧,只要史密斯先生答应,我随时都可以冲进森林去!真是岂有此理!只要是人,不是一个抵一个吗?"

"可是抵得了五个吗?"工程师问道。

"我和潘克洛夫一起去,"通讯记者说,"我们两个人全副武装,带着托普……"

"亲爱的史佩莱,还有你,潘克洛夫,"史密斯说,"我们冷静地考虑一下吧。要是罪犯们躲在荒岛上一个什么地方,如果我们探清了那个地方,只等把他们赶出来,我是会直接向他们发动进攻的;可是事实恰好相反,他们肯定会先开枪打我们,这是一点儿也不用怀疑的。"

"可是,史密斯先生,"潘克洛夫叫道,"子弹不一定就能够打中的。"

"赫伯特却被打中了,潘克洛夫,"工程师说。"并且,你再想想,你们两个人离开了畜栏,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防守了。你想,你们走的时候,罪犯们会看不见吗?他们明知道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受了伤的孩子和我,难道不会放你们到森林里去,乘你们不在的时候,向这里进攻吗?"

"你说得对,史密斯先生,"潘克洛夫憋着一肚子气回答说。"你说得对,他们知道畜栏里什么都有,他们会尽一切力量来重新霸占畜栏的;你一个人当然挡不住他们。"

"唉,要是我们在花岗石宫里就好了!"

"要是我们在花岗石宫里,"工程师说,"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那里把赫伯特留给一个人照顾,让其余的三个人到森林里去搜索,那我完全用不着担心。可是现在我们是在畜栏里,最好还是等到大家能一起走的时候再离开这里。"

赛勒斯·史密斯的论点是无可辩驳的,他的伙伴们非常明白这一点。

"要是艾尔通还活着就好了!"吉丁·史佩莱说。"可怜的人!他回到集体中间来仅仅是那么短短的一段时期。"

梦 = 阮 = 读 = 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这是不是说他已死了。"潘克洛夫用一种奇怪的嗓音补充了一句。

"那么,潘克洛夫,你认为匪徒们没有把他杀死吗?"吉丁·史佩莱问道。

"是的,如果对他们有利,他们不会杀死他的。"

"什么?你认为艾尔通一看见他过去的党羽,就会忘记我们对他的好处……"

"那谁知道呢?"他也觉得这种可耻的想法有些说不出口,因此说的时候吞吞吐吐。

"潘克洛夫,"史密斯抓住水手的胳膊说,"这是一个很坏的想法,如果你坚持要这样说,你会使我非常痛心的。我敢担保艾尔通是忠实可靠的。"

"我也敢保证。"通讯记者也急忙补充道。

"是的,是的,史密斯先生,我错了,"潘克洛夫说,"我的想法的确太坏了,这样想是没有丝毫根据的。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已经晕头转向了。成天关在畜栏里使我烦得要命,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不安心。"

"耐心点,潘克洛夫,"工程师说。"亲爱的史佩莱,你认为要再过多久才能把赫伯特抬到花岗石宫去呢?"

"那很难说,赛勒斯,"通讯记者答道,"只要有一点不小心,就可能引起严重后果。可是他现在一天比一天好转,如果继续增加体力,那么从现在起,八天以后——嗯,我们再等等看吧。"

八天!这就是说,要延迟到十二月初才能回"花岗石宫"。现在春天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气候很好,也开始热起来了。荒岛上森林的枝叶已经长得非常茂盛,按季节说,收割的时候也快到了。因此,回到眺望岗的高地以后,除了按照计划彻底探索荒岛以外,接着就要下地干重活了。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移民们这样困守在畜栏里,所受的损失是非常严重的。

他们在这种环境下作了不得已的让步,然而他们内心里是十分焦急的。

有一两次,通讯记者冒险到栏外的路上去,在栅栏周围巡视。托普陪着他,吉丁·史佩莱扣着板机,随时准备迎接任何危险。

他没有遇到什么灾难,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只要有一点危险,托普就会警告他的;既然它没有叫,可以这样说,至少当时没有什么可顾虑的,罪犯们大概在荒岛的其他地方干什么勾当去了。

11月27日那天,吉丁·史佩莱进行了第二次侦察,他往山的南部,冒险向森林里深入了四分之一英里。这一次他感觉出托普似乎闻到了什么。它不象过去那样漫不经心了。它来回乱跑,在野草和灌木中间搜索,好象闻到什么可疑的东西似的。

吉丁·史佩莱跟着托普,他一面鼓励它,唤起它的注意,一面留神监视,他躲在树的后边,随时准备开枪。托普所闻到的,也许不是人;因为根据过去的习惯,如果是人,它总是阴沉沉地低声怒吼。现在它并没有怒吼,可见附近并没有危险,也没有危险即将到来的迹象。

过了将近五分钟,托普还在搜索,通讯记者小心翼翼地跟着它。突然,托普向一棵枝叶茂密的灌木冲去,一会儿衔出一块破布来。

这是一块肮脏的破布,史佩莱立刻把它带回畜栏。移民们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从艾尔通背心上撕下来的一块毡子,正是独一无二的"花岗石宫"工场里的产品。

"你看,潘克洛夫,"史密斯说,"不幸的艾尔通曾经反抗过。罪犯们硬把他架走了!你还怀疑他不忠实吗?"

"不怀疑了,史密斯先生,"水手回答说,"我早就后悔不该这样怀疑了!可是我认为通过这件事情,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来。"

"什么结论?"通讯记者问道。

"艾尔通不是在畜栏里被杀的!他既然挣扎过,那么被架走的时候,他一定还没有死。因此,也许他还活着呢!"

"的确,这是可能的。"工程师答道,他还在沉思。

艾尔通的伙伴们现在可以抱着这样一个希望了。在这以前他们是这样想的,艾尔通在畜栏里遇到了袭击,象赫伯特似的,被一枪打倒了。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罪犯们没有打死他,如果他们把他活着架到荒岛的其他地方去,能不能认为他目前还在作他们的俘虏呢?也许罪犯们中间有人认出了艾尔通是昔日的逃犯首领,化名为彭·觉斯的澳洲伙伴。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妄想使艾尔通重新入伙呢?如果他们能使艾尔通变成叛徒,对他们说来,用处是很大的!

经过大家的分析,畜栏里的人一致认为这件事对自己有利,他们不再认为不可能重新找到艾尔通了。在艾尔通这方面来说,只要他还是个俘虏,他一定会想尽办法从匪徒们的魔掌里逃出来的,这对居民们说来,将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帮助!

"不管怎么样!"吉丁·史佩莱说,"如果艾尔通真能侥幸地逃出来,他一定会直接到花岗石宫去的,因为他还不知道匪徒们这次的暗杀阴谋,以及赫伯特作了阴谋的牺牲品,所以他绝想不到我们会困守在畜栏里!"

"啊!但愿他在那儿,在花岗石宫里!"潘克洛夫叫道,"但愿我们也在那儿!要不然这些流氓虽然没法破坏我们的房子,他们却可能去洗劫我们的高地、农场和家禽场!"

潘克洛夫已经变成一个十足的庄稼汉了,他从心里挂虑他的庄稼。但是必须说明,最急于想回"花岗石宫"的却是赫伯特,他知道目前居民们最好是回到那里去。但是大家却因为他而固守在畜栏里!因此,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畜栏,什么时候能够离开?他相信他已经可以经得起迁移的劳累了。他深信在自己那间面临大海、有海风调节空气的房间里,他的体力一定可以恢复得更快的!

他几次催促吉丁·史佩莱,可是史佩莱始终没有下令动身,他的理由很正确,创伤还没有完全收回,怕在路上重新迸裂开来。

可是,不久发生了一件事,使赛勒斯·史密斯和他的两个伙伴不得不答应少年的要求。天晓得,这个决定竟会给他们带来悲痛和悔恨。

11月29日晚上七点钟,三个居民正在赫伯特的房里谈话,突然听到托普急促的吠叫声。

史密斯、潘克洛夫和史佩莱抓起枪就往外面跑。托普在栅栏底下一面叫,一面跳,但是它好象很高兴,而不是发怒。

"有人来了。"

"是的。"

"不是敌人!"

"会不会是纳布?"

"也许是艾尔通?"

工程师和他的两个伙伴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个东西翻过栅栏,跳进畜栏来了。

原来是杰普,是小杰普亲自来了。托普立刻向它表示热烈的欢迎。

"杰普!"潘克洛夫叫道。

"准是纳布派它到我们这儿来的。"通讯记者说。

"那么,"工程师说,"它身上一定有信。"

潘克洛夫急忙跑到猩猩身边去。肯定地说,如果纳布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传达给他的主人,他再也找不到比杰普更可靠更迅速的通讯员了;不仅移民们没法通过的地方它能走,甚至连托普走不过去的地方,它都能过去。

赛勒斯·史密斯没有猜错。杰普的脖子底下挂着一个小口袋,口袋里有-张纳布亲笔写的纸条。

当史密斯和他的伙伴们看到下面这些话的时候,他们的懊恼是可以想象的。

星期五早上六点钟。

高地遭到罪犯的侵袭。

纳布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句话也没有说,然后回到屋子里去了。他们该怎么办呢?罪犯们在眺望岗上!那就意昧着灾难、抢劫和破坏。

赫伯特看见工程师、通讯记者和潘克洛夫进来,就已经猜到他们的处境大概又变坏了,等到看见杰普,他毫不怀疑,"花岗石宫"准是遭到了不幸的威胁。

"史密斯先生,"他说,"我一定要走;我经得起路上的劳累。我一定要走。"

吉丁·史佩莱走到赫伯特的身旁,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

"那么,我们走吧!"

究竟用担架抬赫伯特,还是用艾尔通驾来的大车呢?这个问题很快就决定了。用担架抬对受伤的少年比较适合一些,但是它需要两个人抬,也就是说,如果在路上遇到攻击,要自卫就少了两支枪。相反地,如果利用大车,不就能把所有的人手都腾出来了吗?至于怕沿路颠簸,他们如果把赫伯特现在所铺的垫子放在车上,尽量小心地前进,不就可以避免了吗?这是可以办到的。

大车拉过来了。潘克洛夫套上野驴。赛勒斯·史密斯和通讯记者把赫伯特连垫子一起抬起来,放在大车里边。天气很好。明媚的阳光穿过树木,照耀着。

"枪都准备好了吗?"赛勒斯·史密斯问道。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工程师和潘克洛夫每人拿了一支双筒枪,吉丁·史佩莱带着他的步枪,现在只等出发了。

"你不觉得难受吗,赫伯特?"工程师问道。

"史密斯先生,"少年回答说,"你放心,我不会死在路上的!"

说话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来,可怜的少年鼓起了他的全身精力,在坚强的意志下,他振作起微弱的力量来。

工程师心里感到一阵难受,他还有些犹豫,不想下出发命令;可是那会使赫伯特失望的——也许会使他灰心郁闷而死。

"走吧!"史密斯说。

畜栏的门开了。杰普和托普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保持安静,它们在前面引着路。大车出来以后,门又关上了。潘克洛夫牵着野驴,慢慢地向前走去。

如果不走畜栏路,另外选一条小道,肯定要比较安全些;可是,那就要从树底下穿过去,大车走起来很不方便。因此,虽然罪犯们非常熟悉这条道路,但他们还是非从这里走不可。

赛勒斯·史密斯和吉丁·史佩莱一边一个,跟着大车前进,随时准备迎敌。其实,这时候罪犯们多半还没有离开眺望岗的高地呢?

纳布显然是在发现罪犯以后,立刻就把信写好发出去的。信上所写的时间是早上六点钟。机灵的猩猩来惯了畜栏,几乎用不了三刻钟,就可以从五英里以外的"花岗石宫"来到这里了。因此,在这路上的时候他们是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如果要开枪格斗,大概也得等到离"花岗石宫"不远才有可能。然而移民们还是小心地戒备着。杰普拿着棍子,和托普两个有时在前走,有时在路旁的森林里探索,都没有表示遇到什么危险。

潘克洛夫作向导,领着大车慢慢地前进。离开畜栏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半。走了一个钟头,五英里的路程已经走了四英里,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沿路的情况和慈悲河到格兰特湖之间整个的啄木鸟林一样,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动静。现在没有什么需要发警报的。森林里和居民们第一天着陆的时候一样,没有丝毫人迹。

快到高地了。再过一英里,就可以看见甘油河上的吊桥。赛勒斯·史密斯猜想吊桥一定还好好地架在河上;他认为如果罪犯们已经跨过桥梁,渡过环绕高地周围的小河,为了小心起见,他们一定会把吊桥放下来,作为后退的余地的。

终于,透过树木之间的一个空隙,可以看见海平线了。大车还在继续前进,护送的人谁也不想把它扔下来。

这时候,潘克洛夫突然勒住野驴的缰绳,用沙哑的嗓音大叫道:

"啊!这些强盗!"

他指着前面,只见一股浓烟从磨坊、棚屋和家禽场的房舍那里升向天空。

在浓烟里,有一个人在行动。那是纳布。

伙伴们喊了一声。纳布听见以后,立刻向大家奔过来。

原来罪犯们破坏了高地,离开这里已经快半个钟头了!

"赫伯特先生呢?"纳布问道。

吉丁·史佩菜回到大车旁边来。

赫伯特已经昏迷过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