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岛的秘密 第八章

儒勒·凡尔纳2015年07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事实说明,罪犯们还在附近监视着畜栏,企图把居民们一个一个地杀死。对待这些强盗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他们当作野兽。现在居民们必须加倍小心,因为目前的形势对这帮匪徒有利,他们看得见居民,居民却看不见他们,他们可以采取冷不提防的突击,而本身却不会受到意外的进攻。于是史密斯作了一些安排,打算住在畜栏里。这里的食品还可以维持一个相当长的时期。艾尔通的房子里备有各种生活必需品,由于居民们来得突然,罪犯们来不及把东西抢走就吓跑了。根据吉丁·史佩莱的估计,事情的经过可能是这样的:这六个罪犯在岛上登陆以后,沿着南部海滨前进,他们从盘蛇半岛的海岸这边一直穿到海岸那边,没有冒险进入远西森林,却到了瀑布河口。从河口沿着右岸可以一直走到富兰克林山的支脉下,在那里不难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这样,很快就发现当时没有人住的畜栏了。他们在这里正式地住了下来,随时准备着实现他们可怕的阴谋。艾尔通回到畜栏里来使他们吃了一惊,可是他们到底想法子打败了这个不幸的人——其余的情况就不难想象了!

不错,现在只剩下了五个罪犯,可是他们却都是全副武装,而且在森林里出没。要冒险到森林里去,就等于送上门去让他们打;对于他们的攻击,既不能预防,又不能阻止。

"等着吧!现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赛勒斯·史密斯一再地说。"等赫伯特好了以后,我们要在岛上进行一次全面的搜捕,那时候就可以拿这帮罪犯出一口气了。这就是我们大规模出征的目的,同时……"

"我们还要寻找那位神秘的保卫者,"吉丁·史佩莱接着说出了工程师要说的话。"啊,应该承认,亲爱的赛勒斯,在这次最紧要的关头,他却没有保护我们!"

"谁知道呢?"工程师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通讯记者问道。

"我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呢,亲爱的史佩莱,他也许会在另外的一个场合,运用他的创造性的力量的。可是这不是当前的重要问题,现在重要的是赫伯特的性命问题。"

这是居民们最担心的事。又过了几天,幸而可怜的少年,情况并没有恶化。冷水始终保持着适当的温度,因此到现在为止,创口一点儿没有发炎。由于靠近火山,水里含有少量的硫,通讯记者甚至觉得它能直接起医疗作用。多亏周围的人不断看护,赫伯特保住了性命,化脓比以前少得多了,热度也下降了。由于他们严格地限制他的饮食,因此他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而且以后还要继续一个时期;然而清凉的饮料却可以尽量喝,同时,对他说来,只要保持绝对的休息就有莫大的好处。赛勒斯·史密斯、吉丁·史佩莱和潘克洛夫敷裹少年的创口的技术已经十分高明。屋子里的布料全都给他用光了。赫伯特的创口上盖着敷布和棉花,包扎得不松不紧,以便使创口合拢而不致最后出现发炎的反映。通讯记者在敷裹的过程中十分仔细,他知道这道手续的重要性,他一再向伙伴们谈到绝大部分的外科医生都承认的一件事实,那就是:良好的敷裹比良好的手术更加少见。

十天以后,11月22日,赫伯特的身体好得多了。他已经开始吃一些营养品。他的脸上重新出现了原有的光彩,他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对看护们微笑着。尽管潘克洛夫费尽气力,不住嘴地和他说话,把最稀奇古怪的故事讲给他听,好不让他有机会开口;可是他还是说了几句。赫伯特问到艾尔通,他以为艾尔通还在畜栏里,因为没有看见他,感到有些奇怪。水手为了不让赫伯特难受,只好回说艾尔通和纳布一起保卫"花岗石宫"去了。

"哼!"潘克洛夫说,"这些强盗!这些家伙丝毫也不值得怜借!史密斯先生还想用仁义道德去说服他们呢:我也要给他们一些仁义道德,不过我的仁义道德就是大粒的子弹!"

"以后没有再发现他们吗?"赫伯特问道。

"没有,孩子,"水手回答说,"可是我们会找到他们的,等你好了以后,我们就可以瞧瞧,看这些暗箭伤人的胆小鬼敢不敢露面!"

"我的身体还很弱呢,我的潘克洛夫!"

"不要紧!你的体力慢慢就会恢复的!一颗子弹打穿胸口算得了什么?简直是开玩笑: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情况终于好转了,要是不再有什么共发症,赫伯特的痊愈就可以肯定了。可是,如果他的伤势比现在严重得多——譬如枪弹在身体内部没出来,或是必须锯断手足——那时候移民们该怎么办呢?

"真的,"史佩莱不止一次地说,"一想到这种意外的时候,我就止不住要打寒噤!"

"可是,如果到了不动手术就不行的时候,"史密斯有一天对他说,"你会犹豫吗?"

"不会,赛勒斯!"吉丁·史佩莱说,"可是谢天谢地,幸亏没有发生这样的共发症!"

🐷 梦`阮`读`书w w w .men g Ruan . c o m .

居民们过去曾经屡次运用他们的简单而良好的理智进行分析讨论,这次和往常一样,多亏他们的一般常识丰富,结果又成功了!但是会不会遇到用尽他们的全部科学知识,仍旧解决不了困难的时候呢?社会上是必须有各种人在一起互相依赖的,岛上却只有他们这一群人。赛勒斯·史密斯非常明白这一点,有时候他问自己,如果遇到他们无能为力的情况时,那应该怎么办呢?他还有一种看法,他和他的伙伴们一向是幸运的,现在似乎进入一个不幸的阶段了。可以这样说,自从他们逃出里士满,两年半以来,他们向来是想什么就能够有什么。岛上供给了他们大量的矿物、植物和动物。自然界不断地供应各种物资,他们也就不断地依靠自己所掌握的科学知识,充分地加以利用。

因此,小队是十分幸福的。并且,在某些情况下,还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帮助他们!……可是,这一切都仅仅是过去的情况。

一句话,赛勒斯·史密斯感到他们开始走下坡路了。

的确,由于罪犯们的船来到荒岛的沿海一带,虽然海盗们可说是神秘地毁灭了,但是至少其中有六个人逃脱了这场灾难。他们在岛上登了陆;要想捉住这五个残匪几乎是不可能的。艾尔通一定已经被他们杀害了,他们携带着武器,第一次使用武器,就险些要了赫伯特的命。史密斯常常想:这仅仅是厄运给移民们的第一次打击吗?通讯记者也常常这样反复地思索;他还感到,一向给他们很大帮助的神奇而有效的援救,现在对他们也不灵了。不管这个神秘的人是谁,反正肯定是有这么一个人的,他是不是已经离开荒岛了呢?是不是也轮到他没有办法的时候了呢?

这些问题是无法解答的。但是我们却不能认为,由于史密斯和他的伙伴们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就灰心绝望了。决不是那样。他们面对着自己的处境,分析了一切可能,随时准备应付任何一种局面;他们坚忍不拔,不屈不挠地迎接未来。即使最后要遭到灾难的打击,他们也会勇往直前地进行斗争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