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荒岛上的人 第八章

儒勒·凡尔纳2015年07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在一月份的第一个礼拜赶制了队里所需要的衣服。所用的针都是箱子里的,他们的手虽然不巧,却很有力,我们可以肯定,做出来的活儿是很牢固的。

居民们并不缺少线。多亏赛勒斯·史密斯的倡议,他们用气球上的旧线,解决了缝纫上的问题。吉丁·史佩莱和赫伯特以惊人的耐心把它们全拆了下来,潘克洛夫则感到这项工作对于他简直是不能容忍,于是就半途而废了,可是在缝纫方面却是谁也比不上他。的确,水手们擅长缝纫,这是谁都知道的。

他们从焚烧植物的灰里取得小苏打和钾碱,用来洗净气囊的布料,经过洗涤以后,棉布上的油漆都脱落了,恢复了它原有的柔软和弹性,晾干以后,它就洁白如新了。他们缝制出好几打衬衫和袜套来——当然,这些袜套不是针织的,而是棉布做的。这群居民换上了干净的布衣,他们感到多么的舒适啊!固然这些布料相当粗,然而他们却毫不介意,同时他们感觉也有了被单,这些被单顿时使"花岗石宫"的睡榻变成舒适的床铺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还制造了一批海豹皮靴,从美国穿来的那些靴子现在已经非换不行了。这些新靴子做得非常宽大,决不会挤痛他们的脚。

现在已经是1866年,年初的时候天气很热,可是他们仍然到森林里打猎。这里到处都是刺鼠、野猪、水豚、袋鼠和其它各种兽类,史佩莱和赫伯特的射击技术十分高明,真是百发百中。

赛勒斯·史密斯仍旧要求大家节省火药,他尽量想法子用别的东西代替,把那箱子里的弹药,留到将来再用。在伙伴们和自己离开这块领地以前,谁能预料会发生什么事呢?因此,他们应该为了这不可知的前途节省火药,尽量使用容易补充的代用品。

史密斯在岛上找不到铅,于是他用铁粒来代替,这是很容易制造的。既然铁弹没有铅弹沉重,他就只好把它们做得大一些,少装一些火药。这样虽然效力稍差,可是由于射击者的技术好,却弥补了这个缺点。至于火药,赛勒斯·史密斯本来也能制造,因为他有的是硝石、硫磺和木炭,可是这项工作必须特别小心,没有特殊的工具很难保证质量。于是史密斯决定还是制造棉花火药,也就是火棉,这种东西并不是非要棉花不可,凡是植物纤维都可以用,大麻和亚麻、纸张、接骨木树心等的纤维,都和棉花的纤维一样纯净。荒岛的红河河口一带生长着大量的接骨木:这种灌木属于忍冬科的植物,移民们已经用它的果实制造过咖啡了。

唯一需要收集的就是接骨木的树心,至于制造棉花火药的其他必需品,就是发烟硝酸。现在史密斯手头有硫酸,只要加入硝石,就很容易地取得硝酸,而硝石又是可以从自然界取得的。于是他决定生产棉花火药以供使用,可是它有一些缺点,就是效果拿不稳,容易燃烧——它不是在240度,而是在170度就自燃——枪枝很容易因走火而损坏。另一方面,棉花火药也有它的优点,那就是:不怕受潮,不会弄脏枪筒,而且力量相当于普通火药的四倍。

制造棉花火药只要把棉花在发烟硝酸里浸一刻钟,然后在冷水里洗净晾干。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了。

赛勒斯·史密斯手头只有普通的硝酸而没有发烟硝酸或是硝酸单水化合物,也就是说,他的这种硝酸一碰到潮湿的空气就会冒白烟,于是工程师在普通的硝酸里掺了三倍至五倍的浓硫酸,也就得到了同样的效果。于是岛上的猎人很快就有了大量的火药,由于使用谨慎,效果也很好。

到这时候为止,他们在高地上已经开拓了三英亩的土地,其余的部分为了照顾野驴的缘故,还保留着草地。他们到啄木鸟林和远西森林去了好几次,从那里带回来大量的野菜、菠菜、水芹、萝卜和芜菁,这些菜蔬只要小心栽培,很快就能生长起来,这就能够调剂他们好久以来一直借以生存的食品。木材和煤炭也成车地装来了。每出外一次都随时修整路面,道路在车轮的滚动下,变得平坦光滑起来。

"花岗石宫"的食品室还是不断从养兔场取得肉类,幸亏养兔场在甘油河的对岸,否则它的"居民"就要到高地上来破坏新辟的农场了。岩石间的蛤蜊场里经常有新的食品补充进来,从那里可以得到上好的软体动物。除此以外,不论在格兰特湖还是在慈悲河上钓鱼,都可以得到很大的收获,潘克洛夫已经做了几根钓丝,上面装着铁钩,他们常常钓到美味的鳟鱼,还有一种鱼,银白色的腹部带着金黄色的斑点,也非常好吃。炊事员纳布精通烹调,经常更换菜单。他们所差的只有面包了,前面已经说过,这正是他们迫切需要的。

居民们也经常捕捉常到颚骨角沿岸来的海龟。这一带海滩上丘陵起伏,藏有雪白滚圆的硬壳龟蛋,它和鸟蛋不一样,蛋白是不会凝结的。这些龟蛋在阳光下孵化,每一只海龟每年能产卵二百五十枚左右,因此海滩上的龟蛋很多。

"真是一片蛋田,"吉丁·史佩莱说,"我们只要伸手去捡就行了。"

可是他们对这些产品还不满足,因此又去猎捕产品的供应者,结果带回来一打海龟,从营养观点来看,这的确是非常珍贵的。纳布在海龟汤里加了一些香料调味,大家吃得赞不绝口。

还有一件幸运的事情也必须提一提,他们得到了大量的冬季储备物资。一大批的鲑鱼进入了慈悲河,分布在上游好几英里之内。原来这正是雌鱼找地方产卵的季节,它们引着雄鱼成群地游入淡水,激起一阵唧唧的声音。一千来条长达二英尺半的鲑鱼到内河来了,居民们在河里做了一个水闸,把它们大量阻拦住。他们就这样捉住了一百多条,都腌了起来,以备冬天河水结冰不能钓鱼的时候食用。这时候,伶俐的杰普也提升为仆役了。它穿着一件外套,一条白亚麻的短裤,系着一条围裙,它对围裙上的口袋最感到兴趣。这只聪明的猩猩经过纳布巧妙的训练,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人们看见他们在谈话,一定会以为这个黑人和猩猩是彼此懂得对方语言的。杰普衷心喜爱纳布,纳布对它也是一样。杰普的日常工作是搬柴和上树,当它没有事情的时候,通常是呆在厨房里,模仿着纳布的一举一动。黑人极其耐心而又非常热心地教他的徒弟,徒弟也聪明异常,在师傅的教导下学会了很多东西。

有一天,杰普把餐巾搭在胳膊上,突然出人意外地到桌边来伺候大家吃饭了。"花岗石宫"的主人们是多么高兴啊!它动作迅速,专心致志,完全尽到了自己的责任;换盆子、拿碟子、倒水,一切都做得非常沉着,人人都放声大笑起来,潘克洛夫更是笑得不能自持。

"杰普,拿汤来!"

"杰普,给我点儿刺鼠肉!"

"杰普,拿一个盆子来!"

"杰普,好杰普!忠实的杰普!"

只听见大家嚷成一片,但是杰普还是有条不紊地一一办到,注意着每件事情;当潘克洛夫重新提起第一天的笑话来的时候,它摇头摆尾,好象通人性似的。

"真的,杰普,你的待遇要提高了。"

不用说,现在猩猩在"花岗石宫"里已经完全养驯了,它常跟随着主人到森林里去,从来也没想过离开他们。最有趣的是,它象扛枪似的扛着潘克洛夫给它的棍子走路。假如人们想摘树顶上的果子,它马上就爬上树去。假如车轮子陷在泥里,它也只要肩膀一扛,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

"这家伙真有意思!"潘克洛夫常这样说。"假如它光会顽皮而不好好干活,那就没有办法了!"

一月底,他们开始在荒岛的中部劳动。他们决定在红河发源地附近,富兰克林山的山脚下设一个畜栏,用来豢养反刍动物——因为把它们放在"花岗石宫"附近会发生一些麻烦——特别是他们为了取毛做冬衣的那些摩弗仑羊。

每天早上,小队里的人——有时候是全体,可是多半是史密斯、赫伯特和潘克洛夫三个人——总要经过新辟的畜栏路前往红河的发源地,这一段路不到五英里。

他们在富兰克林山的南面选择了一处地方。这是一块草地,当中有几棵树,一条小溪从山坡上流下来把这块地方的一边围住。这里有新鲜的野草,而且周围的大树并没有把这块地方遮盖起来。他们打算做一道相当高的栅栏围住草地,使最矫捷的兽类也跳不进去。这个畜栏要能够容得下一百只摩弗仑羊和野山羊以及未来的羊羔。

工程师画出了畜栏的边界后,他们下一步的工作就该去采伐装栅栏所必要的木料了,在筑路的时候,他们已经砍倒了不少树木,这时候就拿来做成一百个木桩,牢牢地埋在地里。

栅栏的迎面留了一个相当大的出口,有两扇结实的大门可以关闭。

建立这个畜栏费了不下三个星期的工夫,因为除了栅栏以外,赛勒斯·史密斯还做了些很大的兽棚供动物居住。这些兽棚也必须做得非常牢固,因为摩弗仑羊力量很大,它们乍一来的时候,那股兽性是相当可怕的。因此就把木桩的上端都削尖了,而且把它烤得很硬,用横木钉在一起,每隔一段距离有一根支柱,这样就保证了整个栅栏的结实耐久。

畜栏完工了,该在反刍动物经常出没的草地上打围了。他们选定了2月7日,这是一个明朗的夏天,小队全体都出动了。这时候两匹野驴已经完全训练好了,史佩莱和赫伯特骑着它们。在这次打猎中,它们的用处很大。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包围摩弗仑羊和山羊,然后逐渐把包围圈缩小。赛勒斯·史密斯、潘克洛夫、纳布和杰普在森林里各守一方,两位骑士和托普则在畜栏周围半英里之内来回奔驰。

荒岛的这一带摩弗仑羊很多。这种优良的动物和鹿差不多大;它们的角比山羊角还要硬,灰色的底绒上,夹杂着许多长毛。

这一天打猎非常辛苦。他们来回奔跑,有时候骑坐,有时候叫喊!他们围住一百只摩弗仑羊,但是逃走的却占三分之二,最后终于有三十只摩弗仑羊和十只野山羊逐渐被逼近畜栏,畜栏的大门敞开,好象是一条逃生之路,但是一冲进去,就被擒了。

总之,成绩还不错,他们没有理由抱怨,这些摩弗仑羊多半是母羊,其中有几个快下羊羔了。因此,羊群无疑是会扩大的,不久以后就不仅有羊毛用,而且可以得到大量的皮革了。

当天晚上,这群猎人筋疲力尽地回到"花岗石宫"。虽然大家都很累,可是第二天还是到畜栏里去看了一下。俘虏们曾经试图撞倒栅栏,当然它们没有成功,不久以后,也就安静下来了。

二月份全月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们照例进行日常工作,在改进畜栏与气球港之间道路的同时,又开始修筑了第三条道路——从畜栏通往西海滨。在林肯岛上,他们至今还没有探索过盘蛇半岛的森林,那里隐藏着许多野兽,吉丁·史佩莱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它们从小队的领土上驱逐出去。

在天气变冷以前,他们特别小心地培育着从森林里移植到眺望岗来的植物。赫伯特每次出游都带回一些有用的菜蔬来。有时候他带来几棵菊苣科的标本(它的种籽可以压榨出一种上好的油料);有时候带回一些普通的酸模(它是治坏血病的特效药,因此是不可忽视的);此外,还带回一些珍贵的块茎(它们在南美洲终年生长着)和马铃薯(目前知道的,已经超过两百种了)。现在菜园里出产丰富而且不怕鸟来,许多菜畦分种着莴苣、卵形马铃薯、酸模、芜菁、萝卜和其他十字花科的植物。高地上的土壤特别肥沃,丰收是很有希望的。

他们也有各种各样的饮料,只要不想喝酒,即使最爱挑剔的人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除了薄荷茶和从麒麟树根里提出来的酿造酒以外,史密斯又新添了一种正式的啤酒,这种饮料是用针枞的嫩芽经过发酵和煮沸制成的,味道很好,英美人把它叫做"泉水啤酒",也就是"松啤酒"。

夏末的时候,家禽场里添了一对美好的鸨,这种鸨属于鸨科,周身的羽毛很特别;还有一打阔嘴鸭,它们的上喙两边都多长了两片长膜;此外有一些美丽的公鸡,它们和莫三鼻给的公鸡有些相象,鸡冠、肉瘤和表皮都是黑色的。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这应该归功于这些智勇双全的人的积极肯干。当然,他们的自然条件很好,可是,他们信守一句伟大的格言:"人必自助,而后天助之。"

在这炎热的夏天,白天的酷暑过去以后,晚间就吹来了阵阵的海风,这时正好工作完毕,他们总喜欢坐在眺望岗的边缘上,这里是纳布利用爬藤的覆盖而布置成的一个平台。他们在这里谈心,互相提意见,策划着将来,心直口快的水手常给这个小小的世界带来笑料,他们之间永远保持着无比的和睦。

他们常常谈到自己的国家,可爱的美国。南北战争的结果怎么样了?战争不会拖延太久的,里士满一定很快就会落入格兰特将军的手中。一攻破南部联邦的首府,这场可怕的战争就要结束了。现在北军正义的事业已经取得胜利,林肯岛上这群异乡的流浪人是多么渴盼着有一份报纸啊!他们和自己的同胞断绝音信已经有十一个月,再过不久就是3月24日了,这是气球把他们抛到这个无名海滩上来的周年纪念日。从去年那时候起,他们就成了一群难民,甚至在风霜雨雪的侵袭下,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样保全自己的残生!靠了工程师和大家的智慧,他们现在有了武器、仪器和工具,成了名符其实的移民,他们居然利用了岛上的动物、植物和矿藏——自然界的三大物类。

是的,他们常常谈论这些,而且为未来拟订更多的计划。

赛勒斯·史密斯大部分时间是沉默的,他总是听伙伴们谈话,很少自己发言。当赫伯特天真地谈出幻想和潘克洛夫信口开河的时候,他也许跟着笑一笑,可是他随时随地总在思索着那些不可思议的事实,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猜破那些神秘的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