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高空遇险 第十四章

儒勒·凡尔纳2015年07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4月16日是复活节的星期日,居民们天一亮就从"石窟"里出来,去洗衣服。工程师打算只要找到必要的原料——小苏打或是钾碱,脂肪或是油料——立刻就开始制造肥皂。至于换新衣服,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应该找个适当的时间地点来讨论。他们的衣服很结实,即使体力劳动天天磨损,至少还可以维持六个月,可是一切都要看海岛是不是靠近有人居住的陆地了。如果今天天晴的话,这一点就可以得到解决。

太阳从清晰的水平线上升起来,告诉人们一个晴天到来了。这是一个美丽的秋日,好象温暖季节要离别了,特意给人留个纪念似的。

现在必须测量峭壁的海拔高度,以便完成昨天晚上的观察。

"你不需要一个象昨天晚上用的圆规那样的仪器吗?"赫伯特对工程师说。

"不,孩子,"工程师答道,"我们要换一种方法,只是要做得和昨天一样准确才行。"

只要有机会,赫伯特什么都想学,所以他跟着工程师一起往海滨去了。潘克洛夫、纳布和通讯记者还留在原地做别的工作。

赛勒斯·史密斯准备了一根笔直的木杆,他对自己的身长知道得分毫不差,于是就比比他的身高精确地算出木杆的长度是十二英尺。赫伯特拿着史密斯交给他的垂线,这是用柔韧的植物纤维做成的,一端系着一块石头。他们走到离开海边二十英尺,距垂直的峭壁将近五百英尺的地方,史密斯就小心地把木杆插入沙地二英尺深,他利用垂线使木杆和地面保持垂直。

做完这步,他就后退了一段相当距离,然后趴在沙滩上,在这里眼睛可以同时看到木杆的顶端和峭壁的上沿。他仔细地用一根小棍子在观察点做了一个记号,然后对赫伯特说:

"你知道几何学最基本的原理吗?"

"稍微知道一些,史密斯先生。"赫伯特说,他一点也不想表现自己。

"你记得两个相似三角形应该具备的条件吗?"

"记得,"赫伯特答道,"它们的对应边成比例。"

"好,孩子,我刚做出两个相似的直角三角形,第一个比较小,它的三边是:那根垂直的木杆和从这根小棍子到木杆底部的距离,我的视线就是三角形的斜边,第二个三角形的三边是:垂直的峭壁——我们想测量的也就是它的高度——这根小棍子和峭壁底部之间的距离,和同样是由我的视线所形成的三角形斜边,这斜边也就是第一个三角形斜边的延长线。"

"啊,史密斯先生,我明白了!"赫伯特大声说。"小棍子和木杆之间的距离比小棍子和峭壁底部之间的距离,就等于木杆的高度比峭壁的高度。"

"一点儿也不错,赫伯特,"工程师说,"我们已经知道木杆的长度,再量一下两段水平距离,然后按照比例一算,就可以求出峭壁的高度,省得直接去测量了。"

梦 # 阮 # 读 # 书 # w ww #men g Ruan # co m

他们利用木杆量出了两段水平距离,木杆在沙滩上的高度是十英尺整。

第一段距离是从小棍子到插木杆的地方,相距十五英尺。

第二段距离是从小棍子到峭壁底部,相距五百英尺。

量完以后,赛勒斯·史密斯就和少年回"石窟"去了。

工程师拿出一块平板石来,这是他有一次出外打猎的时候带回来的。这块石头就象一块石板,很容易用尖利的贝壳在上面划出字码来。他求出了以下的比例:

15:500=10:X

500×10=5000

6000÷15=333.3

由此得出,花岗石峭壁的高度是三百三十三英尺。

然后赛勒斯·史密斯就把前一天晚上做的仪器拿了出来,圆规两脚之间的距离就是十字架二和水平线之间的角距。他首先把一个圆周分成三百六十等分,然后非常精确地把圆规角度落在圆周上,得出的结果是10度。在这个角度上加上十字架二距离南极的27度,再减去观察的时候所在的峭壁上离海面高度的值,就得出一个37度的角来。南极与水平线之间相距90度,从90度里减去53度还剩下37度。因此,赛勒斯·史密斯测量的结论是:林肯岛在南纬37度线上。如果把计算时不精确的程度估计在内,假设误差有五度,那么海岛的位置一定在南纬35度与40度之间。

现在只等算出经度,就可以确定海岛的位置了。工程师打算就在这天的中午十二点钟,太阳经过子午线的时候进行试验。

他们决定星期日出去旅行,也就是到湖的北边和鲨鱼湾之间那一带去探险。如果时间来得及,他们就继续向南颚角的北边前进。预定在沙丘上吃早饭,直到傍晚再回来。

八点半钟的时候,小队沿着海峡的边缘前进。对面的安全岛上许多飞鸟在大摇大摆地走着。它们的叫声活象驴子,一听就知道是潜水鸟。潘克洛夫只是从吃的观点来看它们。他很满意,因为这种鸟的肉虽然黑一些,吃起来味道却不错。

他们还望见一些巨大的两栖动物在沙地上爬行着,毫无疑问,那是海豹。它们大概是打算在小岛上安家,这种动物是不可能从吃的观点来看的,因为海豹的肉非常油腻,不好吃。可是赛勒斯·史密斯还是很仔细地看着它们,他没有说出自己怎样想,只是告诉大家,不久他们要到小岛上去一次。海滩上散布着无数的贝壳,有的如果让贝壳学家看见了,一定会心花怒放;其中有酸浆贝、三角蛤等等。可是更实惠的是:纳布在退潮的时候,在距离"石窟"将近五英里的岩石丛中发现了一大片蛤蜊场。

"纳布这一天真没有白过。"潘克洛夫看着这一大片的蛤蜊场说。

"这个发现真运气,"通讯记者说,"据说每只蛤蜊每年能产卵五万到六万个,这样我们就永远也吃不完了。"

"我只知道蛤蜊并没有什么营养。"赫伯特说。

"不错,"史密斯说。"蛤蜊里面所含的蛋白质很少,如果一个人成天单吃蛤蜊,那每天至少需要吃十五到十六打才行。"

"好极了!"潘克洛夫说。"我们可以拼命的吃,反正这里的蛤蜊是吃不完的。我们要带一些当早饭吗?"

水手和纳布知道大家一定赞成,不等回答,就捡了一大堆的蛤蜊。他们把蛤蜊装在纳布用木槿纤维做的一只网袋里,跟原来已经装着的其他食物放在一起,然后他们继续爬上沙丘和大海之间的海滨。

史密斯不时地看表,以便准时观察太阳,这项工作必须在正午进行。

海岛的这部分,直到联合湾尽头的南颚角,全都很荒芜。这里什么也看不见,满眼尽是沙石和贝壳,夹杂着一些熔岩的碎片。只有一些海鸟常到这一带荒凉的海岸上来,例如海鸥、巨大的信天翁和野鸭,潘克洛夫对于野鸭非常向往。他想用箭射几只下来,可是没有成功,野鸭难得停下来,他还没有本领在它们飞的时候射中它们。

于是水手又对工程师说:

"你瞧,史密斯先生,如果没有一两支猎枪,我们这辈子也打不到什么东西的!"

"那当然没有疑问,潘克洛夫,"通讯记者说,"可是这要靠你。你给我们找一些铁来做枪身,钢做撞针,硝石、炭和硫磺做火药,水银和硝酸做雷汞,铅做子弹,有了这些,就是最新式的枪,赛勒斯也能给我们做出来。"

"噢!"工程师答道,"肯定地说,岛上是可以找到这些东西的。不过枪的构造非常精致,需要有特殊工具才能制造。我们以后再说吧!"

"那么,"潘克洛夫大声说,"当时我们为什么要把吊篮里所有的武器,所有的用具,连我们的小刀都扔出去呢?"

"假如当时不把它们扔出去,潘克洛夫,气球就要把我们沉到海底下去了!"赫伯特说。

"嗯,你说的也是实话,孩子。"水手说。

然后,水手又想起了别的问题。

"你想,"他说,"约拿旦·福斯特和他的伙伴第二天早上发现人跑了,气球也飞了,一定要急死了!"

"我才不管他们呢。"通讯记者说。

"这都是我的主意!"潘克洛夫得意洋洋他说。

"这个主意真不错,潘克洛夫!"吉丁·史佩莱笑道,"它把我们弄到这儿来了。"

"我宁可在这儿,也不愿意在南方人的手里,"水手大声说,"尤其是史密斯先生又回到我们这里来了。"

"我也这样想,真的!"通讯记者说。"并且,我们还想要什么呢?什么也不缺了。"

"假如不是这样的地方……什么都需要了!"潘克洛夫耸耸肩笑道。"再说,总有一天,我们要想法子离开这儿的!"

"如果林肯岛离开有人居住的海岛或大陆只是一般的距离,"工程师说,"那么,朋友们,这个日子也许会比你们所想的来得早一些。林肯岛的位置一个钟头之内我们就可以知道了。我没有太平洋的地图,可是太平洋南部地理我脑子里记得很清楚。根据昨天我所测出的纬度,林肯岛的西边是新西兰,东边是智利的海岸。可是这两个国家中间相距至少有六千英里。因此,必须肯定这个岛究竟在这一大片海洋中的哪一点,这一点我们马上就可以从经度上知道了,我相信可能相当准确。"

"帕摩图群岛是在同一纬度上离我们最近的地方吗?"赫伯特问道。

"是的,"工程师答道,"可是我们离它还在一千二百英里以上。"

"那边呢?"纳布指着南方,别人的谈话使他很感兴趣。

"那边什么也没有。"潘克洛夫回答说。

"不错,什么也没有。"工程师补充道。

"赛勒斯,"通讯记者问道,"如果林肯岛距离新西兰或是智利不到两三千英里呢?"

"那么,"工程师回答说,"我们就不盖房子,先造船,由潘克洛夫来指挥……"

"好哇,"水手大声说,"我随时准备着当船长——只等你做一只能够航海的船!"

"必要的话,我们就造一只。"赛勒斯·史密斯回答说。

的确,这些人遇事从来也不慌张,他们谈着谈着,观测的时间渐渐地接近了。赫伯特始终猜不出赛勒斯·史密斯不用任何仪器怎么能确定太阳通过海岛子午线的路线。

这时候观测家们离"石窟"大约走了六英里,距工程师在神秘地得救之后而被他们找到的那部分沙丘不远。他们在这里停下来,准备吃饭,这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赫伯特向附近的一条小河跑去,用纳布带来的一只瓶子装了些淡水回来。

在准备吃饭的时候,史密斯把所有的东西都安排好了,打算进行天文观察。他在海滨选了一片开阔的地方,这里落潮以后,地面非常平整。这片细沙地和冰面一样平滑,甚至没有一粒沙子象是摆错了地方。至于地面是不是水平,那倒无关紧要,同时,插在地上的那根六英尺高的标杆是不是和地面垂直,也没有多大关系。相反的,工程师还把它歪向南边,也就是海滨背着太阳的方向,因为有一点必须记住:由于海岛在南半球,所以林肯岛上的居民所看见的太阳运行的弧线不在南边的水平线上,而是在北边。

现在赫伯特明白工程师打算怎样确定太阳的中天,也就是经过海岛子午线的方位了。所谓经过海岛子午线的方位,换句话说,就是当地的正南方。他的方法是测量一根标杆在沙地上的投影,在没有仪器的条件下,这个方法可以使他得到他所想求得的相当准确的结果。

按道理,当影子的长度缩到最短的时候,应该正是中午十二点钟,仔细地看着影子的末端,就可以找出影子在逐渐缩短以后,又开始伸长的一刹那。赛勒斯·史密斯把标杆偏向和太阳相对的方向,就可以使影子长一些,因此它的变化就更加容易看清了。日晷的时针愈长,针点的移动也就愈加容易辨别。标杆的影子也就相当于日晷上的指针。

赛勒斯·史密斯估计时间到了,就跪在沙地上,标杆影子逐渐缩短,他就用小木桩一个一个地随着影子插在地上作为标志。他的伙伴们怀着极大的兴趣,弯着腰注视着工作的进行。通讯记者手里拿着表,随时准备报告影子缩到最短时的时刻。还有一点需要说明,赛勒斯·史密斯进行观测的这天是4月16日,这一天的正式时间和平均时间完全相同,因此吉丁·史佩莱的表上的时间,也就是当时华盛顿的真实时间,这样计算起来就简单了。这时候,随着太阳的移动,影子也逐渐缩短,等赛勒斯·史密斯发现影子开始往回长起来的时候,他就问道,"什么时候?"

"五点零一分。"吉丁·史佩莱马上答道。

他们现在只差把结果计算出来。没有比这个更容易的了。由此可见华盛顿和林肯岛的经差大约是五小时,也就是说,林肯岛中午的时候,华盛顿已经是傍晚五点钟了。太阳环绕地球的视动每过一度需要四分钟,也就是一小时移动15度。15度乘5(小时)等于75度。

华盛顿的经度既然是77度3分11秒,也就是从格林威治子午线——美国和英国都以格林威治为经线的起点——算起的第77度,由此可以算出:海岛一定在格林威治子午线以西77度加75度,也就是西经152度的地方。

赛勒斯·史密斯向伙伴们宣布了这个结果,同时,也象计算纬度时一样,估计了观察时可能发生的误差。他相信他可以肯定林肯岛的位置在纬度35度到40度之间,经度在格林威治子午线以西150到155度之间。

可以看出,在观察中,他估计可能发生的误差是上下五度,一度合六十英里,在实际位置上,经纬线五度可能形成的差错也就是三百英里。

可是这个误差并不影响所要知道的推断。显然林肯岛距离任何一个国家和岛屿都非常远,如果打算乘一只小船到那里去,那未免太冒险了。

根据计算的结果,这个海岛实际上离泰地岛和帕摩图群岛至少有一千二百英里,离新西兰一千八百多英里,和美国的西海岸相距四千五百英里以上!

赛勒斯·史密斯回忆了一下,他想不起在太平洋的这部分有什么岛屿靠近林肯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