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高空遇险 第五章

儒勒·凡尔纳2015年07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潘克洛夫把木筏上的干柴卸下来以后,首先就忙着要把那些灌风的窟窿堵上,使山洞能够住人。用沙土、石头、弯枝、烂泥,封闭了面迎着南风的洞口。旁边留下了一道弯曲的细缝,既能通烟,又能拔火。这个洞窟就这样分成了三四间房(假如还配得上称房间的话),这里面光线黑暗,野兽才满意哩。但是洞里却很干燥,中央的主要房间还可以站直身子。他们在地上又铺了一层细沙。这一切布置妥当之后,他们认为非常满意,因为除此以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

"也许我们的伙伴已经找到比这儿更好的地方了。"赫伯特一面帮着潘克洛夫工作,一面说。

"很可能,"水手说,"但是既然我们不知道,就必须照常进行工作。备而不用总比要用没有强!"

"啊!"赫伯特大声说,"要是他们能把史密斯先生找回来,那多好啊!"

"是的,一点也不错!"潘克洛夫说,"他活着的话,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活着!"赫伯特大声说,"你认为不可能再看见他了吗?"

"谁说的?"水手说。他们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潘克洛夫表示非常满意。

"现在,"他说,"现在我们的朋友回来。他们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安身了。"

他们目前只差造个炉子生火做饭了。这事情非常容易。他们在保留下来的细缝口下面铺了几块平板石。只要烟不把热气带出去,就可以使里面保持适当的温度。他们的木柴贮存在另一间里,水手在生火的地方摆了一些木柴和树枝。水手正忙得起劲,突然赫伯特问他有没有火柴。

"当然有啦,"潘克洛夫说,"我可以作为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因为要是没有火柴或火绒,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了。"

"我们还是可以象土人那样擦木取火的。"赫伯特说。

"好,你试试吧!孩子,除了能使你的胳膊活动活动之外,看你能不能磨出火来。"

"嘿,这太简单了,太平洋海岛上的土人常用这个办法。"

"这一点我承认,"潘克洛夫回答说,"不过我试过好几次都弄不出火来,大概土人有什么特别的方法,要不然就是用的木头不一样。我看还是火柴好用。哎呀,我的火柴上哪儿去了?"

潘克洛夫是个烟鬼,他平时总是把火柴盒放在坎肩口袋里,他伸手去摸,没有摸到,摸遍了裤子口袋,哪儿也没有火柴盒,他不禁吃了一惊。

"糟糕!"他看着赫伯特说。"口袋里的火柴盒一定是丢了!赫伯特,你总有火绒盒什么的能生火吧?"

"不,我没有,潘克洛夫。"

孩子跟着水手往外跑去,他们在沙滩上、石缝里和河岸上仔细找。火柴盒是铜的,本来很容易看见,但是到处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

"潘克洛夫,"赫伯特问道,"你没有从吊篮里把它扔出去吗?"

"我记得清清楚楚没有扔掉,"水手回答说,"不过这么小的东西是很容易在忙乱中丢失的。真要丢的话,我宁可丢烟斗!真糟糕!火柴盒哪儿去了?"

"你瞧,现在退潮了,"赫伯特说,"到我们着陆的地方去看看吧。"

🍵 梦 · 阮 + 读 · 书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要想找到火柴盒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在涨潮的时候,沙滩上的鹅卵石都被海浪冲过了,但是,试一下也好。赫伯特和潘克洛夫急忙走到昨天着陆的地点,这里离山洞大约有二百步。他们在砾石堆和岩缝里乱找,但是什么也没有找到。假如丢在这个地方,那么它一定被海浪冲走了。退潮以后,他们找遍了每一个缝隙,但还是白费力气。在他们当时的情况下说来,这真是莫大的损失,而且这个损失还是没法弥补的。潘克洛夫隐藏不住自己的不安,皱着眉头,急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赫伯特只好安慰他说,即使找到火柴,也一定被海水浸湿,不能使用了。

"不,孩子,"水手说,"火柴是装在盖得严严的铜盒子里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们一定有办法生火的!"赫伯特说。"史密斯先生和史佩莱先生是不会没有火柴的。"

"不错,"潘克洛夫答道,"可是远水不解近渴呀,他们回来也吃不到好东西了。"

"那么,"赫伯特很快地说,"你看他们会不会没有洋火或火绒吗?"

"我看不一定有,"水手摇着头回答说,"纳布和史密斯都不抽烟,史佩莱是宁愿扔掉火柴盒也得留下他那个笔记本的。"

赫伯特没有回答。丢了火柴盒的确令人感到遗憾,但是少年还是相信能用别的方法生出火来。潘克洛夫的经历比较丰富,他从来也不自寻苦恼,但是他的想法却和少年不一样。不管怎样,他们只好等纳布和通讯记者回来,只好放弃煮蛋的计划。不论对他们自己或是对别人来说,生吞活咽总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火肯定是弄不到了,水手和赫伯特就又捡了些蛤蜊,然后默默地回"石窟"去。

潘克洛夫两眼紧盯着地面,还在继续寻找他的火柴盒。他甚至爬上河的左岸,从河口一直找到停靠木筏的河湾。他又回到高地上去四下搜索,森林边缘的深草丛中也找遍了,但还是没有。

傍晚五点钟的时候,他和赫伯特回到"石窟"里。不用说,他们把洞里最黑暗的角落都摸索遍了,这才死了心不再去找。大约六点钟,太阳正在落山的时候,在海滨漫步的赫伯特报告纳布和史佩莱回来了。

他们没有找到史密斯!……少年心里很失望;水手并没有猜错,工程师赛勒斯·史密斯果然没有找到!

通讯记者回来之后,一言不发,往石头上一坐。他已经筋疲力竭,肚子又饿,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

纳布哭得两眼通红,他的眼泪还在不住地往下掉,显然他已经完全绝望了。

通讯记者叙述了他们尽力寻找赛勒斯·史密斯的经过。他和纳布沿着海岸一直找到八英里以外,远远走过气球最后一次降落的地方,那次降落以后,工程师和托普就失踪了。海岸上冷清清地没有一个人,没有任何痕迹。鹅卵石完全没有动过,沙滩上没有迹象,那一带的海滨连一个脚印也没有。显然,从来也没有人到那段海岸上去过。大海和陆地同样荒凉,工程师一定是在离岸几百英尺的地方淹死了。

史佩莱说完之后,纳布还抱着希望,他跳起身来大声说,"不!他没有死!他是不可能死的!别人也许会,但是他决不会死!什么灾难他都能逃脱!"接着他喃喃地说:"啊!我受不了!"

"纳布,"赫伯特跑过去对他说,"我们一定能找到他!老天爷会把他还给我们的!现在你饿了,吃点东西吧!"

他一面说,一面递了几把蛤蜊给这可怜的黑人。这些食物实在是既难吃,又不够饱。纳布已经饿了好几个钟头,但还是不肯吃。他失去了主人就不能生活,而且也不愿意一个人活下去。

吉丁·史佩莱狼吞虎咽地吃了些蛤蜊肉,然后倒在岩石脚下的沙土上睡觉了。他很疲倦,情绪也还安定。赫伯特走到他的身旁,握着他的手说:"先生,我们找到一个住处,比躺在这儿强多了。天已经黑了,走,去睡吧!明天我们再到更远的地方去找。"

通讯记者站起身来,跟着孩子往"石窟"走去。在路上,潘克洛夫非常自然地问他身上有没有火柴,哪怕是一两根也好。

通讯记者停下脚步,摸摸他的口袋,但是没有找到,他说,"原先是有的,大概被我扔掉了。"

水手又问了问纳布,他也没有。

"该死!"水手喊道。

通讯记者听见以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道:"难道你没有火柴吗?"

"一根也没有,因此没法生火!"

"唉!"纳布喊道,"要是主人在这儿,他准有办法的!"

四个遇难的人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互相不安地观望着。赫伯特首先打破了沉默:"史佩莱先生,你是抽烟的,平时老是带着火柴,大概你没仔细找,再找找看,能有一根就行了!"

通讯记者又在裤子、大衣和坎肩的口袋里搜寻了一遍,没有想到竟在坎肩的里层摸到一根小木棒。潘克洛夫不禁大喜过望,他隔着衬里捏着它,但是拿不出来。假如这真是火柴,那么这就是唯一的一根,必须非常小心,千万不能碰掉火柴头。

"让我试试看,好吗?"孩子说。于是他灵巧地把小木棒拿了出来,并没有把它弄断,这根火柴本身虽然不值一文钱,但是对这些可怜的人说起来,却是非常宝贵的。这根火柴还没有用过。

"哈哈!"潘克洛夫喊道,"有一根就跟有一整船火柴一样!"

他拿着火柴,领着他的同伴们,往洞里走去。

在有人居住的地方,这样的火柴被随意浪费的太多了,那值不了多少钱;但是这一根在使用的时候,却必须极度小心。

水手首先确定它是干燥的,然后说:"必须预备好引火纸。"

史佩莱犹豫了一下,然后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来,说:"拿去。"

潘克洛夫从通讯记者手里把纸接过来,跪在柴堆前面,架起木柴,下面垫了一些枯草、树叶和干燥的地苔,这样使空气流通,就容易把干柴点着了。

于是潘克洛夫把纸卷成一个圆锥形筒,象在有风的地方吸烟似的,把纸筒插到地苔里去。然后他捡了一小块粗糙的石头,仔细地擦了擦,他屏住气,心头乱跳,轻轻地在石头上划火柴,划了一下没有划着。原来潘克洛夫怕碰掉火柴头,不敢使劲。

"不成,我干不了这个活,"他说,"我的手直发抖,火柴划不着。不行,我不干了!"于是他站起来,要赫伯特代替他。

的确,这孩子有生以来也没有这么紧张过。当日普罗米修斯上天偷火的时候也不会比他更紧张。然而,他并没有犹豫,拿起火柴来就划。

火柴哧的一声响,接着就燃起一小团蓝色的火苗,冒出一股呛人的烟来。赫伯特不慌不忙地使火柴向下倾斜,这样它就着得更旺了。然后他把火柴放在纸筒里,几秒钟以后,纸筒和地苔都点着了。

水手用嘴使劲吹气,一分钟以后,干柴发出爆炸的声音,一堆熊熊的烈火在黑暗中燃烧起来了。

"谢天谢地!"潘克洛夫站起身来喊道,"我从来也没有这样紧张过!"

平板石构成一个极妙的火炉。炉里的烟很容易地通到狭缝外边去,烟囱拔着火,不一会儿,"石窟"里就温暖舒适了。

现在他们必须十分小心不让篝火熄灭,永远要留一些红火炭。他们有大量的木柴,而且随时可以补充新的燃料,因此只要随时注意就行了。

潘克洛夫首先就想利用炉火做一顿比生蛤蜊富于营养的晚餐。赫伯特拿了两打蛋来。通讯记者倚在一个角落里,一言不发地瞧着他们做饭。他脑子里旋绕着三个问题。赛勒斯还活着吗?要是还活着,那么他在什么地方呢?如果没有摔死,怎么他没有想法子表示他还在这儿呢?这时纳布在海滩上独自徘徊。他简直象丢了魂似的。

潘克洛夫知道五十种做蛋的方法,但是这一回却不能由他任意选择了,他只能把蛋焖在火灰里。五六分钟以后饭就做得了,水手把通讯记者喊过来吃他的那一份晚餐。这就是遇难的人在这无名的海岸上吃到的第一顿美味。焖蛋非常好吃,加上蛋里含有人们不可缺少的各种养料,于是这些可怜的人感到心满意足,吃了以后也觉得有精神了。要是吃一顿团圆饭该多好啊!如果从里士满逃出来的五个人一个也不少,都坐在"石窟"的干沙地上,围在噼啪作响的旺盛的篝火前,他们会怎样感谢上苍啊!然而他们一致公认的领袖,最博学多才的赛勒斯·史密斯竟失踪了!他死后连个坟地也没有。

3月25日就这样过去了。夜色已经来临。洞外狂风怒号,惊涛拍岸,发出单调的声音。波涛来回卷刷沙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通讯记者简短地记录了当天的遭遇,他记下了对这片新土地的初步印象,他们领袖的失踪,探索海岸和生火的事情等等。由于过度疲劳,同时也打算用睡眠来忘掉心头的忧愁,于是他退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去。赫伯特一躺下就睡着了。水手整夜在睡梦中都惦记着篝火,他毫不吝啬地大量加添燃料。但是有一个遇难的人没有睡在"石窟"里,那就是伤心绝望的纳布。不管伙伴们怎么劝他休息,他还是整夜在海滨徘徊,呼唤他的主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