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章 也缄口不言 · 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赛琳娜的宿舍非常小,当然,虽然空间紧凑,内部设置倒是复杂完备。窗户是全景式的,模拟的星空慢慢变化,图像随机不定,不过跟真实星空一点也不搭边。如果赛琳娜愿意的话,三个窗户都还可以随意放大缩小图像,好像望远镜的倍率在来回调节。

巴伦·内维尔对此深恶痛绝。他每次都会粗暴地把它关掉,还说:“你怎么受得了?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还喜欢玩这东西的。那些星云星团看上去一点都不真实。”

赛琳娜这时就会冷漠地耸耸肩,回答:“那什么才是真实的?你怎么知道天上的星星真的存在?这些图片至少给我一种自由和运动的感觉。再说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搞什么,用你操心吗?”

这时内维尔就会嘟嘟囔囔的、很不情愿地启动开关,要把窗户恢复原状。而赛琳娜则就会说:“算了,就这样吧。”

屋里所有家具都棱角光滑,墙也设计得抽象简洁,色调平实,毫不花哨。整个屋里,没有一件物品能让人联想到一点生命的迹象。

“只有地球上才有生物,”赛琳娜会说,“月球上可没有。”大江大河小说

现在,当她迈进屋内的时候,又看见了不请自来的内维尔。这家伙躺在松软的沙发里,一只脚上还挂着拖鞋,另一只鞋掉在旁边。他的肚子上有道红印,就在肚脐上方,大概是他无意识间自己挠的。

她说:“给咱们煮点儿咖啡,好吗,巴伦?”说着,她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身体轻盈曼妙地扭动几下,制服无声无息滑落下来,然后脚尖一挑,衣服就被她踢到角落里去了。

“总算是脱下来了,”她说,“这工作最倒霉的部分,就是得穿得像地球佬一样。”

内维尔这时在厨房角落里。他并没搭腔,这话早就听腻了。他只是说:“你家的供水怎么了?又停了?”

“是吗?”她问,“噢,我的配额好像用超了。耐心点。”

🌵 梦+阮-读+說m e n g R u a n - c o m +

“今天有什么麻烦吗?”

赛琳娜耸耸肩。“没。一点都没有。像往常一样,看着那些人一边摇摇晃晃,一边还装作不讨厌我们的食物。他们心里肯定想着,什么时候他们会被要求脱光衣服,我早就习惯了……就是这么龌龊。”

“你没一直假装正经?”他端来两小杯咖啡,放在桌上。

“干这行必须得装。那些人满脸皱纹、皮肤松弛,挺着大肚子,浑身细菌。我不管检疫制度有多严,他们就是浑身细菌……你那边有什么新鲜事?”

巴伦摇摇头。作为一个月球人而言,他身体十分结实,眼睛很细,看上去总是神情阴沉。不过总的来说,他的外表还算是相当英俊,赛琳娜心想。

他说:“没什么新奇的。我们还在等新旧专员交接。这回还要好好看看,这个戈特斯坦到底是个什么人。”

“他会给你们找麻烦?”

“至少不会比现在多。再说了,他们能干什么?他们毕竟不能渗透到我们内部来,谁也没法把一个地球人伪装成月球人。”话虽如此,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轻松。

赛琳娜呷了一口咖啡,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有些月球人骨子里其实还是地球人。”

“对,我一直都想把他们找出来。有时候我都不敢信任……噢,算了。我在同步加速器上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没一点收获。我大概是没这个命吧。”

“或许他们根本不信任你,当然这也不怪他们。谁叫你总像个间谍一样,心怀鬼胎地四处游荡。”

“我可没有。要是我能离开同步加速器实验室,永远不用回去,我会高兴死的。不过这样的话,他们一定会怀疑我……你的用水配额都花到哪儿去了?我看连第二杯都不够了。”

“不,我们不能。不过要是说到水的话,你不是一直在帮我浪费吗?这周你在我这儿都洗过两次澡了。”

“我会给你张水卡的。没想到你居然还计较这个。”凤囚凰小说

“我不计较,可我的水表计较。”

她喝完自己杯里的咖啡,看着空杯子若有所思。她说:“他们总是对着杯子龇牙咧嘴,就是那些游客。我搞不懂他们。这咖啡尝起来不错啊,巴伦,你喝过地球上的咖啡吗?”

“没。”他简单地回答。

“我喝过。只有一次。有个游客偷偷带了一点,据说那玩意儿叫速溶咖啡。他让我尝了一点,然后就想跟我——就是做那种事。他好像觉得这种交易还挺平等。”

“于是你就尝了?”

“因为我很好奇。不过那东西喝起来又苦又涩,难喝死了。然后我就告诉他,异族之间发生性关系有违月球人的道德观。这次就轮到他一脸苦涩了。”

“你以前没跟我说过。他后来就没再纠缠?”

“这关你什么事。不过,他倒的确没纠缠了。要是他敢动什么歪脑筋,在这样的重力环境下,我能把他从这儿踢飞到一号通道去。”

她接着说:“噢,我想起来了。我今天碰到一个地球人,他非要坐到我的旁边。”

“这回他又拿出什么好东西,引诱你干‘那种事’了?”

“他就坐那儿,什么都没干。”

“只是盯着你的胸·部看?”

“就算看也不犯法,而且他也没看。他只是看我的铭牌而已……再说了,别人的幻想关你什么事?每个人都有幻想的自由,我又不会让他们美梦成真。你难道在怀疑我?怀疑我想跟一个地球男人上床?跟一个连重力场都没有适应的人搞在一起?我不敢说这事前无古人,但我可没试过,而且我也没听说这么搞有什么好处。怎么样?我解释得够清楚吗?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找那个地球人了?找那个快五十岁的老男人?那个就算年轻时候也跟英俊不沾边的家伙?……虽然我不得不同意,他长得比较有特点。”

“好了好了。我再也不敢惹你了。他都干了些什么?”

“他向我打听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事。”

内维尔猛然站起身来,身体略微摇晃了一下。在低重力环境中,动作过猛就会有这样的反应。“质子同步加速器?他具体问了什么?”

“也没什么。你这么激动干吗?你跟我说过,如果哪个游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举动,都要告诉你。这次的确看起来比较反常啊。以前从来没人跟我问起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事。”

“好吧。”他顿了一下,语气恢复正常,“为什么他会对质子同步加速器感兴趣呢?”

赛琳娜说:“我说不准。他只是问了一句,他有没有机会去参观。或许他只是个对科学稍感兴趣的普通游客呢。就我而言,对他的兴趣仅限于职业要求。”

“我想也是。他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没问他。”

“为什么不问?”

“因为我对他根本不感兴趣。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再说了,他这么问,也正说明他是个游客。他要是个物理学家,根本就不用问,早就自己去了。”

“我亲爱的赛琳娜,”内维尔说,“让我给你好好解释一下。在当前的环境下,任何一个要求去看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人,我们都得查清楚。他为什么要问你呢?”他在房间里快速地踱着步子,仿佛为了消耗多余的能量。最后,他说:“你是看人的专家。你是不是对他还有点兴趣?”

“性趣?”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别跟我闹了,赛琳娜。”

赛琳娜勉勉强强地回答:“他的确挺有意思的,甚至有点让人不安。可是我却说不出理由。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有意思,让人不安,是吗?那你该回去找找他?”

“找他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这是你的事。查出他的名字,他的一切资料,你能找到多少就找多少。你有点天赋,那就发挥出来,好好做点事。”

“呵,不错,”她说,“你还真像大领导。好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