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章 也缄口不言 · 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赛琳娜·琳德斯托姆笑容可掬地穿行于旅客之间。她脚步轻轻弹起,轻盈飘逸,游客们开始都颇为惊讶,不过很快便流露出欣赏和羡慕的神情。

“现在是午饭时间,”她热情地说,“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午餐都是当地特产。你们或许会有点吃不惯,可是这些都很有营养……您的位子在这儿,我想您不会介意坐在女士们旁边……请稍等。每个人都有座位……对不起,大家等会儿可以选择饮料,不过主食都是一样的。我们会吃小牛肉……噢,不,不,都是人工合成的,肉和调料都是,不过尝起来相当不错。”

安顿好大家,她自己坐了下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职业性的微笑稍稍凝滞片刻。

有个人从旅团中走了出来,坐到她对面。

“你不介意吧?”他问道。

她抬起头,迅速扫视一眼,目光锐利。她一向都有迅速鉴识人物的本领,当然,对面这人看起来不错。她回答道:“没关系,不过你不跟同伴一起吗?”

他摇摇头:“不,我一个人来的。还有,尽管算不上理由,不过我一向都不喜欢地球佬。”

她又打量了他一遍。他看上去五十多岁,神情憔悴,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他身体结实,一看就久经重力摧残,百分之百是地球人。她说:“‘地球佬’是月球方言,而且也不是什么好话。”

“我从地球来,”他说,“所以我希望自己这么说,还不算无礼。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赛琳娜耸耸肩,意思是“随你的便”。

她像许多月球女孩一样,长着一双东方人的黑眼睛,不过头发却是蜜色,而且鼻梁高耸。虽然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美人,不过不可否认,她堪称魅力十足。嫌疑人x的献身小说

那个地球人一直盯着她左胸前的铭牌,隐在铭牌后面制服上衣中的是高耸而并不夸张的乳··房。她判断那人看的是铭牌,而不是她的胸·部。虽然她的上衣是半透明质地,如果光线合适、角度恰当,很容易看透,而且她里面没穿内衣。

他说:“这里是不是有很多赛琳娜?”

“对,我想,有几百个吧。还有很多辛茜娅、黛安娜和阿耳特弥斯。叫赛琳娜其实真有点麻烦。我认识的赛琳娜中,有一半被叫作‘赛琳’,而另一半都叫‘琳娜’。”*

*辛茜娅、黛安娜和阿耳特弥斯都是西方神话中月亮女神的名字。

“那你呢?”

“两个都不是。我就叫赛琳娜,三个音节都读全——赛-琳-娜,”她解释着,特地重读第一个音节,“对那些不带姓只叫我名字的人,都得这么强调。”

地球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看上去好像倒是有点不太自然,他说:“赛琳娜,是不是每个人都问你到底‘卖’*什么?”

“没有人敢问第二次!”她镇定地回答。

*茜里妮(selene)中“茜”字发音类似于“sell”,意思是“卖”。

“这么说真有人问了?”

“世界上总有些蠢货。”

一个女招待走到他们桌前,把午餐摆在桌上,动作轻快流畅。

地球人明显露出了赞叹的神色。他对女招待说:“你好像让这些东西飘了下来。”

女招待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赛琳娜说:“你可别想学她。她完全适应这里的重力,能搞得定。”

“要是我来做,恐怕会把所有东西都打翻,是吧?”

“翻得非常绚烂。”她说。

“好吧,那我就不试了。”

“很快就会有人试,到时候盘子就会飘落到地板上,他们就会去捡,然后再脱手,最后肯定会从椅子里飞出来。我从一开始就警告过他们,可是从来都没用,事情只会越来越乱。别人一定会笑成一团——我指那些游客们,因为我们都看过太多回,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且最后还得打扫。”

那地球人小心地拿起自己的叉子:“我想我明白了。在这里最简单的动作都可能出差错。”

“事实上,你很快就会习惯,至少能应付像吃饭这样的小事。走路要难一点,我从没见过哪个地球人可以正常走出这里。没有人可以步伐稳定。”

接下来,他们闷头吃了一会儿。然后,他又说:“这个‘L’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盯着她的铭牌看,上面写着“赛琳娜·琳德斯托姆·L”。

“是露娜还是月亮的意思,”她口气冷淡,“这个词说明我不是地球移民。我出生在这儿。”

“真的?”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我们这儿的社会规模,大半个世纪以前就形成了。你没想过孩子也会在月球出生吗?我们这里有些月生居民,都已经是祖父辈了。”

“你多大了?”

“三十二岁。”她回答。

他看上去吃了一惊,继而咕哝:“对,当然了。”大江大河小说

赛琳娜扬了扬眉毛:“你的意思是,你能理解?大多数地球人可都想不通呢。”

那地球人说:“我对此还有些了解。我知道大多数衰老的表现,都是因为身体组织无法抗拒重力的作用——比如脸颊松弛、乳··房下垂等。既然月球上的重力是地球上的六分之一,所以月球人看起来更年轻,也就没什么奇怪的。”

赛琳娜说:“也只是看起来而已,我们并非长生不死。我们的寿命跟地球上的人也差不多,不过一般来说年老以后不会那么辛苦。”

“那就已经很好了……当然,我想月球生活也有缺陷的吧。”他此时才吸了第一口咖啡,“你们就不得不喝这些——”后半句说不出来了,看来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来表述,所以索性打住。

“我们也可以从地球上运来食物和饮品,”她笑了,“不过这种运输量很小,只够维持一小部分人短时期的生活。这样的话,如果我们进一步开拓空间,补给就跟不上了。相较而言,我们不如适应这些烂货……要是你来形容,是不是会说得更难听?”

“至少咖啡还可以,”他说,“我得说它比食物强多了。不过那些烂货……对了,琳德斯托姆小姐,一路过来,我怎么从没听人说起过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事,我们什么时候参观它?”

“质子同步加速器?”她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扫视四周,好像在算计,什么时候那些四处乱飞的游客能停下来。“那东西是地球的财产,不对游客开放。”

“你的意思是,月球人不可以随便到那儿去?”

“噢,不是,没这回事儿。操纵它的大部分职员都是月球人。只是地球政府定下了这个规矩:游客禁入。”

“我还真想看看它。”他说。

她说:“我肯定你能看到……你已经给我带来挺好的运气,你看,食物没乱飞,也没哪位女士或者先生撞到地板上。”

她站起身来,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十分钟以后就要出发了。请把餐盘放在原位。洗手间在那边。过一会儿我们将参观食品加工厂,我们刚才吃的午餐就是从那里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