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章 也缄口不言 · 1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0

赛琳娜放声大笑,声音传到狄尼森的耳机里,很有金属感。她窈窕的身材掩藏在宽大的太空服里,不见了平时的风韵。

她说:“来啊,本,没什么可怕的。你已经是个老鸟了——你都待了一个月了。”

“二十八天。”狄尼森嘟囔着。在厚厚的太空服里,他感到呼吸困难。

“一个月,”赛琳娜坚持,“自从你来以后,月球已经绕过半个地球了,这可以叫作刚好‘半地’。”她的手指向南方的天空,地球优美的弧线在空中无比灿烂。

“好吧好吧,不过还得等等。我一到月面上来,胆子就不像在地下那么大了。我要是摔倒怎么办?”

“摔倒又怎样?以你的标准来说,这里的重力很弱,脚下的月面也很柔软,而你的盔甲够结实。要是摔倒了,你只要顺势倒下,打个滚就行了。其实那也很好玩。”

狄尼森怀疑地望着她。在地球幽冷的光芒中,他记起一周前参观太阳能电池的时候,正是白天。雨海底部一望无际的电池板映照在耀眼的阳光中,丝毫没有温柔的触感。而相比之下,因为没有白天强烈的光线对比,夜晚暗淡的月面看起来非常美丽;地光所到之处,尽是一片柔和而晶莹的白色。而阴影部分更不见了白日里强烈的反差,温和得没有一丝棱角。天空中星光璀璨,而地球——那个迷人的巨大球体——海洋蓝色的基调上白云缭绕,时不时还会有一角褐色的陆地悄悄显露。

“好吧,”他说,“我得抓着你点儿,不介意吧?”

“当然不。我们也不会一直上坡。这个坡面比较合适初学者。看好了,我要慢慢起步了。”

👑 梦`阮`读`书w w w .men g Ruan . c o m .

她每一步都迈得很远,动作缓慢,摇摇晃晃。他极力和她保持步调一致。他们脚下的上坡路积满灰尘,他每迈一步,尘土都会四散飞扬,不过马上又在真空中沉淀下来。他努力地跟在她后面,亦步亦趋。

“好,就这样,”赛琳娜一边说,一边抓着他的胳膊,帮他保持平衡,“你做得相当不错,作为一个地球佬——不对,我该叫你新人才合适——”

“谢谢。”

“其实也没好多少。把移民叫作新人,跟把地球人叫作地球佬是一样的。或者我应该说,你干得很漂亮,相对于你的年龄而言。”

“别!这更难听。”狄尼森气喘吁吁地说,他觉得额头上已经冒汗了。

她说:“在你的一只脚将要落地的时候,另一只脚也要稍稍用点力,这样你的步子会更稳,走起来更轻松。不,不对——看着我。”

狄尼森松了口气,停下步子,看着赛琳娜。即使在厚厚的太空服包裹之下,她的步态也一样轻盈优美。她慢慢起步,节奏分明地向前跳出。几步走完她便转回来,跪在他的脚边。

“你先慢点,往前迈,本。什么时候该用力,我会推你的脚。”

他们试了几次,狄尼森说:“这比在地球上还累,我得歇会儿。”

“好吧。这是因为你的肌肉还不适应这种动作,缺乏协调性。你要知道,你的敌人是你自己,而不是重力……好了,坐下来调整一下呼吸,我们不会再走这么远了。”

狄尼森问道:“要是我躺下来,会不会把背包压坏?”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小说

“不会,当然不会,不过最好不要试,至少别直接躺在地面上。这里的绝对温度只有120开氏度,或者说零下150摄氏度。要是你非要躺下的话,尽可能减少与地面的接触面积。如果是我,只要坐下就好。”

“这样啊。”他嘴里咕哝着,也坐了下来。他故意面向北方,背对着地球,“你看,那些星星!”

赛琳娜坐在他对面,身体侧对着他。在地光的照射下,透过面罩,他可以不时看到她的脸庞。

她说:“难道你在地球上看不到吗?”

“没这么清楚。即使在晴天,地球的大气层也吸收了很大一部分光线。由于大气温度的不均衡,它们都像在闪烁;还有城市的灯火,即使遥远,也会将星光淹没。”

“听起来好像挺没劲的。”

“你喜欢出来吗,赛琳娜?到月面上来?”

“不算特别喜欢,不过也不反对。其实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总得带一些游客上来。”

“现在你不得不带我上来了。”

“本,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是两码事。导游要做的只是安排好的项目,非常无聊,一点意思都没有。你总不会以为我还会带他们散步吧?散步是月球人——还有新人的事。其实,主要是新人。”

“好像没多少人喜欢,你看周围只有我们两个人。”

“噢,你不知道,出来也是分日子的。你以后会看到,到了竞赛日那天,这里就大不一样了。不过,那种场景你也不会喜欢的。”

“现在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从事滑行这项运动的,是不是主要都是新人?”

“应该是。一般的月球人都不太喜欢上来。”

“内维尔呢?”

“你想问,他对地表有什么看法吗?”

“是。”

“说实话,我好像从没见过他上来。他是个真正的都市男孩儿。你为什么这么问?”

“也没什么,只是我向他提出参观太阳能电池的时候,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是自己却不愿陪我一起去。我还是盛情邀请他,因为得找个懂行的人回答我的问题,不过他怎么都不肯去。”

“我猜你还是找到个人陪你。”

“对,也是个新人。照你的说法,也就不难理解内维尔博士对电子通道的态度了。”

“你的意思是?”

“这么说吧——”狄尼森身体往后仰着,双腿轮流踢起,懒洋洋地看着它们缓缓地起起落落,“你看,挺好玩的,看啊,赛琳娜——我的意思是,在太阳能电池完全够用的情况下,内维尔依然无比执著,一定要在月球上建立电子通道。我们在地球上根本无法如此使用太阳能电池,因为在大气层包裹之下,太阳辐射远没有这么强烈,这么光芒夺目,这么持久不衰。在太阳系的所有天体中,月球是最适合太阳能电池应用的一个。尽管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可是这种对太阳能电池的依赖,又把我们紧紧地拴在月表附近,而如果你又讨厌月表的话——”

赛琳娜猛地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本,我们休息得够多了。起来!起来!”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继续说道:“如果电子通道一旦建立,那就意味着那些不喜欢月球表面的居民,从此可以远离月表。”

“我们要往上走了,本。我们要走到那上面去。你看见了吗?就是远处明暗交界的地方。”

他们默默地向上走去,爬上最后一道斜坡。在狄尼森眼前的是一个光滑的下坡,宽阔的坡道上没什么灰尘。

“对一个新手来说,这坡有点太光滑了,不利于循序渐进,”赛琳娜说,正回答了他心中的问题,“不要急于冒进,我还是先让你看一个袋鼠跳吧。”

说着,她就马上一个袋鼠跳,向上飞起。快要落地时,她回过头来说:“就这样。你坐下来,我会调节一下——”

狄尼森坐了下来,面对下山的方向。他往下看去,心里惴惴不安。“我们真能滑下去吗?”

“当然。月球上的重力比地球上弱得多,所以你对地面的压力也小得多,这就意味着摩擦力也小得多。月球上所有东西都比地球上更滑。这就是为什么,你在月球上的走廊和宿舍里走起路来都很困难。要不要听我的导游课,就是我给游客们讲的那种?”

“不用了,赛琳娜。”大江大河小说

“再说,我们还有必备工具,滑翔器。”她把一个小气筒塞到他手里。上面有个夹子和一对小管。

“这是什么东西?”本问道。

“只是个小储气罐。它会在你的鞋底喷射出一种气体。这种薄薄的气垫会滞留在你鞋底和地面之间,使摩擦力减少到近乎为零。它可以让你几乎飞在空中。”

狄尼森不安地说:“我不太赞成。在月球上,这么浪费燃气可不大好。”

“噢,行了吧。你以为这个滑翔器里装的是什么气体?二氧化碳?还是氧气?不,都是废气,是氩气。它来自月球的土壤,用之不竭。它是在亿万年中由钾-40分解而来……本,这其实就是我导游课的部分内容……在月球上,氩气的作用也不大。要是只用来做滑翔器的话,一百万年也用不完……好了,你的滑翔器装好了。等我一会儿,我得装好我自己的。”

“怎么用?”

“都是自动的。你只要开始滑行,就会触发开关,气垫就会喷射出来。你的气罐只有几分钟的储量,不过这也足够你用了。”

她站起身来,又把他拉起来。“面对山下……来吧,本,这是缓坡,看着它,它就像平地一样。”

“不,不对,”狄尼森怏怏地说,“对我来说,它就像悬崖。”

“胡说。现在听好了,记住我说的话。先是双腿分开,大概六英寸远,一只脚稍稍靠前,哪只都行。然后双膝弯曲。不要怕被风吹歪,这里根本就没风。不要往上或者往后看,要实在忍不住,可以往两边看看。最重要的是,等你最后滑到平地的时候,不要急着刹车——你的速度远比你想象的要快。只要等你的气罐耗尽,摩擦力最终会让你慢慢停下来的。”

“这么多,我怎么记得住?”

“行了,你能记住。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的。万一你摔倒了,而我又没有抓住你的话,千万不要乱动。只要放松身体,顺势翻滚或者滑行就好。这里没有什么石头,不会撞伤的。”

狄尼森咽了口唾沫,向前看去。斜坡一直向南延伸出去,在地光下闪烁着微冷的光芒。几处微小的崎岖反射出稍稍显眼的亮光,使长长的坡道上平添了几处模糊的斑纹。地球半圆的轮廓划过漆黑的天幕,正悬在头顶。

“准备好了吗?”赛琳娜问道。她的双手交叉在胸前。

“好了。”狄尼森有气无力地回答。

“出发吧。”说完,她一把推在狄尼森背上,他感到自己开始滑动。起初,他动得非常缓慢。他回头望向她,晃晃悠悠的,她说:“别怕,我就在你身边。”

开始,他还能感到脚下的月面——然后,感觉消失了。滑翔器启动。

过了一阵,他觉得自己好像静止住了。耳边没有风声掠过,也看不出身边的景物变化。但是当他回头望向赛琳娜的时候,发现光线和阴影都在向后移动,速度越来越快。

“眼睛盯住地面,”赛琳娜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直到速度加起来为止。速度越快,身体就越稳定。双膝弯曲……本,干得真不错。”

“对一个新人而言。”狄尼森在喘着粗气。

“感觉如何?”

“像飞一样。”他说。身体两侧光影斑驳,都在急速后退。他先看看一边,再看另一边,想从后退的景物中,找到飞速前进的感觉。还没等他确定找到,就感到一阵头晕,不得不马上向前看,盯住地面,这才又找回身体的平衡,“不过,这个比喻对你而言并不恰当。因为你并不知道在地球上飞是什么感觉。”

“现在我知道了。飞一定就像滑行一样——我比较清楚滑行的感觉。”

她毫不费力地跟在他身后。

狄尼森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即使一直向前看,他也能感到飞驰的滋味。月面的景物正向他飞速迫近,又从身体两侧瞬间划过。他说:“滑行的时候,你们一般有多快?”

“一场高水平的竞速比赛中,”赛琳娜回答,“记录时速可达一百英里——当然,那时的坡道也比这个陡得多。你现在的时速大概有三十五英里左右。”

“我怎么感觉还要快一些。”

“没有,没那么快。我们现在已经到平地了,本,你一直都没摔倒。坚持住,气罐要耗尽了,你马上就能感到摩擦力了。什么都不要做,继续往前滑。”

赛琳娜话音未落,狄尼森的双脚就突然感到一阵压力。这时他猛然体会到了自己的速度。他牢牢攥住拳头,努力控制双臂,不让它下意识地上摆。他知道,只要胳膊一抬起来,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向后摔倒。

他眯起眼睛,屏住呼吸,直到肺快要憋爆,然后他就听到赛琳娜说:“干得漂亮,本,干得漂亮。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新人在首次滑行中,居然可以不摔倒。其实你摔倒了也无所谓,大家都会摔跤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可不想摔跤。”狄尼森轻轻咕哝着。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睁大眼睛。地球还是那样静静地挂在天边。他的速度慢慢地降了下来——慢慢地——慢慢地——

“我现在停下来了吗,赛琳娜?”他问道,“我不敢肯定。”

“你已经停住了。现在别动,在我们返回之前,你得休息一下……见鬼,来的时候,我把东西丢在半路上了。”

狄尼森狐疑地看着她。他们不是一路在一起吗?她跟他一起爬上山,又一起滑下来。不过还没等他从高度紧张中回过神来,她已经几个长距离的袋鼠跳,飞出一百码开外。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这儿!”从耳机里听,她的声音很大,好像就在他身边一样。

没多久她就回来了,怀里夹着一个严严实实的塑料包裹。

“记得吗?”她说,“在我们往上爬的时候,你问过我这是什么,我当时告诉你,我们回去的时候用得着。”她揭开包裹,把它放在满是灰尘的月面上。

“它的全名叫月球躺椅,”她说,“不过我们一般都叫它躺椅,因为在这儿,月球两字是理所当然的,不必时时挂在嘴边。”说着,她把一个气筒塞了进去,打开一个阀门。

那东西开始充气。狄尼森心里老觉得应该有“咝咝”的声音,不过周围没有空气,当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声音。

“你不用问了,我直接告诉你吧,”赛琳娜说,“这还是氩气。”

那东西现在已经充足了气,变成一个结实的气垫,有六条腿。“你躺上去,”她说,“它跟地面的接触面积非常小,你躺上去以后,周围都是真空,身体的热量就不容易流失。”

“别告诉我这玩意儿是热的。”狄尼森惊讶地说。

“氩气在注入的时候已经加热了,不过也只是相对比较热而已。大概最后绝对温度能达到270开氏度,差不多能融化冰。足够了,躺在上面,你的太空服热量流失速度就不会超过限度。过来吧,躺下。”

狄尼森照做了,感到非常惬意。

“太棒了!”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赛琳娜算无遗漏。”她说。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小说

她从他身边掠过,绕着他轻盈地滑行。她的双腿优美地舞动着,仿佛在滑冰一样。然后她又飘然飞起,双脚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最后一肘点地,盘坐着落在他的身边。

狄尼森叫了起来:“天哪,你怎么做到的?”

“熟能生巧啊!你可不要这样尝试,会把胳膊摔断的。我先跟你说一声,我要是感到太冷了,就得到垫子上跟你挤挤。”

“没关系,”他说,“这玩意儿很结实,能躺两个人。”

“噢,他们会说我不检点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我想。太刺激了。”

“刺激?你刚才一直没摔倒,很了不起的记录啊。你不介意我回去四处宣扬吧。”

“不,我这人就爱听表扬……你不指望我还能再来一次,是吗?”

“现在吗?当然不。我自己都做不到。我们再休息一会儿,等你的心跳恢复正常了,我们就往回走。要是你现在把腿伸给我,我可以把滑翔器给你解下来。下次,我会教你自己操作。”

“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当然会有了。难道你玩得不开心吗?”

“不只开心,也很恐怖。”

“下次就没这么可怕了。越往后,恐惧就会越来越少,最后就会完全消失,只剩下乐趣。到那时候,我们来一场比赛吧。”

“不,我不干。我太老了。”

“在月球上,你不算老,你只不过看起来老一点而已。”

狄尼森躺在月面上,无边的寂静一点点渗入体内。现在,他就面对着地球。它悬在半空,岿然不动。刚才滑行的过程中,只有看着它,心里才有足够的安全感,他才能一路平稳地滑下来。对此,他深怀感激。

他开口问道:“赛琳娜,你经常到上面来吗?我是说,你自己一个人,或者跟一两个朋友一起,在节日以外。”

“应该一次都没有。除了陪很多人一起,你知道,这是我的工作。不过现在我却跟你一起上来了,想想自己都奇怪。”

“唔。”狄尼森随口应了一声。

“你不感到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我个人以为,每个人做一件事都不外乎两个理由,要么是他愿意做,要么是他不得不做。但是不管出于哪个原因,我认为都是个人选择,别人无权干涉。”

“谢谢你,本。很高兴你也这么想。你知道吗?你的优点之一,作为一个新人,是你从不企图干涉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是生活在地下的种族,我们月球人,是穴居人类。可这有什么错吗?”

“一点没有。”凤囚凰小说

“但地球佬们可不这么想。我是个导游,天天都得听他们的屁话。他们嘴里的每一句废话,我都听过几万遍了,无非就那几句。不过在所有这些垃圾语言中,我听得最多的就是,”她开始模仿地球人说话,一口标准的地球语,“‘可是,亲爱的,你们这些人怎么能永远住在地洞里呢?你难道就不会得幽闭症吗?你们从来就没想过,看看蓝天、绿树和大海吗?没想吹吹风,闻闻花香吗——’

“噢,本,我还能一直说下去。他们还会说,‘不过我想你从来没见过蓝天绿树,所以也不会想念’……这么说,好像我们根本收不到地球的电视节目,接触不到地球的文学作品,完全不知道地球的画面和声音,以及味道。”

狄尼森被逗乐了。他说:“你们一般的正式回答是什么?”

“也没什么。我们只是说,‘我们习惯了,女士。’对方要是个男人,就说‘先生’。不过一般都是女人。男人们都在盯着我们的衣服,脑子里想着我们什么时候会脱光。你知道我心里真正想跟那帮白痴说什么吗?”

“告诉我。只要你穿着制服一天,这话都得憋在心里,不过至少你今天可以说出来。”

“有意思,说得好……我想告诉他们,‘听着,女士,为什么我要喜欢你们那个狗屁世界?我们不想挂在任何星球的表面,等着刮风下雨。我们不想感受天然的气流,也不想那些天然的脏水溅到身上。一想到你们浑身细菌,我就恶心;我讨厌你们那难闻的青草、无聊的蓝天,还有那什么破白云。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都能从自己的天空中看到地球,不过我们一般都不愿意。月球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一手创造了它;完全是我们。我们拥有这个家园,我们开发了自己的能源,我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根本不需要你们假惺惺的同情。滚回你们的世界,让你们的重力把你们的奶子拽到膝盖底下去吧。’这就是我要说的。”

狄尼森说:“真不错。不过要是哪天你实在憋不住了,来找我说一遍,心情一定会好很多。”

“你知道吗?老有一些新人建议,在月球上建个地球公园,从地球上带来点种子树苗之类,种点花花草草,说不定还可以搞点动物,带来一点家的感觉——他们一般都这么说。”

“我知道你一定会反对。”

“当然,我当然反对了。家的感觉?谁的家?月球就是我们的家。要是哪个新人想家了,他最好回去。有时候新人比地球佬还讨厌。”

“我会记住你这句话的。”狄尼森说。

“不是说你——你瞎想什么?”赛琳娜说。

他们沉默了一阵。狄尼森在想,是不是该回城区了?赛琳娜什么时候会叫他回去呢?从一方面来说,他的身体也有点累,他已经开始怀念宿舍的舒适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从来都没感到过如此身心放松。他开始考虑背后的氧气还能撑多久。

这时,赛琳娜开口了:“本,我想问你个问题,不介意吧。”

“完全不。如果你对我的私人问题感兴趣,那么我将毫无保留。我身高五尺九寸,在月球上重二十八磅,曾经结过一次婚,已经离了,有一个孩子,女儿,已经长大并结婚了。我读过的大学是——”

“不,本,别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能问问你的工作吗?”

“当然,赛琳娜。尽管我不知道有多少可讲。”

“好吧——你知道巴伦和我是——”

“是,我知道。”狄尼森直接打断。

“我们一起谈过。他告诉我一些事。他说,你认为电子通道会让我们的宇宙爆炸。”

“是宇宙中我们这一部分。它可能把我们银河的一截旋臂轰成类星体。”

“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

狄尼森说:“在我刚到月球的时候,我还不敢确定。不过现在我有把握,我个人确信这一定会发生。”

“那你认为,它什么时候会发生呢?”

“我不知道确切时间,或许是几年以后,也可能是几十年。”

两人又短暂地沉默了一阵。赛琳娜突然抬头说道:“巴伦不相信你。”

“我知道他不信,我也没想说服他。你不可能通过一次正面进攻就颠倒乾坤,变拒绝为相信。这是拉蒙特的失误。”

“谁是拉蒙特?”

“对不起,赛琳娜,我在自言自语。”

“不,本,告诉我,我很感兴趣,求你了。”

狄尼森转过头来,面对着她。“好吧,”他说,“我没什么可保密的。拉蒙特是个地球上的物理学家,他以自己的方式警告全世界,指出了通道的危险。他失败了。地球人需要那个通道,他们渴望免费的能源。这种渴望极其强烈,已经变成一种依赖,他们现在已经离不开那个通道了。”

“但是如果通道意味着毁灭,那他们为什么还不肯放弃呢?”

“他们只要拒绝相信就行。面对难题,最容易的对策就是拒绝相信它的存在。你的朋友,内维尔博士,就是这样的。他不喜欢月面,所以他就强迫自己相信,太阳能电池不好——即使稍微有点公允之心的人,都能看出太阳能电池就是月球最合适的能源。他想要得到电子通道,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待在地下,所以他拒绝相信通道的危险。”

赛琳娜说:“我不认为巴伦会拒绝相信客观的实验数据。你手里有没有足够的证据?”

“我认为有。赛琳娜,它非常奇妙。我想要的东西,完全都是微观层面的,基于一个一个夸克的交互作用。你能听懂吗?”

“你不用详细解释。我跟巴伦谈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我大致明白。”

“好吧,我开始认为想要达到我的目的必须要借用月球的质子同步加速器,它有二十五英里长,由超导体构成,可以处理两万亿电子伏以上的电流。后来我才明白,你们月球人制造出了一种设备,管它叫介子仪,它的功能不亚于同步加速器,可体积却小得多。月球在高科技方面,的确走在了前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谢谢,”赛琳娜有点得意,“代表月球。”

“好了,然后呢,我用你们的介子仪得出的数据,表明微观领域内强作用力正在增强。这种增强正好印证了拉蒙特的理论,推翻了传统理论。”

“你给巴伦看了吗?”

“没有。即使我拿给他看,我想他也不会接受。他会说这个结果毫不重要,他会说我的实验出错了,他会说我没有把所有因素考虑在内,他会说我的操作程序不对……不管他说什么,他的本意就是不想放弃电子通道。”

“那你的意思是毫无办法了?”

“当然有,不过不能硬来,不能像拉蒙特那样。”

“什么办法?”

“拉蒙特的解决方案是强制放弃通道,但是谁都不愿意倒退。你不能把小鸡赶回蛋里去,也不能把红酒变回葡萄,或者把孩子塞回娘胎。如果你想让孩子听你的话,那么你不必非得强迫他做这做那——你应当给他适当的引导,通过他自己的兴趣来引导。”

“什么意思?”

“啊,具体细节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有一个想法,一个简单的想法——或许过于简单了,操作起来很有难度——它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为什么会是两个?没道理啊。”

两人都一言不发,还是赛琳娜先开口了,她一字一句地说:“让我来猜猜,猜猜你这话的含义。”

“我都不知道自己说的究竟有没有含义。”狄尼森说。

“先别说这个,让我猜猜吧。我们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宇宙中,也只能直接感受到这么一个,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以为,这就是而且也只能是唯一的宇宙。但是,某天我们找到了证据,证明还有另外一个宇宙存在,我们把它称为平行宇宙。这时候我们就会以为有两个,而且也只有两个宇宙。这个想法其实毫无道理。如果存在第二个宇宙,那么第三个、第四个……第无穷个宇宙也可能会存在。宇宙的数目不是一,也不会是二,甚至不会是一到无穷之间的任何一个数字,它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并非此时的人类可以把握。”

狄尼森说:“这正是我的理——”沉默,又是沉默。

狄尼森坐了起来,看着面前在太空服内的姑娘。他说:“我想我们该回去了。”

她说:“刚才我说的只是猜测而已。”

他回答:“不,不只是。不管它是什么,但绝不只是猜测。”

 

共一条评论

  1. 是梦影呀说道:

    哇哦!又要出现新的理论了 有趣
    (虽然我还没能猜到下一步是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