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六部 伟大的进军 · 10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头十年,是最可怕的斯大林恐怖时期。特蕾莎的父亲就是在这个时期为一点小事而被捕的,年仅十岁的特蕾莎被赶出家门。萨比娜时年二十,在美术学院学习。讲授马克思主义课的老师对她和同学们就社会主义艺术的前提作了一番解释:苏联社会已相当发达,社会的基本冲突已不是善与恶的冲突,而是善与最善的冲突。粪便(也就是说根本不能接受的东西)只能在“另一边”(比方说美国)存在,鉴于此,只有从外部,只有像某种异体(比方说像间谍),粪便才能渗透进这个只有“善与最善”的世界。

的确,在那个可怕的年代里,苏联的电影充斥了共产主义国家的各大影院,这些影片里处处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纯朴。两个俄罗斯人之间所能产生的最严重的冲突,不过是爱情的误会:他想象她已不再爱他,她也想他不爱她了。末了,他们相互拥抱,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

对这些影片的习惯解释如今是这样的:他们在描绘一种共产主义理想,而当时,共产主义的现实要远远灰暗得多。

这种阐释令萨比娜很反感,一想到苏联的媚俗世界会成为现实,而她又不得不生活其中,让她直起鸡皮疙瘩。她宁愿生活在现实的制度下,哪怕有种种迫害,哪怕要在肉店门口排长队。在现实的世界里,是可以生存的。理想世界一旦实现,在那个到处是愚蠢的笑脸的世界里,她恐怕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过不了一周,她就会因恐惧而死。

在我看来,苏联的媚俗在萨比娜心中激起的情绪很像特蕾莎在梦中感觉到的恐惧,在梦中,特蕾莎看见自己跟一群赤身裸·体的女人围着游泳池在走,被迫唱着欢快的歌曲。水面上漂浮着一具具尸体。特蕾莎不能同任何一个女人讲一句话或提一个问题,如果能,那么她所能听到的答复,只是歌曲的下一段;她不能朝任何一个女人偷偷地看一眼,否则其他的女人会立即向那个站在游泳池上方篮子里的男人揭发她,让他开枪毙了她。

特蕾莎的梦揭露了媚俗的真正作用:媚俗是掩盖死亡的一道屏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