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六部 伟大的进军 · 3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孩提时代,我常翻阅儿童版《旧约》。上面的插图是古斯塔夫·多雷[25]的版画。在书里,我看见上帝高居云端。那是一位长着两只眼睛、一只鼻子还拖着长长的白胡子的老人。我常想,既然长着一张嘴,那么他也应该吃东西。既然吃东西,那么他也必然会有肠子。可我马上又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因为我虽说出身于一个可以说不信神的家庭,但琢磨上帝是否有肠子岂不是亵渎神明。

[25] Gustave Doré(1832-1883),法国文学插图画家。

小时候没有受过任何神学的启蒙教育,但那时我已本能地懂得粪便和上帝之间不可能掺和在一起,所以,基督教人类学关于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这一基本理论是脆弱不可信的。要是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那么上帝就有肠子;要是上帝没有肠子,人就不像上帝。这两种说法只有一种是成立的。

古老的诺斯替教派信徒和五岁时的我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点。二世纪,诺斯替派大师瓦朗坦为了断这该死的问题,断言基督“吃,喝,就是不排泄”。

粪便是比罪恶还尖锐的一个神学问题。上帝给人类以自由,因此可以断言上帝不该对人类的种种罪行负有责任。但是粪便的责任,得由人类的创造者独自来完全承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