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灵与肉 · 17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解开她上衣的一颗纽扣,等着她自己解下去。面对这番期待,她没有顺从。她把自己的身体赶得远远的,她不想为它负一点责任。她既不脱衣服,也不反抗。她的灵魂想以此表明,在根本不赞成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同时,她选择保持中立。

他脱去她的衣服,在这个过程中,她几乎是木然的。他亲她,她的嘴唇没有回应。接着,她突然发现,她的下身已经湿润,她感到吃惊。

她觉得,正是因为她不愿意,她才越加兴奋。她的灵魂已经暗暗同意正在进行着的一切,不过她也知道,要延长这种强烈的兴奋,她即使同意也要保持沉默。如果她高声表示认可,如果她同意心甘情愿地参加这场爱之戏,兴奋将会消失。因为刺激灵魂的,正是身体对她意愿的不由自主的叛逆,正是其对这一叛逆的参与。

他褪掉她的内裤,现在,她完全赤·裸了。灵魂看见身体裸露在陌生人的怀抱之中,这幕情景她觉得难以置信,就好像在近旁凝视火星似的。在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景下,她的身体第一次不再平庸;第一次,她看着它被迷醉;她的身体的奇特性与不可模仿的独特性渐渐凸现。它并非是所有身体当中最平凡的一个(直到目前,她一直这样看),而是最奇特的一个。灵魂的视线停驻在胎记上,无法收回。一个淡褐色的圆形胎记,就在阴毛上方。从这个胎记中,灵魂看见了自己在身体上留下的印戳,灵魂发现,一个陌生人的器官如此贴近地在这神圣的印戳旁抽动真是一种亵渎。

特蕾莎抬起眼睛,看见了他的脸,这时,她想起她从未同意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灵魂已经刻下印记的身体,投入一个她不认识并且她也不想认识的人的怀抱。顿时,心中涌起一股恨意,令人昏眩。她在唇间集起一口唾沫,要啐陌生人的脸。他俩互相贪婪地注视着。他察觉到她的怒气,加快了动作。特蕾莎远远地感到快·感来临,开始叫喊:“不,不,不。”她抵抗着正在临近的快·感,而因为她的抵抗,被抑制的快·感大量渗入她的整个身体,没有任何的出口可以逃逸。快·感在她的身体里蔓延,犹如注入静脉的一剂吗啡。她在男人的怀抱中挣扎着,乱捶乱打,朝他的脸上啐唾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