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灵与肉 · 16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是建于世纪初,位于布拉格郊外工人居住区的一栋楼房。她走进过道,两边是石灰墙,脏兮兮的。沿着楼梯年久失修的石台阶和金属扶手,她来到二楼。往左拐。是第二个门,没有门牌也没有门铃。她敲了敲门。

他打开门。

整个住所只有一个房间,离门两米的地方用一块帘子隔了起来,让人感觉像是个门厅。这里,有一张桌子、一个炉子以及一个小冰箱。进到里屋,她发现是一个窄窄长长的房间,正对面,在房间的尽头,是一扇狭长的窗户;在一边,是书架,另一边,是张沙发和惟一的一把扶手椅。

“我家里很简单,”工程师说,“但愿没有让您失望。”

“不,一点儿也不。”特蕾莎说,两只眼睛盯着占据了整个墙壁放满了书的书架。这个男人没有张像样的书桌,却有很多很多的书。特蕾莎为此感到欣喜,一路上一直伴随着她的不安开始消除了。从小时候起,她就把书看作一个秘密兄弟会的暗号。有这样一个书架的人是不可能伤害她的。

他问她想喝点什么。来点葡萄酒?

不,不,她不想喝酒。如果真要喝点什么的话,那就咖啡吧。

他消失在帘子后面,她走近书架。其中一本书攫住了她。是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的一个译本。多么奇怪,竟然在这样一个陌生人的家里找到这本书!几年前,托马斯曾把这本书送给特蕾莎,请她认真地读一读,跟她讲了很久很多。后来他在一份报纸上发表评论,就是那篇文章搅乱了他们的整个生活。她注视着书脊,逐渐平静下来。似乎托马斯故意在这儿留下他的痕迹,留下一个表示自己已经安排了一切的信息。她拿下书,翻了开来。等工程师进来,她要问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本书,他看过没有,他觉得怎样。如此一来,略施小计,通过交谈,她便可从这个陌生人房间的危险之境进入托马斯思想的熟悉天地。

这时,她感到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工程师从她手里抽出书,默不作声地将书放回书架,然后领着她朝沙发走去。

她又想到了她对彼得山上行刑者说的话,她大声叫道:“不,不!这不是我的意愿!”

她深信这是一句能够迅速扭转形势的魔咒,但是在这个房间里,这些字眼失去了魔力。我甚至认为它们反倒促使这个男人表现得更加决断:他紧紧压着她,把手放到她的一只乳··房上。

奇怪:这一接触立刻使她摆脱了不安。似乎通过这一接触,工程师揭示了她的身体,她终于意识到,赌注,不是她(她的灵魂),而是她的身体,仅仅是她的身体。这身体背叛了她,她把它赶得远远的,任其列入其他身体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