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轻与重 · 1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永恒轮回是一种神秘的想法,尼采[1]曾用它让不少哲学家陷入窘境:想想吧,有朝一日,一切都将以我们经历过的方式再现,而且这种反复还将无限重复下去!这一谵妄之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1]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德国哲学家,著作有《悲剧的诞生》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

永恒轮回之说从反面肯定了生命一旦永远消逝,便不再回复,似影子一般,了无分量,未灭先亡,即使它是残酷,美丽,或是绚烂的,这份残酷、美丽和绚烂也都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对它不必太在意,它就像是十四世纪非洲部落之间的一次战争,尽管这期间有三十万黑人在难以描绘的凄惨中死去,也丝毫改变不了世界的面目。

若十四世纪这两个非洲部落之间的战争永恒轮回,无数次地重复,那么战争本身是否会有所改变?

会的,因为它将成为一个突出的硬疣,永远存在,此举之愚蠢将不可饶恕。

若法国大革命永远地重演,法国的史书就不会那么以罗伯斯庇尔为荣了。正因为史书上谈及的是一桩不会重现的往事,血腥的岁月于是化成了文字、理论和研讨,变得比一片鸿毛还轻,不再让人惧怕。一个在历史上只出现一次的罗伯斯庇尔和一位反复轮回、不断来砍法国人头颅的罗伯斯庇尔[2]之间,有着无限的差别。

[2] Maximilien Marie Isidore de Robespierre(1758-1794),法国大革命领导人之一。

且说永恒轮回的想法表达了这样一种视角,事物并不像是我们所认知的一样,因为事情在我们看来并不因为转瞬即逝就具有减罪之情状。的确,减罪之情状往往阻止我们对事情妄下断论。那些转瞬即逝的事物,我们能去谴责吗?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哪怕是断头台。

不久前,我被自己体会到的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所震惊:在翻阅一本关于希特勒的书时,我被其中几幅他的照片所触动。它们让我回想起我的童年,我的童年是在战争中度过的,好几位亲人都死在纳粹集中营里。但与这张令我追忆起生命的往昔,追忆起不复返的往昔的希特勒的照片相比,他们的死又算得了什么?

与希特勒的这种和解,暴露了一个建立在轮回不存在之上的世界所固有的深刻的道德沉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预先被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地许可了。

 

共 14 条评论

  1. 姐姐洋子说道:

    当所有认识到的字结合在一起时,所言何意,全然不懂。

    1. 匿名说道:

      我也是,一度觉得自己理解能力太差,我只读到了一种生命的渺小,悲凉,宇宙的循环往复,生命与生命的相对比较

      1. 匿名说道:

        加一,我似乎只能理解出一种短暂,还不知道对不对……

  2. 筱筱酱说道:

    因为永恒轮回的想法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被广泛认可,所以虽然有些人明明就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却还是被和解。不认可轮回的存在,就等于默认了道德的沉沦。一切都已经被预先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的许可了。若是相信世存轮回,就应该时刻把控道德的警戒线,不要做违背道德的事情。犯错若是被钉在十字架,有轮回就是次次被钉。

    1. 匿名说道:

      感谢大佬!看完你的评论后再回去想想,明白了很多!

  3. 这里可以匿名的吗说道:

    战争之后,那些侵略者也会这么想吗?沉重的血淋淋的夺走那么多生命的残酷战争也会被模糊掉,被慢慢的和解掉吗?真的,需要让后人认识到战争的真相啊。我曾经在某本书里看到过(自己也没有去确认)二战即将爆发时,有很多欧洲年轻人迫不及待,认为可以在战争中声名远扬。但是生命真的是像芦苇一样的啊。

  4. 我有无用树说道:

    半通透为文学创造了可能。它使人们能够在樊笼中舞蹈。

  5. 匿名说道:

    因为人的一生太长太短

  6. 匿名说道:

    我来读书,只为追寻文字间的宁静。

  7. 匿名说道:

    我们要敬畏自然运转规律和生活因果的关联性,作者所说轮回,在我看来不仅仅只是生命有来世,而是万事万物的运转规律。当人不相信它们的存在时,总是在重蹈覆辙。当人们不相信轮回时,小到自己过往过错大到历史灾难,都不被吸取教训而慢慢遗忘,这便是道德的沉沦,一切被事先原谅,它们便卑鄙地被许可。

  8. 举轻也重说道:

    敬畏是良知的觉悟,尊重是道德的守护。既有因果就有轮回。

  9. 陌离说道:

    哇我读英文版的时候都不知道那些单词是怎么一回事,一看翻译原来这么有哲理的啊,怪不得读不懂

  10. 舟舟爱闷哼说道:

    我们都是蜉蝣 与宇宙命运相比

  11. 蓝平平说道:

    呃,看不懂,但是微妙地能懂她讲了什么,更深刻的就读不懂了……
    只能看懂字面意思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