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七部 诗人死去 · 11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觉得脸上流下了耻辱的泥浆,他知道,现在他的脸脏成这样,他再也无法在这里多待一分钟。他们根本无法平息他的愤怒,安慰他。

“不要想让我妥协,”他说,“在某些情况下是不可能妥协的。”接着他站起身,神经质地转向那个插话的人:“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很遗憾,画家在做小工,他只能在灯光下作画。但是,客观地来看待事情,就算他在烛光下作画或者根本就不作画也没什么。这根本不会有任何改变。他绘画作品所表现的那个世界已经死去很久了。真实的生活在别处!完全是在别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再到画家那里去了。和他谈论那些并不存在的问题一点意思也没有。但愿他过得好!我对死人从来无话可说!但愿土地能够轻一点。这话也是说给你听的,”他的食指指着插话者,“但愿压在你身上的土地能轻一点。你已经死了,而你自己还不知道。”

那个人也站起身来,说:“也许看死人与诗人干上一架很有趣。”

雅罗米尔觉得热血冲上脑门:“我们可以试试看。”他说,他举起拳头想要揍那个插话者,但后者抓住他的胳膊,将他反身一扭,让他转了个圈,接着插话者一手揪住雅罗米尔的领子,另一只手提着雅罗米尔的裤子,将他举了起来。

“我应该把诗人先生放在哪里?”他问。

刚才试图让两人和解的年轻男女此时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男人穿过房间,空中的雅罗米尔如同一条柔弱的鱼,绝望地挣扎着。他一直把雅罗米尔举到阳台的门边。他打开落地窗,把诗人放在阳台上,踢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