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七部 诗人死去 · 9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女电影艺术家的卧室里,大家谈兴正浓,烟雾缭绕,一个男人(他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隔着烟雾审视着雅罗米尔,看了很长时间:“我好像听人谈起过您。”最后他终于说。

“谈起我?”雅罗米尔得意地问。

男人问他是否就是那个自童年时代起就经常去画家寓所的小伙子。

能够通过某种媒介和这群陌生人搭上关系,雅罗米尔对此感到很高兴,他于是急急忙忙地承认了。

“但您有很久没去了,”男人说。

“是的,很久了。”

梦*阮*读*书 🌳 - ww w_m e n g R u a n_c o m _

“为什么呢?”

雅罗米尔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好耸耸肩。

“我知道为什么,我。因为这也许会妨碍您的事业。”

雅罗米尔试图笑出声来:“我的事业?”

“你发表诗歌,在会议上朗诵诗歌,这座房子的女主人为了修正自己的政治声誉拍了一部关于你的片子。而画家却没有权利在公众场合露面。你知道吗,在报纸上他被当成人民的敌人来看待?”

雅罗米尔沉默着。

“你知道吗,知道还是不知道?”

“是的,我听说过。”

“好像说他的画是资产阶级的垃圾。”

雅罗米尔沉默着。

“你知道画家在干什么吗?”

雅罗米尔耸耸肩。

“他被赶出学校大门,他在一个工地上做小工。因为他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思想。他只能晚上在灰暗的灯光下画画。但是他画了非常棒的油画,而你则写了些表面光亮的垃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