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诗人在奔跑 · 18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生活在别处,在索邦大学的墙上,大学生曾经这样写道。是的,他很清楚,这正是为什么他要离开伦敦去爱尔兰,因为爱尔兰人民正在奋起反抗。他叫珀西·比西·雪莱,二十岁,是个诗人,他随身带了几百份传单和宣言,这是他进入真实生活的通行证。

因为真实的生活在别处。大学生掘开马路的路面,掀翻汽车,设置路障;他们闯入这个世界的方式是那么美丽与喧闹,在催泪弹和火焰的照耀陪伴下。相比之下兰波的命运是多么痛苦,他只能梦想巴黎公社的路障,可自从他回到夏尔维尔,他就没再去过巴黎。但是在一九六八年,成千上万的兰波都在设置自己的路障,在路障后的他们坚决不同意与这个世界的旧主人进行任何妥协。人类的解放要么是彻底的,要么就根本谈不上人类的解放。

但是就在距离一公里远的地方,在塞纳河的另一边,这个世界的旧主人仍然在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拉丁区的喧闹在他们看来是那么遥远。梦想是现实,大学生在墙上写道,但仿佛事实正相反:这所谓的现实(路障,砍断的树木,红旗),才是梦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