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28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怎么了,雅罗米尔?”这充满同情的问话中所包含的关爱令他热泪盈眶;他无法逃避,妈妈继续道,“你是我的孩子,不管怎么说。我从心底了解你。我知道你的一切,尽管你不愿告诉我。”

雅罗米尔转过头,他感到羞耻。妈妈一直在说:“别把我当成你的妈妈,就把我当成你一个年长的朋友好了。如果你告诉我,你会感到轻松的。我知道你非常痛苦。”她温和地补充说,“我知道是因为一个女人。”

“是的,妈妈,我很忧伤,”雅罗米尔同意地说,因为他被关在这互相理解的温暖氛围中,他无处逃避,“但我实在难以启齿……”

“我理解。再说,我也不是要你现在就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向我倾吐一切。听着,今天天气好极了。我决定和朋友一起坐船去郊游。我带你去。你得散散心。”

雅罗米尔一点也不想去,但是他没有不去的方便借口;再说,他是如此忧伤如此疲倦,以至于没有辩解的精力了,于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和四个女人一起坐上了游船的甲板。

女人都是和妈妈一个年龄的,雅罗米尔为她们提供了一个非常理想的话题;对于他已经通过高中毕业考试,她们感到非常惊讶;她们发现他很像他妈妈;她们还很惊讶他竟然决定注册读高等政治学校(她们认为这个如此敏感的男人不太合适读这个学校),很自然地,她们用一种轻佻的口吻问起他有没有女朋友;雅罗米尔真是讨厌透了她们,他沉默着,但是看到妈妈的兴致很好,为了她,他顺从地笑着。

游船靠岸了,女人和她们的小伙子上了岸,岸上人很多,大多都只穿泳衣,她们找到了一处可以日光浴的地方;她们当中只有两个人事先穿了泳衣,第三个脱了衣服,露出白皙的身子,只穿短裤和胸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她对自己只穿内衣一点也不感到羞耻,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丑无需羞耻),而妈妈说她只打算晒晒她的脸,于是她转向太阳,闭上了眼睛。接着,四个女人一致同意说小伙子应该脱了衣服晒太阳或游泳;再说妈妈事先就是这么想的,她给雅罗米尔带了游泳裤。

附近的咖啡馆传来流行音乐的声音,雅罗米尔又沉浸在失恋的忧伤中;晒得黝黑的男男女女从附近走过,都只穿着泳衣,雅罗米尔觉得他们都在看他;他被裹在他们的目光之中,仿佛在受火焰的炙烤一般;他希望没人注意到他是和四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在一起,但他的努力显然又是徒劳;女人七嘴八舌地围着他,就好像一个母亲长了四个饶舌的脑袋;她们坚持让他脱了衣服游泳。

他反对说:“我连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

“傻瓜,没人会看你的,你只要围条浴巾就行了,”那个穿着玫瑰红胸罩和内裤的胖女人说。

“他怕羞,”妈妈笑着说,其他所有的女人也都和她一起笑了。

“我们应该尊重他,他怕羞,”妈妈说,“来,你就在浴巾后面换衣服好了,没人会看你的。”她伸开双臂,展开一条白色的大浴巾,这保护伞可以为他遮挡海滩上所有的目光。

他往后退去,妈妈拿浴巾跟着他。他一直在往后退,而她一直跟着他,看上去就好像一只长着白色翅膀的大鸟在追逐逃跑的猎物。

雅罗米尔后退,再后退,接着他掉头跑了起来。

-梦-阮-读-书 m e n g R u a n^ c o m. 🌂

其他三个女人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妈妈一直展着她那白色的大浴巾,而他钻进了赤·裸的年轻身体的丛林中,直至他彻底消失,消失在她们的视野之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