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16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在离棕发家伙住处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广场;他们走进广场,谈了很多;雅罗米尔得知姑娘是个大学生,比他大两岁(这条信息让他觉得非常骄傲);他们沿着广场弯弯曲曲的小路走着,姑娘发表着充满智慧的言谈,雅罗米尔也发表着充满智慧的言谈,两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信仰,想法,性格告诉对方(姑娘更科学性一点,雅罗米尔则偏文学性);他们列出了自己所欣赏的那些伟人的名字,姑娘重复说她很喜欢雅罗米尔的那些奇谈怪论;她沉默一会儿,接着提到了希腊青年才俊[9]这样的词;是的,他走进房间的时候,她就有这样的感觉,一个优雅的希腊青年才俊……

[9] 希腊文,éphèbe。

雅罗米尔并不是真正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但他觉得自己被冠上一个名字是很美好的事情,不管这是个什么样的词,哪怕是另外的一个希腊词语;再说他猜到这个词是用于年轻人的,并且它所指的青春不应该是他至今为止所体验的那种笨拙而卑微的青春,而是让人充满欲·望的,值得尊敬的青春。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姑娘原本看到了他的不成熟,但是突然之间,姑娘将他从某种笨拙中释放出来,给了他一种超越的感觉。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怎样的安慰啊,于是他们在广场上兜到第六圈的时候,雅罗米尔完成了一个打一开始就想完成的手势,他甚至都没有时间鼓足勇气下定决心就做了:他抓住了姑娘的胳膊。

说他抓住了姑娘的胳膊并不确切,应该说他是巧妙地将手塞进了姑娘的胳膊下;他悄悄地完成这个手势,好像他不愿意让姑娘察觉似的;的确,她几乎没有什么反应,而雅罗米尔的手就这样羞涩地放在姑娘的身体上,仿佛某件身外之物,一个包,或是被忽略的一个包裹,主人早已忘记,并且随时都可能遗弃。但是很快塞在姑娘胳膊下的那只手就感觉到,它的存在已经受到注意。而他的脚步也感觉到姑娘的脚步在渐渐减慢。他知道这种减慢表明某件事情将要不可逆转地发生。通常情况下,当某种不可逆转的事情在即将发生之际,人们会加速事件的发生(也许是为了证明在事件的进程中我们还是有一点微小的决定权的)。这就是为什么雅罗米尔的手,他那几乎一动也未曾动过的手突然活跃起来,抓住了姑娘的胳膊。姑娘停下来,朝雅罗米尔脸蛋的方向抬了抬眼镜,她的书包掉在了地上。

雅罗米尔惊呆了;刚开始的时候他完全沉醉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姑娘带着书包;现在书包掉在地上,它仿佛上天的启示一样出现了。而当他想到姑娘进大学以后就直接参加了马克思主义聚会,她的书包也应该散发着大学课本和厚厚的科学巨著的油墨味儿,他更加陶醉:她把整个大学扔在地上,就是为了腾出手来抓住他。

书包落地实在是太感人了,他们于是开始了心醉神迷的拥抱。他们长时间地拥吻,以至于接吻终于结束,他们简直不知该怎样继续,她重新朝着他的方向抬了抬眼镜,带着一种慌乱对他说:“你也许觉得我和别的姑娘没什么两样,我不希望你认为我和别的姑娘没什么两样。”

也许这些话比刚才书包落地更加感人,雅罗米尔惊愕地发现眼前的这个姑娘爱他,从一开始起就爱上了他,奇迹般地,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顺便记下了(记在记忆的边缘,以便日后能认真仔细地重新阅读)女大学生还提到别的女人,好像认为他在这方面已经有很丰富的经验,爱他的女人体会到的只能是悲伤。

他回答姑娘说他不认为她和别的女人一样;姑娘捡起她的书包(现在雅罗米尔可以好好看看这书包了:书包的确又大又沉,装满了书),他们开始绕着广场散第七圈步;由于他们再次停下拥吻,他们突然间被笼罩在一束强光之下。两个警察站在他们面前,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

两个情人窘迫地找出自己的证件;哆嗦着递给警察,也许警察正在抓卖淫嫖娼,或者根本就是为了寻开心打发执勤的无聊时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给这两个年轻人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在剩下的时间里(雅罗米尔一直把姑娘送回家),他们一直在谈论遭到偏见、道德、上一代人和愚蠢的法律迫害的爱情,谈论这个应当彻底清扫的世界的腐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