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8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这些干草切割机模糊地吞吐着烟雾

也许是在抽着她内心的烟草

他写道,他是要表达被田野吞没的年轻姑娘的身体。

他的诗中经常会出现死亡。但是妈妈搞错了(她仍然是他诗歌的第一个读者),她以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儿子的早熟,是因为他沉迷于生命的悲剧性。

雅罗米尔诗歌中所出现的死亡与真实的死亡鲜有相同之处。死亡只有在通过衰老的裂缝渐渐开始侵入人体的时候才会变得真实起来。但是对于雅罗米尔来说,这种真实的死亡还遥不可及;死亡对他来说是抽象的;不是一种事实,而是一种冥想。

但他在这种冥想中找寻的又是什么呢?

他找寻的是一种无边的伟岸。他的生命已经是无可挽回的渺小,他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微不足道,那么灰暗。但死亡是绝对的;它是不可分割的,不可化解的。

年轻女人的出现是不值一提的(抚摸,或是许多毫无意义的词),但她的缺席却具有无穷的伟大的意义;想象着一个年轻女人被田野吞没,他突然发现了一种痛苦的高贵和爱情的伟大。

但是他在死亡之梦中找寻的不仅仅是绝对,他找寻的还是一种幸福。

他想象着慢慢融入土地的身体,他觉得这一幕爱情的场面无比高贵,身体变成了大地,慢慢地,充满了欲·望。

🐏 梦*阮*读*书ww w_m e n g R u a n_c o m _

尘世在不断地伤害他;他总是在女人面前脸红,他很害羞,到处看见的都是嘲笑。可是在他的死亡之梦中,他找到了安宁,那里的生活缓慢、寂静而幸福。是的,死亡,在雅罗米尔的想象中,那是一种生命性的死亡:非常奇怪,它就像那个人不需要进入尘世的时刻,因为他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在他的上方,就像是保护他的一个穹顶,是母亲腹内的诺亚方舟。

在这对他而言仿佛一种无尽的幸福的死亡中,他梦想着自己和所爱的女人结为一体。在他的一首诗中,两个情人紧紧相拥以至于彼此嵌入对方的身体,只能作为一具身体而存在,于是,由于无法移动,变成化石,成为永恒,再也不用经受时间的考验。

在另外的诗中,他想象着两个情人在一起待了那么久的时间,他们的身上覆满泡沫,甚至最终他们自己也变成了泡沫;接着有个人出于偶然踏在了这堆泡沫上,于是(这是一个泡沫盛行的时代)他们升上天空,幸福得难以言喻,仿佛只有升天是幸福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