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7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刚得知丈夫在战前就和一个犹太姑娘有来往;而德国人占领波希米亚地区以后,犹太人被迫在外衣上挂上耻辱性的黄星,他也依然没有抛弃她,他继续去看她,尽自己所能帮助她。

接着,姑娘被送往特累琴的犹太人聚居区,他做了一件失去理智的事情:在捷克警察的帮助下,他成功地进入被严密控制的特累琴,与情人相会了几分钟。第一次的成功使得他再次潜入特累琴,这次他却被捕了,和自己的情人一样,再也没能回来。

妈妈顶在头上的无形的骨灰终于和照片一起被搁置在了大橱后面。她不必再整天挺着脑袋了,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支撑她重新挺起脑袋,因为这伟大的美德已经属于别人:

她仍然能听到那个犹太老妇——正是她丈夫情人的这个亲戚向她讲述了一切——对她说的话:“这是我所认识的最勇敢的人。”还有:“这世上只我一个人了。我一家都死在集中营里。”

犹太老妇坐在她对面,光荣而痛苦,而妈妈此时所体会到的痛苦却毫无光荣可言;她觉得这痛苦令她悲惨地弯下了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