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克萨维尔 · 14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接着,他不仅感觉到了抚摸他的手,还有挨紧了他胸·部的柔软而丰·满的乳··房,他看见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听见她说:“醒醒!上帝啊,快醒醒!”

🤡 梦`阮-读`书 - ww w ,m e n g R u a n ,c o m

他身下是一张皱巴巴的床,往周围望去,明白这是一间灰蒙蒙的房间,有一个大衣橱。克萨维尔想起来了,他应该是在查尔斯桥附近的房子里。

“我知道你还想睡很长时间,”女人好像想请他原谅似的,“但是我必须喊醒你。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克萨维尔问。

“上帝啊,你什么都不知道,”女人说,“听!”

克萨维尔住了口,尽量仔细听外面的动静:他听见了远处的枪声。

他从床上跳起来,跑到窗边;他看到一群穿蓝色工作服的人斜挎着冲锋枪正在穿越查尔斯桥。

这就好像是在找寻隔了好几堵城墙的记忆;克萨维尔知道这群窜上桥的武装分子的意图,但是他好像有点什么想不起来了,一点可以帮助他确定自己对眼前这一切的态度的东西。他知道他自己在这舞台上是有个角色的,如果他不在,一定是某个错误造成的,就像演员忘了登台,而这出没有他的戏仍然在上演,非常怪,残缺不全。突然,他想起来了。

就在他记起来的这一刻,他放眼向房间里看去,他松了一口气:书包一直在那里,在那个角落,挨着墙,没有人把它拿走。他跳过去,打开书包。一切都在:数学作业本,捷克语作业本,自然课本。他拿起捷克语作业本,翻到背面,他再次松了口气:鸭舌帽男人问他要的名单抄得好好的,小小的字,但是很清晰,把如此重要的文件藏在作业本里,克萨维尔对此感到颇为得意,就在名单的另一侧是篇作文,题目是《春天来了》。

“请问你在那里找什么?”

“没找什么,”克萨维尔说。

“我需要你。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看见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了。他们进了所有的房子,抓人,开枪。”

“别怕,”他笑着说,“他们对谁都不会开枪的!”

“你怎么知道!”女人反驳说。

他怎么知道?他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在大革命第一天应当被枪决的人民的敌人都在他本子上记着:枪决不会执行了,这是肯定的。再说,这个美丽女人的恐慌和他没有太大关系;他听见了枪声,他看见那伙人上了桥,他对自己说,他和他的同志们一起满怀激情地准备迎接的这一天终于来了,但是他睡着了;他在别处,在另一间房里,另一个梦里。

他想走,想立刻和那群穿蓝色工作服的人会合,他想把名单交给他们,他是惟一拥有这名单的人,而没有了这份名单革命就会是盲目的,不知道应该逮捕谁枪毙谁。但是接着他就想这是不可能的:他不知道这天的暗号,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被视作叛徒,没有人相信他。他在另一段生活里,另一段故事里,他无法在他目前所处的生活中拯救他已经不在场的生活。

“你怎么了?”女人惶恐地再次问他。

克萨维尔想他无法拯救这段他已经失去了的生活,他只能赋予现在所处的生活以某种伟大的东西。他转向这个举止高贵的美丽女人,知道自己应该抛弃她,因为生活是在那个地方,在外面,窗户的另一侧,枪声密集仿佛夜莺歌声一般滚落的那个地方。

“你要去哪里?”女人喊道。

克萨维尔微笑着指了指窗台。

“你说过要带我走的!”

“那是很久以前。”

“你要背叛我?”

她跪在他前面,抱住了他的腿。

他看着她,心想她真是美丽,美得让人很难离开。但是窗外的那个世界更加美丽。而如果他为此抛弃他所爱的女人,这个世界则会因为他付出了背叛爱情的代价而弥足珍贵。

“你很美,”他说,“但是我必须背叛你。”他挣脱了她的拥抱,继续往窗台的方向走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