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克萨维尔 · 7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然后火车停了下来,笛声回荡,还有那种年轻人吵吵嚷嚷的声音,门开开关关的声音,金属的声音,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克萨维尔从他的藏身之处走出来,混进了涌向站台的中学生中。接下来就看见了山脉,一轮大大的月亮,还有亮晃晃的雪;他们走在明如白昼的夜晚。这是一支长长的朝圣队伍,只是雪橇取代了十字架,一副副雪橇竖得仿佛虔诚的神饰物,象征着两只庄严起誓的手指。

这是一支长长的朝圣队伍,克萨维尔也在队伍中,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因为他是惟一没有作为誓言象征的雪橇的人;他走着,听着那些已经相当疲倦的中学生的谈话;然后他转过头,看见了那个金发姑娘,她个子很小,相当纤细,她走在后面,在雪橇的重压下一步一晃的,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回头去看,发现那个上了年纪的数学老师拿过了年轻姑娘的雪橇,和自己的一起背在肩上,然后用空出的手抓着姑娘的胳膊拎着她走。这是一幅悲惨的画面,这个可怜的老人在同情一个可怜的年轻人;他看着这幅画面,感觉很好。

接着,先是从远处飘来一支舞曲,随后这曲子越来越近了;他们看见一座饭店,周围就是学生即将要住下的幢幢木屋。但是克萨维尔没有预订房间,甚至他没有必要放下雪橇,没有必要换衣服。于是他直接进了酒吧的那个大厅,大厅里还有舞池,乐队和坐在桌前的客人。很快他就看见一个穿石榴红毛衣和滑雪裤的女人;她身边坐着不少男人,面前都放着大杯的啤酒,但是克萨维尔发现这个女人优雅而骄傲,和周围这群男人在一起很不耐烦。他走近她,请她跳舞。

他们是惟一在酒吧舞池里跳舞的一对,克萨维尔看见女人瘦弱的脖子,她的眼睛周围布满了美妙的皱纹,还有两条美妙无比的皱纹深深地印刻在嘴边,他感到很幸福,因为拥在臂弯里的是那么多年的岁月,他感到很幸福,因为一个像他这样的中学生竟能将快结束的生命差不多整个儿地拥在怀里。他对于能和她一起跳舞感到骄傲,他知道不一会儿金发姑娘就要进来,她会看见他,看见他是那么高高在上,就好像舞伴的年龄是座山,而年轻在这座山脚下就像一株可怜的小草。

的确:大厅里开始挤满姑娘小伙,姑娘们刚刚换下滑雪裤,换上裙子,所有的人都在空着的桌子前坐下,此时正和石榴红毛衣女人跳舞的克萨维尔有了一大群观众;他在一张桌前看见了金发姑娘,他很满意:她比别人穿得都要精心;她穿了一条非常不适合这个不太干净的酒吧间的裙子,一条飘逸的白裙子,她穿着这条白裙子更显得纤细和脆弱。克萨维尔知道她是特意为他穿上这条裙子的,他打定主意决不失去她,这个夜晚,他要和她在一起,为她而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