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克萨维尔 · 5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克萨维尔睡觉不是为了从睡眠中汲取醒来的力量。不是的,对这种枯燥的醒——睡的摇摆运动他一无所知。

睡眠对于他来说不是生命的反义词;睡眠对他来说就是生命,生命就是一种梦。他从一个梦转到另一个梦,就好像从此生命到彼生命。

天黑了,更黑了,但是从天上垂下一圈又一圈的光环。这是灯笼发出的光;在这漆黑的背景下的光环中,大片的飞雪落了下来。

他闪进一幢建筑物的大门,建筑物不高,他迅速穿越大厅,进了站台,一列火车正等在那里,亮闪闪的玻璃窗,正待发车;一个手执提灯的老人沿着车厢向前走,关上一扇又一扇的车门。克萨维尔敏捷地跳上一节车厢,老人举起提灯,这时从站台的另一端传来悠长的鸣声,火车开动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