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后记

[日]村上春树2019年02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则上我不习惯为小说写后记,但对这部小说我想恐怕有写的必要。

第一,这部小说的主轴是大约五年前我写的短篇小说《萤火虫》(收于《萤火虫•烧仓房•其他短篇》)。长期以来,我一直考虑以这一短篇为基础,写一部三百页稿纸左右(每页四百字)的一气呵成的恋爱小说,于是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完成后而尚未开始写下一部长篇的过渡时间里,我以一种不妨说是调节精神那样的轻松心情着手这部小说的写作,结果却成了一部将近九百页稿纸的、难以称之为“轻松”的小说。或许是这部小说本身要求我写得超出预想所使然,我想。

第二,这部小说具有极重的私人性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是自传性质的小说,F•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和《了不起的盖茨比》对我来说是私人性质的小说——在与此相同的意义上,这部作品也属于私人性质的小说。这大概是某种感情的问题。如同我这个人或被喜爱或不被喜爱一样,这部小说我想也可能或受欢迎或不受欢迎。作为我,只是希望这部作品能够超越我本人的质而存续下去。

+梦-阮+读-书 🐔 w ww· m e n g R u a n· C om ·

第三,这部小说是在南欧写的。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希腊米科诺斯岛的维拉动笔,一九八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罗马郊外的一家公寓式旅馆完成。至于远离日本对这部小说有何影响,我无法判断。既似乎觉得有某种影响,又似乎无任何影响。但一无电话二无来客而得以潜心创作这点却是十分难得的。小说的前半部写于希腊,中间夹着西西里岛,后半部在罗马写就。雅典一家低档旅馆的房间里连个桌子也没有,我每天钻进吵得要死的小酒馆,一边用微型放唱机反复播放——放了一百二十遍——《佩珀军士寂寞的心俱乐部乐队》,一边不停笔地写这部小说。在这个意义上,这部作品得到列农和麦卡特尼的a little help[1]。

[1] A little help:英语,一点帮助。

第四,这部小说可以献给我离开人世的几位朋友和留在人世的几位朋友。

村上春树

1987年6月

 

共 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生与死相差并不大。死也是生的一种方式。但是,仍然晚热爱生命,向往爱情!

  2. 匿名说道:

    太悲伤了,我的生活真的不能这么悲伤,不然我会没有勇气活下去

  3. 世间孤独的海欧说道:

    心似火焰,燃烧世间一切的美好,当然,爱情,期望见到你有缘人。

  4. 偷渡说道:

    似乎这部作品已经融入我自己的灵魂,已经分不清自己是本人还是渡边君了。直子、绿子、玲子

  5. 南飞雁说道:

    初看这部作品是初中时代,只是看到最后那句我在那儿的时候,我真的是头皮一阵发麻,那时候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如果我们把直子绿子玲子看成一个人的三面,会是什么样呢?精神,情趣,物质在爱情或感情中都是绕不开的存在。只是你在追求哪一个?你又在那条路上追逐呢?

  6. 小岳无毒说道:

    我大概有点像木月,但是我更坚强,纵然对一切一切都不满意,甚至是失望,但是我会一直活下去,期待二十多年不曾开过花的爱情,即使它未来可能不是美好的,我也会活完剩下的生命,而不是亲手结束自己活着的,这一父母和世界给予我的“奇迹”
    2020.10.21 岳 留

  7. 说道:

    他们是上帝咬过的苹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