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六章 · 10

[日]村上春树2019年02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个女子于是就此拿我开起了玩笑。我听着听着,决定不再思索昨天晚间那件事,闷头吃面包、喝咖啡。

早饭后,两人说要去鸟舍给鸟喂食,我也打算跟去。她俩换上工作服,穿上白色长靴。鸟舍在网球场后面一个不大的公园内,里边有各种各样的鸟,从鸡到鸽子都有,还有孔雀、鹦鹉。四周有花坛,有观赏树,有长凳。同是患者模样的两名男子用扫帚在路上清扫落叶,两人看上去都在四十至五十岁之间。玲子和直子走到两人跟前寒暄一句,玲子还说了句什么笑话,逗得两个男子直笑。花坛里开着大波斯菊,观赏树修剪得整整齐齐。鸟儿一见到玲子,马上唧唧喳喳欢叫着在栏里扑来扑去。

她们钻进鸟舍旁边的小仓房,拿出饵料袋和橡胶软管。直子把软管接在水龙头上,拧动开关,然后在注意不让鸟跑出的同时进入栏内,清洗脏物。玲子用硬刷“嚓嚓”刷洗地板。飞溅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耀眼,孔雀们生怕溅到身上,在栏里“扑扑通通”一阵逃窜。火鸡则扬起脖子,像老大不高兴的老人似的拿眼珠瞪着我。鹦鹉在横杆上仿佛心怀不满,弄出很大声音拍打着翅膀。玲子对着鹦鹉学了声猫叫,鹦鹉便钻到角落里缩起肩,少顷叫道:“谢谢,神经病,臭屎蛋。”

“谁这么教的?”直子叹息道。

“不是我哟,我哪里会教这种歧视人的话。”玲子说。随即又学了声猫叫,鹦鹉这回没再吭气。

“这小家伙,有一次给猫吓个半死,那以后就怕猫怕得什么似的。”玲子笑道。

打扫完毕,两人放下清扫用具,接着把饵料投进一个个饵槽。火鸡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扑打地面的积水,跑过来一头扎进槽内,直子拍打它的屁股,它也顾头不顾腚地只管猛啄不止。

“每天早上都做这活儿?”我问直子。

“是啊。新来的女的,一般都做这个,简单嘛。想看兔子?”

“想看。”我说。

鸟舍后面是兔舍,十来只兔子趴在草堆上。她拿扫帚把兔粪扫在一起,给食槽放完食,抱起一只小兔贴在脸上。

“可爱吧?”直子欣欣然地说,然后让我抱,那暖乎乎的小圆团儿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地蜷缩着,两耳一抖一抖地直动。

“放心,这人不用怕的。”直子说着,用手指抚摸小兔的脑门,看着我的脸甜甜地一笑。那张笑脸没有一丝阴翳,甚至晴朗得有些耀眼,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并且思忖,昨晚的直子到底怎么回事呢?那千真万确是直子本人呀,绝非什么梦境——她确实在我面前脱光身子来着……

玲子打口哨悠扬地吹着《骄傲的玛莉》,一边归拢垃圾,装进塑料袋,扎上口。我帮忙把清扫工具和饵料袋收进小仓房。

“我最喜欢早晨。”直子说,“一切都好像重新开始似的。中午时间一到我就有些伤感,晚上最最讨厌。每天每日我都是这么想着度过的。”

“而且那么想着的时间里,你们也会像我一样上了年纪——就是在朝朝暮暮的时间里哟!”玲子不无得意地说,“快得很哩!”

“不过玲子姐看起来倒是挺高兴上年纪似的。”直子说。

“上年纪我是并不高兴,可也不想再年轻一次。”玲子应道。

“那为什么?”我问。

“嫌麻烦呗,那不明摆着。”玲子回答。随后继续吹着《骄傲的玛莉》,把扫帚放进仓房,关好门。

返回房间,她们脱下长胶靴,换上普通运动鞋,说这就去农场,玲子劝我留在这里看书或做点什么算了,因为去看也没大意思,而且是跟其他人共同作业。

“看完书,卫生间的桶里满满装着我们的脏内衣内裤,洗洗可好?”玲子说。

“开玩笑吧?”我吃了一惊,反问道。

“那还不是,”玲子笑着说,“当然是开玩笑嘛,这种话。你这人倒蛮可爱的,是吧,直子?”

“是的吧。”直子笑着赞同。

“我学德语好了。”我叹了口气。

“乖孩子,我们等不到中午就回来,可得好好用功哟!”玲子说。随即两人呵呵笑着离开房间。窗下传来一伙人走过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我走进卫生间,重新洗把脸,拿她们的指甲钳剪了指甲。就两位女子居住这点来说,这卫生间真是朴素利落得可以。雪花膏、唇脂膏、防晒膏、洗头膏一类东西倒是零零碎碎排列了不少,而化妆品模样的东西却几乎见不到。剪罢指甲,我去厨房倒杯咖啡,坐在桌前边喝边打开德语课本。我拣了一块暖洋洋的向阳处,只穿圆领半抽衫,逐个往下背德语语法表。这时我不由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感觉:德语不规则动词同这餐桌之间,似乎隔着所能想象得到的最遥远的距离。

十一点半,两人从农场回来,轮流进去淋浴,换上洁净衣服。接着三人去食堂吃午饭,饭后步行到大门口。这回门卫倒正好在门卫室的桌前津津有味地吃着想必是从食堂端来的午饭。搁物架上的晶体管收音机播放着歌曲。我们走到时,他“呀”一声扬手寒暄,我们也道了声“您好”。

玲子说三个人这就出去散步,大约要三个小时后回来。

“噢,随便,随便。嗯,天气蛮好嘛!沿河谷那条路因最近一场大雨,有塌方危险,其他的尽管放心,没问题。”门卫说。

玲子在一张外出登记表样的纸上写下直子和自己的姓名以及外出时间。

“路上注意些!”门卫嘱咐道。

“挺热情的嘛!”我说。

“那人这地方有点小故障。”玲子用手指戳着脑袋说。

不管怎样,天气确如门卫所说,果然不错。天空掉了底似的一片湛蓝,只有断断续续的云片在穹窿里依稀抹下几缕淡白,宛如漆工试漆时涂出的几笔。我们沿着“阿美寮”低矮的石头围墙走了一会,便离开墙,顺着一条又陡又窄的坡路一路攀援而上。打头的是玲子,直子居中,我最后。玲子在这羊肠小道上步子迈得甚是坚定,一副对这一带的山势无所不知的派头。我们几乎没再开口,只是一个劲儿地搬动脚步。直子身穿白衬衫蓝布裤,外衣脱了拎在手中。我边爬边望着直子肩头飘来摆去的垂直秀发。直子不时地回过头,和我目光相碰时便微微一笑。坡路长得简直令人发晕,但玲子的步调居然一点不乱,直子时而擦把汗,随后紧追不舍。倒是我因好久没跟山打交道了,不免气喘吁吁。

“经常这么爬山?”我问直子。

“一星期差不多一次吧。”直子回答,“够累的吧?”

“不轻松。”我说。

“三分之二了,不多了。你是男孩子吧?顶得住才行!”玲子说。

“运动不足嘛。”

“光顾和女孩厮混了。”直子自言自语似的说。

我本想反驳一句什么,但透不过气,未能顺利出口。头上生着一根装饰性羽毛的红色小鸟不时从眼前掠过,它们那以蓝色天空为背景飞行的身影十分赏心悦目。周围草丛里盛开着各色野花,白的、蓝的、黄的,多得令人眼花缭乱。到处都有蜜蜂的嗡嗡声。我一边观赏眼前景致,一边一步步往上移动,什么也不去想。

又爬了十多分钟,山路没有了,来到高原一般平坦的地方。我们在这里歇息片刻,擦汗,喘气,喝水筒里的水。玲子找来一种什么叶片,做成笛子吹着。

下坡路便徐缓了,两侧狗尾草已经抽穗,黑压压的又高又密。大约走了十五分钟,路过一处村庄。村里空无人影,十二三座房子全都废弃了,房前屋后长满齐腰高的荒草,墙上的窟窿里沾着白花花的干鸽子粪。有的房子塌得只剩下立柱,有的却似乎只消打开木板套窗便可以马上住人。我们从这早已断绝烟火的无声无息的房子中间的道路穿过。

“其实也就是七八年前,这里还有几个人居住来着。”玲子告诉我说,“四周全是庄稼地。可终归都跑光了,生活太难熬啦。冬天大雪封山,人动弹不得,再说土地也不是那么肥沃,还是去城里干活能赚钱。”

“可惜啊,本来有的房子还满可以使用。”我说。

“嬉皮士住过一阵子,冬天也都冻得逃之夭夭了。”

穿过村庄,前行不一会,便是一片草地,像是一座四周有围栏的广阔牧场,远处可以望见几匹马在吃草。沿围栏走了不久,一只大狗“啪嗒啪嗒”甩着尾巴跑来,扑到玲子身上,在她脸上嗅了嗔,然后又扑向直子摇头晃脑。我一打口哨,它又跑过来伸出长舌头左一下右一下舔我的手。

“牧场的狗。”直子摸着狗的脑袋说,“估计快有二十岁了,牙齿不中用,硬东西几乎啃不动。总在店前躺着,一听到人的脚步声,就蹿上来撒娇。”

玲子从帆布包里掰下一块干奶酪。狗嗅到那气味儿,便奔过去一口叼住,高兴得什么似的。

“和这东西再也见不了几天了。”玲子拍着狗脑袋说,“到十月中旬,就要把马和牛装上卡车,运到山下的牧舍里去。只是夏季在这里放牧,让它们吃草,还开了一个小咖啡店招待游客。说起游客,一天跑来的顶多也就二十来个。怎么,你不喝点什么?”

“可以。”我说。

狗带头把我们领到那家咖啡店。那是座正面有檐廊的小建筑物,墙壁上涂着白漆,房檐下悬挂着一块咖啡杯形状的褪色招牌。狗抢先爬上檐廊,“忽”地躺倒,眯起眼睛。我们刚在檐廊的桌旁坐定,一个身穿教练衫白布裤、梳着马尾辫的女孩闪出,亲热地向玲子和直子寒暄。

“这是直子的朋友。”玲子介绍我。

“您好。”女孩说。

“您好。”我应道。

在三个女士一阵闲聊的时间里,我抚摸着桌下面狗的脖子。那脖子的确老了,硬梆梆的几根筋。我在那硬筋上搔了几把,狗于是十分舒坦似的闭上眼,“哈哧哈哧”喘着气。

“叫什么名字?”我问店里的女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