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章 不见太阳的旅行

C.S.刘易斯2017年10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谁在那儿?”他们三个大声喊道。“我是地下世界边境看守,跟我站在一起的有一百个全副武装的地下人,”回答说,“赶快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到幽深王国来有什么事?”

“我们是不小心掉下来的。”普德格伦老老实实地说。

“掉下来的多,回到阳光下的大地上去的少。”那声音说,“现在准备跟我走,到幽深王国女王那儿去。”

“她要我们干什么?”斯克罗布小心地问。

“我不知道,”那声音说,“她的意愿可问不得,只能服从。”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个声音像是轻柔的爆炸声,大岩洞里顿时有一片冷光,灰沉沉中带点蓝幽幽的光。大家都希望那个一直在瞎吹牛,提到有一百个武装的随从的人马上死掉。吉尔却不知不觉对着密密麻麻一群人眨眨眼睛,还盯着他们看。这些人个子高矮不一,有不到一英尺高的小精灵,也有比常人高的威武的大个子。手里全都拿着三叉长矛,个个都苍白得要命,全都一动不动站着,活像雕像。除此之外,他们就大不相同了;有的有尾巴,有的没有,有的留着大胡子,另外的人脸蛋圆滚滚,光溜溜,像只大南瓜。有的是长长的尖鼻子,有的是软绵绵的长鼻子,像小象鼻似的,还有胖乎乎肉疙瘩似的大鼻子。还有几个前额正中长了只独角。但有一点他们却很相像:在这百来张脸上每张都有无比伤心的神情。他们是那么伤心,吉尔看了一眼后,几乎忘了害怕他们。她感到她很想让他们高兴起来。

“得,”普德格伦搓搓手说,“这正是我需要的。如果这些家伙教不会我对待生活要严肃,我不知道什么会教我了。看看那个长着海象胡子的家伙——或者那个有……”

“起来。”地下人的头头说。

没办法,他们三个只好赶紧站起来,手拉着手。一个人在这种时候就需要摸着一个朋友的手。那些地下人全都围在他们身边,一双双又大又软的脚慢慢走着,有的长着十个脚趾,有的长着十二个,另外一些一个也没有。

“开步走。”看守说。他们就走了。

🍅 梦*阮*读*书*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那团冷光是从一根长杆顶上的一个大球里发出来的。

一个最高的小精灵举着这根长杆,走在队伍前面。在惨淡的光线下,他们看得出自己正在一个天然的大岩洞里;洞壁和洞顶都疙疙瘩瘩,歪歪扭扭,裂成千奇百怪的形状。他们走的石头地往下倾斜。这对吉尔比对别人更糟,因为她最讨厌黑暗的地下场所。他们走下去时,那山洞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窄,最后拿灯的那个站在一边,小精灵一个一个弯下腰(只有最小的几个不用弯腰),踏进一条又小又黑的裂缝里就不见了,她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啦。

“我不能进去,我不能!我不能!我不去。”她气喘吁吁地说。地下人不说话,只是全都把矛放低,用矛头对着她。

“沉住气,波尔,”普德格伦说,“要是这个洞回头不变宽些,那些大个子家伙就不会爬进去。而且这地下世界有一件事倒好,淋不到雨。”

“哦,你不懂的,我不能去。”吉尔哭叫着。

“想想我在那悬崖上是什么感觉吧,波尔,”斯克罗布说,“你先走,普德格伦,我跟在她后面。”

“好吧,”沼泽怪说着两手两膝着地,”你抓着我的脚后跟,波尔,斯克罗布再抓住你的,那我们大家就都舒服了。”

“舒服”吉尔说。不过她还是跪下了,他们都用手拐儿撑着爬了进去。洞里是个让人恶心的地方,你得趴在地上,似乎爬上半小时光景,其实可能只有五分钟。里面很热,吉尔觉得自己要闷死了。不过前面终于露出一点朦胧的光,地道也变得更宽更高了。他们走出来时又热又脏,浑身发抖,来到一个山洞里,这山洞很大,简直完全不像一个山洞。

洞里充满朦朦胧胧、昏昏沉沉的光,因此他们不需要地下人那奇怪的灯笼了。地上软软的,长着一种青苔,青苔上长着好多奇形怪状、分枝的、像树那么高像蘑菇那么松软的东西。这些东西离得太远,形不成树林,倒更像个公园。那种光(一种绿灰色的光)似乎就是从这些东西和青苔上发出来的,不过还不够亮,照不到洞顶,想必离头顶还有一大段距离吧。穿过这个不冷不热,令人困倦的柔软地方,他们被迫往前走。这真叫人非常伤心,只是像柔和的音乐那样,伤心中又带点恬静的味儿。

他们在这儿又经过许许多多躺在草地上的奇怪动物,吉尔说不清它们究竟是死了还是睡着了。这些动物大部分像是龙,或是蝙蝠一类,普德格伦一样也不认识。:

“它们都是生长在这儿的吗?”斯克罗布问那个看守。他对有人对他说话似乎十分惊讶,但回答说,“不,它们全是。从裂缝和山洞钻下来的动物,从上面的世界钻到幽深王国。下来的多,回到阳光下的大地上去的少。据说到了世界末日,它们才会醒过来。”

说了这些话以后,他的嘴就紧紧闭上,在山洞的一片寂静中,两个孩子觉得自己也不敢再说话了。小精灵的一双双光脚走在深深的青苔上,一点声音也没有。没有风,没有鸟,没有水声。那些奇怪的动物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

他们这样走了好几英里,来到一堵石墙面前,墙上有一道低低的拱门,通往另一个山洞。不过这个拱门不像上次那个入口那么糟,吉尔走过去时不用低头。走过拱门,他们就进入一个小一点的山洞,又长又窄,形状大小就像个大教堂。有一个其大无比的人躺在那儿呼呼大睡,从山洞这头到那头几乎都给他身子塞满了。他个子比任何巨人都大得多,而脸却不像巨人,显得高贵而美丽。胸脯在垂到腰部的雪白胡子下轻轻起伏。一股纯银色的光照在他身上(谁也没看见这光是哪儿来的)。

“那是谁?”普德格伦问。隔了那么久没人说话,吉尔真想知道它怎么有那股勇气。

“那是时间老人,他从前是地上世界的一个国王,”看守说,“如今他掉进幽深王国,躺在那儿梦见在上面世界做过的一切事情。掉下来的多,回到阳光下的大地上去的少。据说到世界末日他才会醒来。”

出了那个山洞,他们又经过另一个山洞,接着再走进一个又一个,走啊走的,走得吉尔都数不清走过几个山洞了,但他们一直是在下山,每个山洞都比前一个低,你一想起上面的土地有多重有多深就不由憋住气。最后他们来到一个地方,看守命令再点上那只惨淡的灯笼。于是他们走进了一个又宽又黑的山洞,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只见一股灰白的沙子正泻入静止的水面。在一个小小的码头旁边,停着一条船,没有梳杆也没有帆,只有很多桨。他们被赶上船,带到船头,在划船手的长凳前面,有一块空间,沿舷墙内侧还装着一排座位。

“有件事我想打听一下,”普德格伦说,“以前有没有从我们世界来的人——我意思是从上面来的——到这儿来过?”

“在灰白沙滩乘船的多,”看守回答说,”而……”

“是啊,我知道了,”普德格伦打断他说,“而回到阳光下的大地上去的少。你不必再说了。你真是个死心眼儿,对吗?”

两个孩子紧紧缩在普德格伦两旁。在地面上的时候他

们认为它是个扫兴的家伙,在下面这儿它倒似乎成了他们惟一的安慰。接着那盏惨白的灯笼挂在船的中部,地下人坐下来划桨,船就动起来了。灯笼的光只能照亮一小段路,往前看,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平滑的黑水消失在一片漆黑中。

“哦,我们究竟会遇上什么事啊?”吉尔绝望地说。

“嗨,不要弄得垂头丧气,波尔,”沼泽怪说,”有一件事你一定得记住。我们已回到正确路线上来了。我们要到废墟城下面去,而我们已经在城下面了。我们又按照指做了。”

不久,他们分到了一点食物——种又淡又松,几乎吃不出什么味道的饼。此后他们就慢慢睡着了。但等他们醒来时,一切还是一样,小精灵依然在划桨,船依然在悄悄前进,前面依然是一团漆黑。他们醒了又睡,吃了又睡有多少次,大家都记不得了。最糟糕的就是你开始觉得自己似乎一直生活在这艘船上,生活在那片黑暗中,心里闹不清什么太阳、蓝天、风和鸟,到底是否只是一场梦。

他们几乎已经不抱希望,也不再害怕什么的时候,终于看见前面有灯光;像船上那盏灯笼一样阴森森的光。随后,突然有一盏灯靠近了,一看只见是另一条船经过他们面前。

此后他们又遇见了好几条船。接着他们一直望穿了眼睛才看出前头有些灯光照着的看来像是码头,墙壁,塔或来往的人群。但那边仍然不大有声音。

“天哪,”斯克罗布说,“一座城市!”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他说得对。

但这是座奇怪的城市。灯光那么少,距离又那么远,在我们的世界里还比不上分散的农舍呢。但从灯光下你看得见的这一小块地方很像是一个大海港。你看得出有一个地方有好多船正在装卸货物;另一个地方,有一包包货物和一个个仓库,第三个地方,有墙和柱子,使人想起大宫殿或庙宇;而且,无论哪儿有灯,总有没完没了的人群——成千上万的地下人,一个个挨挨挤挤,在狭窄的街道上,宽阔的广场上,或者在巨大的石阶上,轻轻走动,忙着自己的事儿。船越来越近,他们不停的动作形成一种轻轻的沙沙声,但到处都听不到歌声、吆喝声或是钟声,或是车轮声。这个城市是静悄悄的,而且几乎像一座蚁山内部那么漆黑。

最后他们这条船给拖到码头边拴牢。他们三个被带上岸,走进城去。成群的地下人,面貌各不相同,在拥挤的街头跟他们擦肩而过,暗淡的光照在许许多多悲哀、古怪的脸上。但没人对陌生人表现出一点兴趣。每个小精灵似乎都是又忙碌又悲哀,虽然吉尔根本看不出他们那么忙忙碌碌在干什么。只是没完没了的走啊走、推推搡搡,匆匆忙忙,轻轻的脚步声叭嗒叭嗒响个不停。

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座似乎是大城堡的前面,可是里面只有几扇窗户亮着灯。他们被押进去,穿过一个院子,爬上好多级楼梯,终于给带进了一间灯光暗淡的大房间。不料就在这房间的一角——哦,开心啊——那儿有座拱门,竟洋溢着一片大不相同的灯光;那是人类用的灯那种;炎黄的真正暖光。这光照着拱门里面的楼梯脚,楼梯是在石墙间盘旋而上的。灯光似乎从楼上照下来。拱门两边各站着一个地下人,像是卫兵或是仆人。

看守走到这两个人身边,说了一句口令似的话道“掉进地下世界的多。”

“回到阳光下大地上的少。”他们回答说,像是在应答暗号。于是三个人脑袋凑在一起说话。最后其中一个侍从小精灵说,“我告诉你,女王陛下有要事从这儿出去了。我们最好把这些上面的人关在暗牢里等她回来。回到阳光下大地上的少。”

这时这段谈话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吉尔觉得那是天下最可爱的声音,声音是从上面楼梯顶上来的;清脆、响亮,十足是人类的声音,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你们下面乱哄哄的吵什么呀,穆鲁古瑟伦?”那声音大声说道,“上面世界的人,哈!带到我这儿来,马上来。”

“请殿下记住。”穆鲁古瑟伦开口说,但那声音立刻打断了他。

“要让殿下我高兴,主要就是要服从,老贫嘴。把他们带上来。”

穆鲁古瑟伦摇摇头,对这三个做做手势,让他们跟着开始上楼。每上一级楼梯,灯光就更亮。墙上挂着富丽的挂毯。在楼梯头有薄薄的帘子透出的金色灯光。地下人拉开帘子,站在一边。他们三个就走了进去。那是一间十分漂亮的房间,挂满了挂毯,干净的壁炉里炉光明亮,桌上的刻花玻璃杯和红酒闪闪发光。一个年轻的金发男人起身向他们问好。他长得一表人材,看上去为人勇敢又和气,然而脸上似乎有一种不大对头的神情。他全身都穿黑,看上去有点像哈姆莱特。

“欢迎,上面世界的人们,”他叫道,“可是等一下!请原谅!我见过你们这两个漂亮的孩子,还有这位,你们古怪的老师。你们三个不是在艾丁斯荒原边界的桥上遇见过我的吗?我当时骑着马跟在夫人旁边。”

“哦……你就是那个一声不吭的黑骑士?”吉尔失声喊道。

“那位夫人就是地下王国的女王吧?”普德格伦很不客气,没好声气地问。斯克罗布也抱有同样想法,脱口而出说:

“因为要是这么回事的话,我认为她完全是有意把我们打发到一个想吃掉我们的巨人城堡去的。我倒想知道我们哪儿得罪她了?”

“怎么?”那黑骑士皱皱眉说,”如果你不是那么年轻的一个武士,小子,你我就必须为这场争吵决一死战。我听不得任何有损夫人荣誉的话。但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不论她对你们说什么,她的用意都是好的。你们不了解她。她是集所有美德于一体的花束:如忠诚、仁慈、坚定、温柔、勇敢,等等。我是知道什么说什么。单说她对我的好处,我就没法报答她,可以写成一部令人赞叹的书。不过你们今后会知道而且喜欢她的。另一方面,你们到幽深王国来干什么?”

普德格伦还来不及阻止吉尔,她已经脱口而出说“对不起,我们是在想法寻找纳尼亚的瑞廉王子。”说罢她才明白自己冒了一次多大的风险,这些人可能是敌人哪。谁知那骑士竟毫无兴趣。

“瑞廉?纳尼亚?”他漫不经心地说,“纳尼亚?那是什么地方?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据我所知,那一定是在上面的世界几千海里之外的地方了。但这真是异想天开,你们竟会相信而到这儿来找这个——人家叫他什么来着?——比廉?特里廉?据我所知,在夫人的王国里,确实没有这么个人。”他说完哈哈大笑,吉尔暗暗想道”真奇怪,他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头的?他有点儿傻吧?”

“我们奉命来找废墟城石头上的一个信息,”斯克罗布说,“而且我们看见了那些字:在我下面。”

那骑士笑得格外欢了。”你们又受骗了,”他说,”那些字对你们此行目的毫无意义。你们只要问问夫人,她可能给你们出更好的主意。因为那些字是古时候一句长句的残迹,她记得很清楚,原来写的是这句诗:

尽管如今我在地下,没有王位。然而,当我活着的时候,整个大地都在我下面。

从这些诗句看来,显然是古代巨人中某个伟大的国王葬在那里,才会因此把这段自吹自擂的话刻在他墓地的石头上,然而一些石头已经断裂,另外一些被拿走去盖新房子,缺口填上些碎石,只留下这几个字仍然看得出来。你们原来以为这些字是写给你们看的,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斯克罗布和吉尔一听这话无异凉水浇背;因为对他们来说,很可能这些话与他们的寻找完全无关,那么他们仅仅是偶然被带到这儿来的了。

“你们别在意,”普德格伦说,“这不是偶然的,我们的向导是阿斯兰,巨人国王叫人刻这些字的时候他就在场,他已经知道一切会由此引起的事情:也包括这件事。”

“你们这个向导一定是个长命的人,朋友。”骑士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吉尔开始觉得这笑声有点让人烦躁了。

“阁下,我似乎觉得,”普德格伦回答说,”要是这位夫人记得起最初他们刻在石头上的诗句,她一定也是个长命的人。

“你很机灵,青蛙脸,”骑士说着拍拍普德格伦肩膀,又一阵哈哈大笑,”而且你说中了。她出身神族,长生不老。她对我这么个不幸的可怜虫表示的无比慷慨,我是感激不尽的。因为你们必须知道,诸位,我是一个忍受最最奇特折磨的人,除了女王陛下,没人会对我有耐心。我说了耐心,是吗?但还远远不止于此。她已经答应给我上面世界的一个大王国,等我做了国王,就同她结婚。不过你们饿着肚子,站着听这个故事可太长了。喂,来人哪,拿酒和上界居民的食物给我的客人吃。请坐,诸位。小姐,你坐这张椅子吧。回头我就把全部经过说给你们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