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章 在体育馆后面

C.S.刘易斯2017年10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天是个阴沉的秋日,吉尔;波尔在体育馆后面哭泣。

她哭的原因是他们一直欺侮她。由于本书写的不是学校生活的故事,所以我将尽量少谈吉尔学校里的事,那可不是个愉快的话题。她这学校是一所”男女同校”,一所男女生兼收的学校,通常称之为”男女混合”学校,有人说学校还不如学校管理人脑子里的所想那么”混”。这些人有种想法,认为应该允许男生和女生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幸的是有那么十个到十五个大龄男女生最喜欢干的就是欺侮同学。各种各样的事,各种各样可怕的事,要出在一所普通学校里,不消半学期就会查出来,加以制止,可在这所学校里却没这么办。或者,即使这些事被查出了,干这些事的人也没被开除或受处分。校长说他们是些有趣的心理学方面的实例,派人去找他们,跟他们谈上几个小时。如果你懂得跟校长说些投合他心意的话,其结果是你就此成了个宠儿。5

这就是吉尔;波尔在那个阴沉的秋日,在体育馆后面和灌木丛之间那条湿漉漉的小路上哭的原因。她还没哭完,就有一个男生双手插在口袋里,绕过体育馆墙角,吹着口哨走来几乎撞上了她。

“你走道就不能看看吗?”吉尔;波尔说。

“好了,”男孩说,”你不用吓……”说到这里他才注意到她的脸。”喂,波尔,”他说,”出什么事了?”

吉尔只是做了几个怪脸;当你想说些什么,可又觉得要是说了,又会哭起来时才做那种怪脸。

“我看,照例——又是他们吧?”这男生脸色严峻地说,两手在口袋里插得更深了。

吉尔点点头。即使她说得出口,她也不必再说什么。他们俩都明白。

🌏 梦·阮*读·书 ww w ·m e n g R u a n · Om

“行了,瞧,”这男生说,”我们大家这样可没用……”

他的用意固然不坏,可他说话的确像人家开讲大道理一样。吉尔突然发起脾气来(如果你哭的时候被人打断,八成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啊呀,走开,少管闲事,”她说,”没人请你来乱插嘴吧?你倒真是个好人,居然开口教我们大家应该怎么着,对吗?我猜你意思是我们应该用所有的时间讨好他们,像你一样拍马屁,奉承他们。”

“哦,老天啊!”这男生说着在灌木丛边的草坡上坐下,又赶紧站起来,因为草是透湿的。不幸的是他的名字就叫尤斯塔斯;斯克罗布①,不过他人倒不坏。

“波尔!”他说,”你这样说公平吗?这学期我干过那种事没有。我不是为了兔子跟卡特顶过吗?我不是保守了斯皮文的秘密吗——还受到折磨呢!我不是……”

“我不——不知道,我也不关心。”吉尔抽抽搭搭地说。

①在英语中,尤斯塔斯谐音为”没用的斯克罗布谐音为”卑鄙的”。

斯克罗布看出她不大对劲儿,就十分乖巧地递给她一块薄荷糖。他自己也吃了一块。不一会儿,吉尔头脑就清醒一点了。

“对不起,斯克罗布,”不久她说,”我是不公平。这学期——你是做了好多事。”

“要是你忘得了,就忘掉上学期的事吧。”尤斯塔斯说,”当时我还是另外一种家伙。我——唉l我当时是个多坏的讨厌鬼啊。”

“嗯,老实说,你当时确实很坏。”吉尔说。”那么你看我已经变了吗?”尤斯塔斯说。

“不单是我,”吉尔说,”大家都这么说。他们已经注意到了。埃莉诺;布莱基斯顿昨天在更衣室里听见阿黛拉;潘尼法瑟说起这事。她说,‘有什么人在左右斯克罗布那小子。这学期他相当不听话。下一步你们得照应他了。

尤斯塔斯一阵哆嗦。实验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懂得被他们”照应”是怎么回事。

两个孩子都沉默了片刻。月桂叶上的水珠一滴滴往下滴。

“上学期你怎么会跟现在大不相同呢?”过了一会吉尔问道。

叫段期里我碰上了好多怪事。”尤斯塔斯神秘地说。

“哪种事?”吉尔问。

尤斯塔斯久久没吭声。后来他说

“听着,波尔,你我都恨这个地方,要多恨有多恨吧?”

“我知道自己很恨。”吉尔说。

“那么我真的认为自己完全信得过你了。”

“你这人真好。”吉尔说。

“是啊,不过这件事真是天大的秘密。波尔,我说,你对神怪的事会相信吗?我是说这儿的人听了都会取笑的事?”

“我根本没有机会听。”吉尔说,”不过我想我会相信的。”

“如果我说上回假期里我曾走出过世界——走出过这个世界——你能相信吗?”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得了,那就别管世界不世界了。假定说我告诉你,我到过一个地方,那里的动物都会说话,那里还有——呃——魔法和龙——还有——这个,凡是你在童话里碰到的东西都有。”斯克罗布说这些话的时候觉得狼狈不堪,脸也红了。

“你怎么上那儿去的?”吉尔说。她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你只有一个办法好去——就是靠魔法,”尤斯塔斯几乎像在说悄悄话,”我是跟我两个表兄妹去的。我们就那么——下子走掉了。他们以前去过那儿。”

由于他们是在说悄悄话,吉尔不知怎么就觉得这事比较容易相信。接着她心里突然又大为怀疑,她说(气势汹汹,看上去真像只母老虎):

“要是我发现你是在捉弄我,我就永远不再跟你说话,决不,决不,决不。”

“我没有,”尤斯塔斯说,”我发誓我没捉弄你。我凭——凭一切起誓。”

我念书那时,人家会说”我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