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章 雄狮长啸

C.S.刘易斯2017年10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终于,其他四个人都醒了过来。露茜不得不第四遍重复要讲的话。随之而来的长时间沉默,使她感到很沮丧。

彼得盯着前面的树林,把眼睛都看酸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你呢,苏珊?"

"没有,当然什么也看不见。"苏珊说,听上去她有些不高兴。"因为那儿根本什么都没有,她是在说梦话。露,快躺下睡觉,听话。"

"我真希望你们大家和我一起去,"露茜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因为不论你们来或不来,我必须随它而去。"

"别胡扯,露茜,"苏珊说,"毫无疑问,你不可以独自离开。彼得,别让她去,她故意胡闹!"

🌹 梦+阮-读+书+ ww w +m e n g R u a n - C o m +

"假如她执意要去,我将跟她一块儿去,"爱德蒙说,"她一直是对的。"

"这我知道,"彼得说,"而且很可能她现在还是正确的。显而易见,从下游走出峡谷这条路行不通,更何况在夜里这个时候。再说,阿斯兰为什么不让我们看到它呢?它过去从来不是这样,这不像它的为人。DLF,你怎么想?"

“我没什么说的,”小矮人回答道,“要是你们都去,当然,我也一起去。要是你们分成两路,我将跟随至尊王尊敬的彼得陛下,因为这是我的本分。然而,假如你问我个人的意见,这个嘛——我不过是个头脑简单的小矮人,我以为在白天都找不着路,夜里找到它的希望更小。况且,对那法力无边的狮子,我也不喜欢——它会讲话却不肯讲话,非常友好却不给我们以帮助,战无不胜却又没人能看到它。这就是我想说的话,不起作用,请大家不要见笑。”

“瞧,它用爪子拍打着草地,是在催我们了。”露茜望着前面焦急地说,“咱们必须马上动身。你们不走,我可要走了。”

“你没有权利这样勉强我们大家听你的胡话。现在是四比一,你又年龄最小。”苏珊说。

“嗨,快些行动吧,”爱德蒙有些不耐烦了,“我们只有去一趟,别无选择,呆在这里将会是无休止的争吵。”他有心全力支持露茜,却又因为被打搅了美梦而不很高兴,结果表现得似乎在与大伙儿怄气。

“那么走吧。”彼得一边说一边懒懒地穿上盔甲。如果换个其他场合,他都会对露茜说些鼓励或安慰的话,因为她毕竟是他最喜爱的小妹妹。他心里清楚,此时露茜一定十分难过,而且不论刚才发生了什么,都不是她的过错。然而,他也不由自主地对她有点儿恼火。

最不高兴的要数苏珊了。“我要是像露茜那么蛮不讲理,我现在就赖在这里不走,不管你们上哪儿去!我真想这么做!”

“请服从至尊王,尊敬的女王陛下,”杜鲁普金说,“我们这就上路吧。如果不能继续睡觉,我宁愿少讲话,多走路。”

一行人终于出发了。露茜走在最前面,她咬紧嘴唇,把一肚子想对苏珊说的话咽了下去。说也奇怪,她抬眼看到阿斯兰,便一下子把那些抱怨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阿斯兰在他们前面大约二十米开外,不慌不忙地领路。其他人只有跟着露茜。他们不仅看不到阿斯兰,也听不到它的声音。它那猫爪一样的巨爪落在草地上,悄然无声。

孩子们在阿斯兰的引导下,从舞蹈树林的右侧走过。谁也不知道那些树神是否仍在翩翩起舞,因为露茜紧盯着阿斯兰,其他人又紧盯着露茜,加上峡谷近在咫尺,谁也不敢大意。“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杜鲁普金嘴里不停地嘟哝着,“但愿这疯狂的举动不要以跌下悬崖粉身碎骨而告结束!”-

阿斯兰领他们沿着悬崖峭壁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来到一个地方。崖边长着一些小树。它转个弯,消失在小树丛中。露茜一下屏住了呼吸。怎么,要从这悬崖跳下去?可是她必须跟紧阿斯兰,不能失去它的踪迹。来不及停下来细想,她加快脚步,一下子也消失在小树丛中。朝下望去,她看到一条陡直的羊肠小道,通向那夹在黑压压巨大岩石之间的峡谷底部,阿斯兰正沿着小路往下走。它忽然转过身来,用满意和鼓励的目光看着她。露茜拍拍手,随它而下。这时身后传来其他人的喊声:“喂,露茜,当心!上帝呀!你就在悬崖的边缘!快回来——”可是紧接着又传来爱德蒙的声音:“不,她没错,这儿是有一条往下去的小路。”

爱德蒙在半道追上了露茜。他激动地大声说:“看!在咱们前面的那个黑影是谁?”

那就是它的身影。”

“我们相信你是正确的,露。可奇怪的是,原先我怎么就看不见那身影呢?现在它在什么地方?”

“当然和影子在一起啰。你还看不见它?”

“我想刚才是看见了一下。光线太暗了。”

“快走畦,爱德蒙国王,快走。”身后传来杜鲁普金的催促声。接着,再往后,在靠近崖顶的地方,传来彼得的声音:“苏珊,勇敢些,把手伸给我。瞧你,小娃娃也能走到这里来,别吓成那个样子。”

没有多久,他们便都来到了峡谷的底部,湍急的河水发出很大的响声。阿斯兰在露出水面的大石头上猫一般灵巧地跳跃着,几下便跳到小河中部。它停住脚步,低头喝水。当它昂起那粗毛蓬松的头时,又转过脸来看一看孩子们。这下爱德蒙看见它了。“噢,阿斯兰!”他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向前扑去。可阿斯兰倏地转过身,纵身跃到彼岸,沿着河开始向上游走去。

“彼得,彼得,”爱德蒙喊道,“你看到了吗?”

“我看见了什么?”彼得说,“在月光下,什么也看不清楚。继续走吧,我这会儿并不感到怎么累。现在,让我们向露茜欢呼致敬。多亏了她。”

阿斯兰毫不迟疑地领他们向左边上游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大家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在做梦——那奔流的河水、湿润的草地、隐约的峭壁,还有走在前面那威严却一直默默无语的雄狮。此刻,除了苏珊和小矮人,别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阿斯兰了。

不久,他们来到另一条陡峭的小路前。这条小路一直通向崖项。与刚刚走下来的河对岸的山崖相比,这边高多了,也险多了。值得庆幸的是,这时月亮恰好悬挂在峡谷的上方,把两岸山崖都照得雪亮。

当阿斯兰的身影在崖顶上消失之后,露茜差点儿泄了气。她鼓足最后的勇气,奋力登上崖项。这时她已是两腿发颤,上气不接下气了。自从离开清水湾以来,他们历尽了千辛万苦。这时她狂喜地看到,目的地就在眼前。一段不陡的坡地从容地向前延伸,直到数百米以外的一个小山丘,山丘上覆盖着绿色的树。露茜知道,那就是石桌所在地。

随着盔甲的丁当声,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登上了崖顶。阿斯兰仍然默默地走在前面,领大家向小山丘走去。

“露茜。”苏珊轻声唤道。

“哎,什么事?”

“我现在看见它了。我向你道歉。”

“没关系。”

“你不知道,我比你想像的更糟。昨天,就在你第一次提醒大家,说阿斯兰警告我们不要到下游杉树林去的时候,我就相信你准是见到阿斯兰了。而且今天夜里你把我们唤醒时,我内心深处也是相信你的。可我一心想尽快离开树林,而且……唉,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搞的。现在,让我怎么向阿斯兰说呢?”

“你不必说这么许多。”露茜建议道。

不久,他们便来到树林跟前。透过树木的间隙,孩子们看到了阿斯兰堡垒,那是在他们统治的时代之后建筑在石桌上方的。

“我们的人警戒并不十分严密,”小矮人低声说,“否则早就该向我们进攻了。”

“嘘!”孩子们立刻制止了他。他们看到阿斯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默默地望着他们。那目光仿佛有种强大的魔力,使他们又高兴,又有些胆怯。两个男孩率先向它走去,露茜紧随其后,苏珊和小矮人走在最后面。

“阿斯兰!”国王彼得第一次走到雄狮面前,单腿下跪,拿起一只巨大的狮爪在脸颊上亲了一下,“见到你我高兴万分。我很抱歉,领大家走了这么多弯路,耽误了很多时间——尤其是从昨天早晨以来。”

“我亲爱的儿子,”阿斯兰亲切地说道,转身迎向爱德蒙,“你干得不错。”它夸奖道:沉默了一会,它又用那深沉的声音呼唤道:“苏珊。”苏珊没有回答,别的孩子都感觉到她在哭泣。“你几乎被恐惧所征服,孩子。过来,让我帮助你。”阿斯兰说着,向走近身边的苏珊吹了口气。“忘记过去吧。现在,你是否又恢复了勇气?”

“有一些了,阿斯兰。”苏珊答道。

“现在!”阿斯兰转而提高了声音,尾巴拍打着自己的身体,“现在,请你们告诉我,那位矮小的小矮人,著名的剑手和骑士,那位不相信我阿斯兰的朋友,他在哪里?到这儿来,大地的儿子,过来!”最后两个字简直就是吼出来的,带着撼人的威力。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唷嗬嗬……”由于极度的敬畏和紧张,那小矮人叽里咕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孩子们都很熟悉阿斯兰,看得出它十分喜欢杜鲁普金,所以都让到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杜鲁普金此刻的心情却大不一样。他从未见过狮子,更不曾单独与一头狮子呆在一起。好在他没有慌忙逃走,而是战战兢兢地向狮子挪过去,这倒是明智的。

阿斯兰猛地一扑,一口把他咬住,翻身又是一跃。你可曾见过猫妈妈衔着小宝宝跳跃的情景?现在就是那样的场面。

杜鲁普金被阿斯兰衔在嘴里,吓得缩作一团,一副可怜的样子。阿斯兰把头一摆,小矮人身上的盔甲便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十分悦耳。接着,只听狮子嘿的一声,眨眼间小矮人已被抛到空中。大家都明白小矮人像躺在家里一样安全,惟独他本人在心里说:“完了!”当他从空中落下来时,阿斯兰用它巨大柔软的爪子轻轻地一接,再稳稳当当地把他放在地上。

“大地的儿子,让我们做个朋友,好吗?”阿斯兰问。

“好……好吧。”小矮人大口喘着气,惊魂未定。

“孩子们,”阿斯兰说,“月亮就要下去了,看看身后,东方已经露出晨曦。我们不能浪费时间了。你们三个,亚当和大地的儿子们,立即进入堡垒,看看那里面是怎样的情形。”

小矮人仍然一言不发,两个男孩谁也不敢开口问阿斯兰是否随后就来。三个人抽出宝剑,一齐向阿斯兰行个礼,然后转过身去,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露茜注意到他们脸上毫无倦意,只有男子汉一往直前的坚毅和果敢。

两个女孩紧靠在阿斯兰身边,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三个人的背影。这时光线起了变化,在低垂的东方,阿罗维尔,那颗纳尼亚的晨星像一轮小小的月亮,发出明亮、柔和的光芒。星光下的阿斯兰显得特别高大。它昂起头,摆动着鬣毛,放声长啸起来。

那声音深沉、有力,仿佛风琴从低音奏起,音调越来越高,音量越来越大,直到大地和空气都随之震颤。那吼声从他们脚下的小山上发出,很快向四面八方传去,震撼了整个纳尼亚。弥若兹的军队被惊醒了,士兵们一个个面无血色,茫然不知所措,老半天才想起去抓自己的武器;大河的下游,在这清晨最寒冷的时刻,树神扬起了头,水神也从河里探起身来。更远的地方,在每一块田野上,每一片树林里,窝里的兔子竖起了耳朵,熟睡的小鸟儿也把脑袋从翅膀下面伸了出来;各种动物的叫声汇成一支奇妙的交响乐。在城镇,在乡村,母亲们把孩子更紧地抱在怀里,睁大了眼睛聆听着。男人们则跳下床来,伸手去抓猎枪。连院子里的狗也忍不住汪汪叫个不停。在北部边陲的山上,巨人们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黑黑的山洞,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露茜和苏珊看到大片黑乎乎的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向她们拥来。猛一看像是掠过地面的黑影,再看又像风暴中的黑色海浪,一浪压过一浪,滚滚而来,势不可挡。眨眼再去看时,又好像整片的树林在朝她们移动,似乎全世界的树都朝阿斯兰拥来。可是当它们来到跟前,树形居然渐渐消失,那些摆臂欢腾的,竟都是些人!秀美白皙的白桦姑娘高高扬起了头;杨柳姑娘们把长发束在脑后,以便更清楚地看到阿斯兰;有着皇后般尊严的山毛榉姑娘亭亭玉立,向阿斯兰行注目礼;须发丛生的栎树老人也用它们的最高礼节,俯首以示敬意。所有树神都高声呼唤着“阿斯兰!阿斯兰!”喊声此起彼伏,像大海的波涛,久久不息-

聚集在阿斯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欢乐的舞蹈也更加热烈,这使露茜感到有点儿不可理解。她从未经历过如此激动人心的场面。一个年轻人,身穿树皮,鬈发之上戴着一只树叶编织的草环,要不是脸上充满了野性,就会漂亮得简直不像个男孩了。你从这张脸上可以看出,正如爱德蒙几天后见到他时说的那样:“这个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身边有许多女孩子,和他一样充满了野性的活力。每个人都在欢呼,在雀跃。最出人意料也最引人注目的是位极其肥胖的矮个子老人。他骑着一头毛驴。那毛驴确信这是大显身手的最好时机,决定给大家表演后腿行走。结果胖老人一次又一次给摔下来,马上又被身边快乐的人们扶上去。老人高兴地在驴背上扭摆着,嘴里不停地喊:“来点儿喝的!来点儿点心!”不知谁送来许多好吃的东西,大家也顾不得礼仪,下手就抓。一边吃,一边跳,一边嬉笑,一边高声喊叫着:“呜依——呜,呜依……依……依呜!”

突然,大家同时意识到狂欢和宴会该结束了。于是纷纷坐到草地上,仰望着阿斯兰,听它将要说些什么。

这时太阳刚刚升起。露茜忽然眼睛一亮,悄悄地对苏珊说:

“听我说,苏,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谁?”

“一脸野性的那个青年人是巴库斯,骑毛驴的老人就是塞利努斯。你记不记得,图姆纳斯先生很久以前给我们讲过他们的故事。”

“当然记得。可是,露——”

“什么?”

“要不是有阿斯兰在,我会觉得和巴库斯以及他的那些野性姑娘们在一起是不安全的。”

“我并不这么想。”露茜回答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