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三章  远古时代的高深魔法

C.S.刘易斯2017年09月2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在我们得回头交代爱德蒙的事了。他被迫走啊走的,走了老远老远,就他所知,谁也走不了比这更远的路,妖婆这才终于在一个覆盖着冷杉和紫杉的暗谷里停了下来。爱德蒙什么也不干,只是扑倒在地上,如果他们就让他一动不动地躺着,他连下面会出什么事都不在乎。他太累了,连自己多饿多渴也顾不上了。妖婆和小矮人就在他身边低声说着话。

“不,”小矮人说,“现在没用了,女王啊。他们这会儿一定已经赶到石桌了。”

“也许狼会闻到我们的行踪,给我们送信来。”妖婆说。

“如果来,也不见得是好消息。”小矮人说。

“凯尔帕拉维尔有四个宝座,”妖婆说,“如果只有三个有人坐呢?那预言就实现不了。”

“既然它在这儿,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小矮人说。即使事到如今,他仍然不敢在女主人面前提阿斯兰的名字。“也许它待不长。那时――我们就可以抓到凯尔的那三个。”

“话说回来,还是留着这一个”――小矮人说到这儿踢了爱德蒙一下――“做交易的好。”

“是啊!饶他一条活命。”妖婆不屑一顾地说。

“那么,”小矮人说,“我们最好马上就干我们该干的事。”

“我宁愿在石桌那儿干,”妖婆说,“那是最合适的地方。以前干这种事总在那儿。”

梦+阮+读+书+ w 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要过很长一段时间石桌才能再派上原有的用场呢。”小矮人说。

“不错,”妖婆说,接着又说,“好吧,我就要开始了。”正在这时,一匹狼急匆匆咆哮着冲到他们面前。

“我看见他们了。他们全在石桌那儿,跟它在一起。他们把我的队长芬瑞斯・乌尔夫杀了。我躲在灌木丛里全看见了。是一个亚当的儿子杀了它。快逃!快逃!”

“不,”妖婆说,“不必逃。你快去,召集所有人马尽快赶到这儿来跟我会合。动员巨人,狼人,还有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树精。动员食尸鬼、妖怪、吃人魔鬼、牛头怪。动员冷面怪、母夜叉、幽灵,以及毒菌怪。我们要战斗。什么?我不是还有魔杖吗?即使他们来了,不也会变成石头吗?快走吧,趁你走的这段时间,我还有点小事要完成呢。”

那头巨兽鞠个躬,转过身就一溜烟走了。

“好了!”她说,“我们没桌子――让我想想。我们最好把他绑在树干上。”

爱德蒙只觉得自己被粗暴地拉了起来。接着小矮人让他背靠着一棵树,把他紧紧绑上。他看见妖婆脱下了外面的披风,露出里面两条光胳膊,白得吓人。因为胳膊那么白,在漆黑的树下,这个山谷里又那么黑,他没法看见另外的东西。

“把祭品准备好。”妖婆说。小矮人解开爱德蒙的领子,把领口往里折,露出脖子。随后他抓着爱德蒙的头发,把头往后拉,使他只好拾起下巴。此后爱德蒙听见一种怪声:飕――飕――飕――他一时想不出这是什么声音。后来才明白,那原来是磨刀声!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四面八方喊声震天响――一阵阵蹄声,一阵阵翅膀扑棱声――妖婆一声尖叫――周围一片混乱。于是他发现被松了绑。好几条有力的胳膊扶着他,只听见几个和气的大嗓门在说,“让他躺下――给他点酒――喝了这个――沉住气――你一会儿就没事了。”接着他又听见好多声音,它们不是在对他说话,是相互间在说话。它们说什么“谁抓到妖婆了?”――“我以为你抓到她了呢。”――“我把她手里的刀打下了就没见到她。”――“我在追小矮人。”――“你意思是说她逃走了吗?”――“一个人不能面面俱到啊。”――“那是什么?哦,可惜,那只是一截老树桩!”不过听到这儿,爱德蒙就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久,那些人头马、独角兽、鹿和鸟(它们当然是上一章里说的阿斯兰派出去的救兵)就带着爱德蒙一起出发回石桌那儿去。不过它们如果能看见它们走后山谷里发生的事,我想它们准会大吃一惊的。

山谷里一片寂静,不久月光更明亮了,如果你在场,就会看到月亮照在一截老树桩和一块不大不小的鹅卵石上。但如果你继续观察,就会逐渐想到这树桩和石头有点怪。下一步你会觉得那个树桩其实很像一个小胖子趴在地上。如果你观察的时间够长的话,就会看见那个树桩走到石头身边,石头坐起来,开始跟树桩讲话;因为事实上树桩和石头就是妖婆和小矮人。变形术,这就是妖婆魔法中的一项伎俩,就在她的刀被打下来那一刹那,她就不慌不忙地施出了这一招。她一直是魔杖不离手,因此魔杖也还是好好的。

第二天早上,另外那三个孩子醒来以后(他们就睡在帐篷里一堆堆垫子上),首先就听到海狸太太对他们说:他们的兄弟已经得救,昨天深夜已经带回营地,这会儿正在阿斯兰那儿。他们刚吃完早饭就一起上外面去,只见阿斯兰和爱德蒙撇开在场的其他人,在挂满露珠的草地上一起散步。不用告诉你阿斯兰说了些什么(也没人听说过),不过这次谈话是爱德蒙终身难忘的。三个孩子走近时,阿斯兰带着爱德蒙一起转身来见他们。

“你们的兄弟来了,”它说,“过去的事就不必再跟他提了。”

爱德蒙跟大家一一握手,挨个儿说了“对不起”,大家都说了声“没关系”。随后,大家都想说点什么能表明他们大家跟他重新友好的话――说点寻常而自然的话――当然谁也想不出说什么才好。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感到尴尬,一头豹就来到阿斯兰跟前说:

“陛下,敌方来了一个信使请求晋见。”

“让他进来。”阿斯兰说。

豹子走开了,不一会就领着妖婆的小矮人回来。

“你带来什么口信,大地的儿子?”阿斯兰问。“纳尼亚女王兼孤独岛女皇陛下要求给予安全保证,前来跟你会谈,”小矮人说,“商谈双方互利的事项。”

“纳尼亚女王,岂有此理!”海狸先生说,“竟有这样的厚脸皮――”

“安静,海狸,”阿斯兰说,“恶有恶名,善有善名,不久个个都将正名。现在我们也不要争吵。告诉你的女主人,我,大地的儿子,保证她的安全,条件是她得将魔杖留在那棵大橡树下。”

小矮人同意了这―点,两头豹跟小矮人一起回去监视对方是否履行条件。“但假如她把两头豹变成石头可怎么办呢?”露茜悄声对彼得说。我认为豹子自己也有同样的想法;总之,它们走去时背上的毛一根根全都竖起,尾巴也翘得笔直――像猫见到陌生的狗那样。

“没事儿,”彼得悄声回答说。“如果有事儿它就不会派它们去。”

几分钟以后,妖婆本人走上小山顶,一直走过去,站在阿斯兰面前。三个孩子以前都没见过她,一看她那张脸就觉得背上一阵发毛;在场的所有动物也都低声咆哮。虽然这时阳光明媚,可每个人都突然感到一阵寒意。现场只有阿斯兰和妖婆两个看来仍然从容自若。看见一张金黄色的脸和一张惨白的脸,两张脸凑得这么近,真是件天大的怪事。怪的倒不是妖婆竟然正视阿斯兰的眼睛,海狸太太特别留心到这一点。

“你身边有一个叛徒,阿斯兰。”妖婆说。当然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指的是爱德蒙。但爱德蒙经过了这一场事件,早上又谈了一次话,已经不再只考虑自己了。此刻他只是一直望着阿斯兰。妖婆说什么他似乎并不在意。

“得了,”阿斯兰说,“他又不是跟你过不去。”

“难道你忘了高深魔法呢?”妖婆问道。

“就算我已经忘了,”阿斯兰庄重地回答说,“给我们讲讲这高深的魔法吧。”

“讲给你听?”妖婆说,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尖厉了,“讲给你听我们身边那张石桌上写了些什么?讲给你听在木岑树王的树干上早就深深镌刻着什么吗?讲给你听海外皇帝的宝杖上刻着什么?至少你知道皇帝最初在纳尼亚施展的魔法吧。你知道每个叛徒都归我,当作合法的祭品,凡是有谁背叛,我都有权杀了他。”

“哦,”海狸先生说,“原来你就这样自以为是个女王――因为你是皇帝的刽子手。我懂了。”

“安静,海狸。”阿斯兰说着低低咆哮了一声。

“所以说,”妖婆继续说,“那个人归我。他的生命全在我手里,他的血也归我所有。”

“那你来拿拿看吧。”人头马大声怒吼着说。

“笨蛋,”妖婆凶残地笑着说,几乎是在吼叫,“你当真认为你的主人单用武力就可以抢走我的权利吗?它懂得高深魔法,决不会这么糊涂。它知道除非我依法得到血,否则纳尼亚就将在烈火洪水之中覆灭。”

“一点不错,”阿斯兰说,“我不否认这一点。”

“哦,阿斯兰!”苏珊悄悄在狮王耳边说,“我们能不能――我的意思是,行不行――我们能不能在高深魔法上想点什么办法?你有办法对付高深魔法吗?”

“对付皇帝的魔法?”阿斯兰说着脸上露出不大高兴的样子。于是再也没人向它提出那种建议了。

爱德蒙站在阿斯兰的另一边,一直望着阿斯兰的脸。他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点什么;但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除了等待,按照人家的吩咐去做之外,什么也干不了。

“你们大家全都退下,”阿斯兰说,“我要跟妖婆单独谈谈。”

大家全都遵命。这段时间可真难熬――当狮王和妖婆低声诚恳会谈时,大家就等啊等的,满心疑虑。露茜说了声“哦,爱德蒙”就哭了起来。彼得背对着大家,看着远处的大海。海狸夫妇相互拉着爪子,低头站着。人头马不安地直跺脚。不过大家最后都寂静无声,静得连野蜂飞过的细微声音,或是山下林子里小鸟的动静,或是风吹树叶沙沙响的声音都能听见。阿斯兰和白妖婆仍在继续会谈。

最后他们听见了阿斯兰的声音。“你们大家可以回来了,”他说,“我把这事解决了。她放弃了要你们兄弟的血的权利。”这时整个山头都有了声音,仿佛大家刚才一直屏息以待,现在才又开始呼吸了;随后就是一阵喃喃的说话声。他们都开始回到阿斯兰的宝座边来。

妖婆脸上露出一股狂喜的神情,正要转过身去,却又停下来说:

“但我怎么知道你能守信呢?”

“啊呜!”阿斯兰半身离开宝座怒吼起来,只见它那张大嘴越来越大,吼声也越来越响,而妖婆呢,也张大了嘴巴,盯着狮王看了一会儿以后,就拉起裙子,老老实实逃命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