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蛛丝

[日]芥川龙之介2018年09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日,释迦佛祖围着极·乐莲池独自踱步。池中开的莲花无不洁白如玉,正中间金色的花蕊不断向四周漾溢无可言喻的芳香。大约正是极·乐世界的清晨。

少顷,释迦佛祖在池边立定,从遮蔽水面的莲叶间蓦然俯视下面的情景。这极·乐莲池的下面正是地狱的底层,透过水晶般的水,可以清楚看见三途河 [1] 和刀山景象,恰如窥看透视镜一般。

[1] 传说中罪人死后必涉之河。

但见一个叫犍陀多的汉子正和其他罪人一起蠕动。犍陀多这个人又是杀人又是烧房子干了许许多多坏事,是个大盗。但佛祖记得他又做过一件——仅仅一件——善事:一次从深山密林中穿行时,看见一只小蜘蛛在路旁爬动。犍陀多当即抬脚要把它踩死,又转而想道且慢且慢,虽说小,却是一条性命。随便剥夺它的性命,无论如何都够可怜的。于是他放过了这只蜘蛛。

释迦佛祖俯视地狱时间里,记起了犍陀多放生蜘蛛这件事,并且心想:他毕竟做了一件善事,如果可能,还是把他从地狱中救出来吧。幸好往旁边一看,翡翠色的莲叶上有一只极·乐蜘蛛正在拉美丽的银丝。佛祖轻轻提起那条蛛丝,从玉一般晶莹的白莲之间笔直地遥遥垂向下面的地狱底层。

这里是地狱底层的血池,犍陀多和其他罪人一起忽而浮起忽而沉下。无论往哪边看都漆黑一片,偶尔从黑暗中隐约浮上来的,只是刀山的刀尖光闪,就别提多么令人胆寒了。而且四下如坟墓一样阒无声息,偶尔听到的,唯独罪人微弱的叹息。落到这里来的人们,早已被各种各样的地狱苦难折磨得筋疲力尽,大概连发出哭声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即便大盗犍陀多也同样被血池的血呛得透不过气,就好像垂死的青蛙,徒然挣扎而已。

💐 梦l 阮x 读x 书s = W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事情发生在某一时刻。犍陀多无意间抬起头,仰望血池上方的天空,发现静悄悄的黑暗中有一条银色蛛丝从遥远的天上迅速朝自己头上垂来,犍陀多不由得拍手欢喜。只要抓住蛛丝一直攀援上去,肯定能脱离地狱。不,如果幸运,进入极·乐世界甚至都有可能。那样一来,既不会被赶到刀山上去,又可避免沉入血池中。

想到这里,犍陀多急忙用双手紧紧抓住那条蛛丝,开始拼命攀援,不断向上、向上。本来就是大盗,这种事早已得心应手。

但是,地狱同极·乐世界之间相距不知几万里,无论怎么焦急,都无法轻易爬上去。爬了一阵子,犍陀多也终于筋疲力尽,一把也爬不动了。别无他法,只好稍事歇息,悬在蛛丝中间远远往下面看去。

这才得知,拼命攀援没有白费,刚才自己所在的血池不知何时已隐没在黑暗的底端。微光闪烁的恐怖的刀山也已位于脚下。如此爬上去,脱离地狱也可能意外容易。犍陀多双手握住蛛丝,以来此之后好几年都没发出的声音笑道:“太好了,太好了!”不料忽然之间,他发觉蛛丝下端有无数罪人简直像一队蚂蚁跟在自己后面同样攀援不止,一心向上、向上。犍陀多见了,又惊又怕,只管像傻瓜一样久久张大嘴巴,唯独眼珠转动。自己一个人爬都险些断掉的这条细蛛丝如何能承受那么多人的重量?万一中断,好歹爬到这里的关键的自己本身也必然大头朝下落回原来的地狱。果真那样,就非同小可。而就在这时间里,几百几千之多的罪人们仍从漆黑漆黑的血池中缓缓蠕动着向上爬——在闪着细微光亮的蛛丝上列为一队一个劲儿攀援。若不当机立断,蛛丝肯定从正中间断开,自己随之掉下。

于是,犍陀多大声喊道:“喂,罪人们,这条蛛丝是我的!你们到底问过谁爬上来的?下去,快下去!”

就在这时,原本好端端的蛛丝突然从犍陀多悬浮的地方“噗”一声断开。因此,犍陀多也措手不及,转瞬之间像陀螺一样滴溜溜迎风打转,眼看着大头朝下跌入黑暗的底层。

剩下的,唯有极·乐蛛丝闪烁着纤细的光在星月皆无的空中短短地悬垂着。

释迦佛祖站在极·乐莲池的岸边,将这一切从头至尾看在眼里。不久,犍陀多如一块石头沉入血池之中。佛祖随即现出悲戚的神情,又开始慢慢踱步。犍陀多只想自己脱离地狱那缺乏慈悲的心受到相应的惩罚,跌回原来的地狱——在释迦佛祖眼里,大概显得猥琐而又可怜。

然而,极·乐莲池的莲花毫不理会这等事。洁白如玉的花朵在释迦佛祖的脚边缓缓摇来晃去,正中间金色的花蕊不断向四周漾溢无可言喻的芳香。极·乐世界已时近中午了。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善释迦佛祖决定救建陀,可也因为他善,才觉得建陀可笑

  2. 匿名说道:

    唉 说实话怕蜘蛛丝断了这样谁也爬不上去,其实也可以理解

  3. 匿名说道:

    自私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

  4. 匿名说道:

    好可悲啊,而且还很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