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五十二章 山崩地裂,助威成势 · 4

[英]查尔斯·狄更斯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对——希坡——的控诉,’”他继续念道,同时往希坡那儿看了一眼,把界尺掏了出来,放在左胳膊下面便于使用的地方,以备必需,“‘为以下各款:’”

👓 梦·阮+读·书 -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我认为,我们大家都屏其声、敛其气。我敢保,希坡也屏其声、敛其气。

“‘第一款。’”米考伯先生说,“‘在维先生处理业务之能力与记忆减弱、混乱之时,其减弱、混乱之原因,不必言,亦无需言——希坡处心积虑,即乘此时,故意使事务所之全部业务,混淆、复杂。每当维先生最不宜于办理业务之时——希坡永在近旁,硬逼维先生办理业务。在此种情况下,他把重要的文件,拿给维先生,声称不重要,而使维先生签字。他诱骗维先生授权给他,从托管金里特别提出一笔款子,为数达一万二千六百十四镑二先令九便士,用以偿还他谬称业务费用及亏欠,实则此费用及亏款之欠或早已经备妥,或本实无其事。他自始至终,给此类处置以假象,使人认为,此类处置,皆出于维先生欺骗之意图,并成于维先生欺骗之行动。成了以后,即用为口实,以之折磨维先生,胁迫维先生。’”

“这你可得有证有据,你这个考坡菲!”乌利亚摇着脑袋,以相恫吓说。“什么都有个时候未到〔10〕!咱们走着瞧吧!”

〔10〕 原文概念始见于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第2部第36章。原大意为“一切到了相当的时候,都会发生”,在同书同部第33章说,“时光使一切成熟。无人生而明哲”,表示同样概念。

“特莱得先生,你问问——希坡——他搬了家以后,谁住在他那个房子里,”米考伯先生念信中间,停了一下,说,“你问问他!”

“就是那个傻蛋自己——这阵儿他还在那住着哪,”希坡轻蔑鄙夷地说。

“你问问——希坡——他住在那儿的时候,是否曾有过袖珍记事本,”米考伯先生说,“你问问他!”

我看到,乌利亚那一只瘦骨棱棱的手,本来在下巴颏抓挠,现在不知不觉地不抓挠了。

“再不你就问问他,”米考伯先生说,“他在那儿的时候,是否曾烧过袖珍记事本。要是他说烧过,并且问你,烧的灰都在哪儿,那你就叫他来问我,问了我,他就可以听到一些于他绝非有利的话了!”

米考伯先生说这段话的时候,那样胜利地手舞臂挥,让乌利亚的妈看了,大吃一惊,她极端心慌意乱地喊道:

“乌利,乌利!快服软吧,快讲和吧,我的亲爱的!”

“妈!”他回答说,“你别嚷嚷,成不成?你这是吓着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什么好啦!服软儿!”他瞧着我狺狺地重复说。“我自己老服软儿,但是我可也叫他们里面的人服软儿服了相当长的时期了!”

米考伯先生很文雅地把下颏在硬领中间摆好,跟着又念起他的大作来。

“‘第二款。据我所深知、所深喻、所深信,希坡曾有好几次——’”

“这可当不了什么事儿,”乌利亚觉得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嘟囔着说,“妈,你不要开口。”

“咱们不用多大一会儿,就可以搞出一些名堂来,不但当得了,还要把你最后给了啦哪,”米考伯先生说。

“‘第二款。据我所深知、所深喻、所深信,希坡曾有好几次,在各种账本、簿记和文件上,有系统地伪造维先生的签名,并且有一次,特别明显地伪造签名,这我可以提出证据来。此即为、此即如后所称、此即等于说:’”

米考伯先生念到这一句叠床架屋堆砌起来的字样,又舔嘴咂舌地咂摸了一番。这种堆砌,在他身上,固然滑稽可笑,但是却绝非他个人所特有。我在一生中,见过不少的人,有同样的爱好。那好像是天下人的通病。比如说,在法庭起誓作证,证人说到一连串的字样而只表达一个概念的时候,都好像非常欣然自得。他们说,他们完全厌恶、完全憎恨、深痛誓绝,等等等等。教会从前的诅咒〔11〕,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则,才令人觉得它滋味盎然。我们常说到语言文字对我们怎样倔强残暴,难以驾御,但是我们也喜欢对语言文字加以残暴,酷虐地施以驾御。我们喜欢在隆重场合中,使芜言赘词,结驷联骑而来,前遮后拥而至。我们认为这类字样,看着炫目,听着悦耳。我们在举行盛大典礼的时候,对于我们的仆从所穿的服装,究竟有没有意义,我们是不在乎的,只要仆从如云、服装焕烂就成。同样,我们所用的字样有没有意义,有没有必需,我们认为是次要的,只要字样罗列成行、络绎不绝就成。既然有些大人先生,因仆从服装炫耀太盛而引起麻烦,或者说,有的奴隶由于为数过多,就要起而造主人的反,因此我认为,我可以举出一个国家来,因为使用的字样,连缀络绎,纷至沓来,过去曾陷入过艰巨的困难之中,将来还要陷于更艰巨的困难之中。〔12〕

〔11〕 教会从前的诅咒:指从前教会行“驱逐出教”罚法时所用的诅咒;其词为:我等诅汝,咒汝,乞神祸汝,求天灾汝,驱汝出教会……使汝日间受天之罚,夜间受天之罚,卧时受天之罚,兴时受天之罚,出时受天之罚,入时受天之罚。请上天永不恕汝,永不赦汝;愿上帝永以烈火烧汝身,以全部法诫书所列之诅咒加汝身;将汝名永消灭于光天化日之下,等等。

〔12〕 因好多言而陷于困难的国家,有人认为指法国。但在狄更斯的著作及信札中,似无谈及法国因好多言而陷入困难的话。在其《游美札记》里,屡屡说到美国国会及法院里的发言冗长,以多为荣,在第14章里说,他看到美国一份报纸,谈到英美商谈解决争端,要美国持强硬态度,并说,“美国在孩提时期就鞭打过英国一次,在它青年时期又鞭打过英国一次,那很明显,它必须在她壮年时期,再鞭打英国一次。”并言美国在两年内即可占领伦敦等语。此处美国人所谓鞭打,当即狄更斯所谓困难,因其兵连祸结也。安诺得于其《谈美国》一文中,列举美人特点,为“物质主义,大言不惭,夸而不实”。肖伯纳于其《论授辛克莱·路易斯以诺贝尔奖金》一文中说,“狄更斯毫不容情把典型的美国人刻画成大言欺人,巧诈骗人,阴谋害人,因而永使美国人对之倾服。”从以上所引看,狄更斯此处所指或为美国。

米考伯先生几乎舔唇咂舌的样子,往下念道:

“‘此即为,此即如后所称,此即等于说:维先生既身体衰弱,那他一旦寿终,就很有可能发现出来——希坡——对维先生一家所有的势力,因而导致——希坡——的覆灭摧毁——这是我——下方签署人——维尔钦·米考伯认以为然的——除非维先生的小姐出于孝顺之心,不欲揭露隐微,因而阻止合伙事务所的事务受到调查,情况既然如此,所以前此所说的这个——希坡——就认为势有必要,得由他准备好一份契据,就作为是维先生立的,上面说明,有一笔款,如前所说,为数一万二千六百十四镑二先令九便士,外加利息,系由——希坡——替维先生垫付的,以免维先生丢脸出丑;其实这笔钱他永远也没垫付过,并且这笔钱早就如数归还了。这个契据声称是维先生立的,是维尔钦·米考伯作中间人的。它那上面的签字是——希坡——假冒的。现在我手里,有好几个同样模仿维先生笔迹的签名,都是——希坡——亲笔写在他那个记事本里的。这些模仿的签字,有的地方,让火部分烧毁,但是无论是谁,却都仍旧能辨认出这种签字来。我从来没作过任何这种文件的中间人。这个文件就在我手里。’”

乌利亚·希坡听了这话,打了一个激灵,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来,把一个抽屉开开了,跟着又一下醒过来,觉到他干的是什么,没往抽屉里看,就又转到我们这一面儿来了。

“‘这个文件,’”米考伯先生又重念了一遍,同时注意看了一下,好像这句话是讲道词的主题一样,“‘就在我手里——我这是说,今天早晨还很早、我写这封信的时候,在我手里,但是从那时以后,就转到特莱得先生手里了。’”

“这话一点也不错,”特莱得肯定米考伯先生的话说。

“乌利,乌利,”他妈喊着说,“服软儿吧,讲和吧,我知道,诸位先生,我儿子一定要服软儿的,只要你们肯给他工夫,让他想一想。考坡菲先生,我敢保你知道,他一向都是肯服软儿的,先生!”

原先那种伎俩,儿子已经认为现在毫无用处,弃而不取了,而那个妈却仍旧死守不放;看到这种情况,令人很感奇特。

“妈,”他说,同时不耐烦地咬着裹手的领巾,“你顶好拿装好了子弹的枪,给我一下好啦。”

“但是我可疼你呀,”希坡太太说。而我也认为,毫无疑问,她疼她儿子,或者说她儿子疼她,不管那有多怪;其实,也不足怪,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一唱一和的么。“我眼看着你招惹这位先生,给自己招灾惹祸,我受不了。刚一开头的时候,那位先生在楼上告诉我,说事情已经露了馅儿啦,我就对他说,我保证你要服软儿,把赃款都吐出来。哦,诸位先生啊,你们只看着我好啦,你们看我有多么肯服软儿,你们别理他好啦!”

“你瞧,妈,那儿是考坡菲,”他气愤愤地回答他妈说,同时用他那瘦骨棱棱的手指头指着我,把他满腔的怒火都一齐往我身上喷来,因为他认为,我是这场揭发的主动人;我对于这一点,也就让他仍旧蒙在鼓里。“那儿是考坡菲,他不要你再往外混一抖搂啦,就说这点儿,他就要给你一百镑了。”

“我忍不住不说,乌利,”他那个妈说。“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因为尾巴翘得太高了,自找苦头吃。顶好还是服软儿吧,像你向来一直那样。”

他停了不大的一会儿,用嘴咬领巾,跟着横眉立目地冲着我发话道:

“你还有什么要揭出来的没有?要是有,尽管揭好啦。你净看我管什么事儿?”

米考伯先生马上又念起信来,很高兴重新做起他感到十二分满意的事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