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33.金色年代

[爱尔兰]W.B.叶芝2019年04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久以前,我乘着火车来到斯莱戈附近。上一次我在那里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困扰着我,我希望从那些生物,或者说无形的思绪,或者说那些居住在精灵世界的家伙那里,收到一星半点信息。这信息果然来了。一天晚上,我一清二楚地看到一个黑色动物,半是黄鼠狼,半是狗,沿着一堵石墙顶端爬动,又突然消失;接着从墙的另一头,冒出一头白色的像黄鼠狼一样的狗,粉色皮肤在白毛下隐约可见,整个身体亮得炫目。我想起一个有趣的传说:有两只仙狗会轮番出现,分别代表白天和黑夜、善与恶。这个好兆头使我倍感宽慰。不过,现在我渴望得到的是另一种信息,而机缘,如果说真有机缘的话,果然把它送来了——一个男人走进车厢,拉起一把显然是用一个旧鞋油盒改装的小提琴。尽管我对音乐相当不在行,但是这种乐声使我心头充盈着奇特的感慨。我仿佛听到了黄金年代传来的哀悼之声。它告诉我,我们是有缺陷、不完美的,我们不再是精心织就的美丽蛛网,而只是一团纠结不清、胡乱抛在墙角的粗绳。据说,世界从前是完美无瑕、尽善尽美的,这个完美无瑕、尽善尽美的世界仍旧存在,只不过像一大丛玫瑰一般被埋在了厚厚的泥土层下。仙人们和精灵中更纯洁的那些就住在那里,用风中摇摆的芦苇的叹息,用鸟儿的歌唱,波浪的呻吟,用小提琴柔情的泣声,哀悼我们陨落的世界。据说,在我们现在的世界中,美的便不再智慧,智的便不再美丽,我们最美好的时光也难免渗透着一股粗粝之气,或者搀杂了一丝悲伤回忆的刺痛,而小提琴的乐声将永远地哀悼这一切。据说,只有生活在黄金年代的人能够死去时,我们才可能快乐起来,因为那些哀悼之声从此才会消退。可是,唉,唉!他们注定要继续悲歌,我们则注定要继续哭泣,直到永恒之门幽幽敞开。

列车驶入有着巨大玻璃屋顶的终点站;小提琴手收起旧鞋油盒,举着帽子讨了几文钱,推开车门,走了。

 

发表评论